Click#15 FUNK的夏天

Click#15是在这个刚刚过去的夏天里杀出的一匹黑马。曲风特别、打扮特别的他们在舞台上释放出了独特的荷尔蒙。迷人的主唱Ricky和酷帅的键盘手杨策告诉《时尚先生Esquire》,他们没奢望成为第一天团,现在这么红就够了。靠做音乐可以养活自己成了他们的梦想。幸运的是,他们正处在一个音乐审美越来越开放与多元的时代。

Click#15 FUNK的夏天

杨策 、 Ricky

Q&A:(ESQ = 《时尚先生Esquire》)

ESQ:你们这支乐队为什么叫Click#15 ?

Ricky:其实没特别大的用意,click是一种有音乐节奏的声音,然后想加个数字,因为Funk音乐要有爆破音,就选了数字15,Fifteen,听起来挺棒的。

ESQ:你们怎么遇到的?

Ricky:Click#15这个乐队早就有,鼓手老崔先进来的,杨策是我的一个哥们儿叫我去看演出,我看到他现场的表现就觉得挺好挺合适的,就把我做的音乐发给他,2016年1月,我们一起合作演出了第一场,后来一直在一起。

ESQ:杨策,Ri cky找你一起做乐队的时候,你觉得这哥们儿怎么样?

杨策:还好吧,第一次见,不知道他的爱好和特长,因为他做Funk音乐我才把他拉进来,但是不一起玩音乐也不知道他行不行。后来一直到2016年1月我们第一次演出,就是在school酒吧那次,我就觉得这个人OK,我们俩确实合拍。

ESQ:你们有磨合的过程吗?

杨策:其实比大部分的乐队稍微少一点,因为我们都是做风格性的音乐的人,磨合其实在做音乐的过程中,而且乐队人比较少。

ESQ:听说乐队休息过一段时间?

Ricky:对,2017年年初,我的腿摔伤了,做了两次手术,两个月没法动,一直躺着,大家就忙别的事去了。所以2017年到2018年乐队特别松散,有演出才排练,平时不排练。2018年我觉得我们实在得去巡演了,再不巡演乐队就要解散了。

ESQ:那时候做巡演的反响怎么样?

杨策:挺惨的,那会儿没知名度,也没什么人来看。

ESQ:那为什么还要巡演?

杨策:乐队还是要保持生命力的,这样才有创造力。不巡演干吗?老待在北京也不行,观众每次都是同一拨人。巡演对很多乐队来说都是高兴的事,虽然有八成的乐队都亏钱,大家为什么还坚持巡演?一是走起来,把作品展示给观众看,这是给自己的证明和动力;二是兄弟们一起出去演出,是一个很难忘的经历,更利于融合和音乐理念的碰撞。

ESQ:在《乐队的夏天》里,你们说之前特别惨,一个月的收入几乎为零?

杨策:我们俩各自的生活其实不惨,只是Cli ck#15没什么收入,但是我们有自己的工作,Ricky在一个公司做音乐总监兼艺术总监,我给一些音乐人或者歌手做键盘手,这就是我们的收入来源。

Click#15 FUNK的夏天

杨策 、 Ricky

ESQ:你合作比较多的有哪些人?

杨策:彭坦啊、何洁、曾轶可这类歌手。

ESQ:你说过,做乐队,成为Cli ck#15的成员是你最喜欢做的事?

杨策:最喜欢的事情之一。本身Funk音乐就是我喜欢的,从小就听。认识Ricky的时候,我喜欢Funk音乐好几年了。因为我玩的全是复古音乐,在学校里也有同学一块搞Funk,但是只是为了学习。只有在Click#15我才能玩得这么爽,下一站我想编个solo,我就往里加,想用贝斯或者鼓什么的都可以添,也算是个小创造。

ESQ:你为这个乐队做过什么?

杨策:我们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多: 最努力地排练、大量的时间,绞尽脑汁找灵感,等等等等,诸如此类。以前Ri cky住北京市中心,我住通州,每次排练路上来回就得三四个小时。收入和付出肯定不成正比,但我觉得可以理解,我每个月都去兼职。没有一件事是完全享受的,但让Click#15一直活下去是我一直坚持的事,因为我们是玩Funk音乐的,中国就我们一直在坚持做这种音乐。

ESQ:Ricky为舞台表现力更好还去学过跳舞?

Ricky:其实这事儿不用学,自己玩起来的,一听Funk肯定会跳。

ESQ:什么时候意识到你们做的是小众音乐?

Ricky:我玩的一直都是小众音乐,比如以前玩重金属、摇滚乐之类的。

ESQ:后来怎么玩Funk音乐了?

Ricky:我大概2012年听过Funk,那时候不喜欢,因为黑人音乐对我们来说太陌生了,我听不明白。后来是因为听一些六七十年代的布鲁斯音乐,歌曲里面会有一些Funk的东西。我觉得大部分中国人玩Funk可能都是因为红辣椒,但是红辣椒是白人Funk,真正玩黑人Funk的太少了。我就写了一些歌,然后大家一起来编曲。

ESQ:你们想成为一支什么样的乐队?

Ricky:我其实一直也没有特别高的职业态度,我真就是杨策说的那种“天赋比努力多得多的人”。我练的顶多是我需要的东西,我要演什么,我就把这部分练好。和杨策一起玩乐队,我没办法,我得去学习,因为他是专门学音乐的,你要跟上他。

ESQ:这么说,你不是音乐科班出身的?

Ricky:其实我也是吧,但是我断了,我大学的时候学,但是学校不教黑人Funk。我一开始自己下教材学,后来找老师上课。做乐队没法挣钱,所以我可能一半时间花在工作上,没那么多时间专门去练琴、写歌。其实我最喜欢的事是唱歌,所以练琴对我来说会一点就行。

Click#15 FUNK的夏天

杨策 、 Ricky

ESQ:你没打算自己一直兼着贝斯手,希望以后有一个贝斯手加入乐队?

Ricky:对,吉他、贝斯我都行,但是我弹得很自我,别人一弹就感觉不太对,还是没遇到那么契合的。

ESQ:你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Ricky:仅对于Funk这种曲风而言,我们还是比外国落后。他们在20岁的时候音乐技能什么的已经完全掌握了,脑子里面全都有了,我们年纪轻,听的还不够多,脑子还没完善,玩的都是别人的东西。现在对自己的规划就是能做出来的东西更像自己喜欢的音乐家那样吧,他们的标准都很高,做出来的东西不是为了迎合市场,也不只是为了好听,每次做出来都有在某一方面的突破,这是我想要的。

ESQ:听起来有点“费力不讨好”的感觉啊。

Ricky:我觉得,你做的音乐作品如果是好的,有一天总会有人一直听,烂音乐是大家听几天就换了。Prince(美国歌手)从90年代到2000年的专辑根本不卖座,但是他的音乐就值得让音乐人听。还有一方面,他不像现在的这些音乐人那样为了特别艺术而做音乐,把自己的人设也变成那样,Pri nce是不做那么难的音乐,不去追求把音乐做得让大家觉得这很有深度,也不去想现在的听众想听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喜欢的人会特别喜欢。

ESQ:这种音乐需要精准地锁定一个小众音乐市场吧?

Ricky:其实Pri nce也不算小众,他在美国影响力非常大,很多音乐家受他影响很多。其实我现在还是到不了Pri nce的状态,我还是有意无意地一定要把自己的音乐往难发挥,不知不觉就往那儿走,会想“接哪个段子别人会觉得我做的音乐可以”,但是这是必经之路。

ESQ:之前Cli ck#15的经营惨淡,你们觉得原因是什么?音乐市场整体不景气,还是因为小众音乐市场有限?

杨策:其实都有。

ESQ: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杨策:我不打算去解决,继续做自己的音乐,我觉得应该会有很多人听。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家的审美观、价值观都慢慢地有一些变化,越来越能接受各种类型的音乐。

Click#15 FUNK的夏天

杨策

ESQ:每次Ri cky在舞台上对观众释放魅力的时候,你站在键盘后面是什么心情?

杨策:走起来啊!希望他赶紧释放出来,别绷着。

ESQ:现在你觉得Ricky这哥们儿怎么样?

杨策:好兄弟啊,音乐做得挺用心的啊,主要还是有天赋吧,天赋比努力多,他要能再努力点能做得更好。

ESQ:你意思是他也别玩了,天天写歌、练琴?

杨策:要是每天早上写到晚上,各种练琴、练唱,我觉得那也不是Ricky了,可能他那样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唱歌了。

ESQ:你们的创作氛围是怎样的?

杨策:挺随意的,我们以前去排练室,现在我们搬到同一个小区了,我们就在家里排练,录音也在家里,设备基本够用了。

ESQ:你最初有点抵触上《乐队的夏天》是吗?

杨策:太抵触了,我想在家练琴。因为我知道自己差太多了,我见过什么是好的。

ESQ:录完节目之后你感觉好点了吗?

杨策:没有啊,感觉自己更不足了。你要背负这么大的包袱,就要有更强的实力。咱们需要赶紧做音乐,没别的。

ESQ:Click#15做到什么样的水准你会觉得OK ?

杨策:有很牛的专辑,拿到国外给所有人听,大家都觉得这个中国乐队做的Funk音乐没毛病,也不是光抄黑人Funk的套子,有自己的真东西。

Click#15 FUNK的夏天

Ricky

ESQ:《乐队的夏天》之后,Click#15有什么变化吗?

杨策:变化太大了,支持我们的观众越来越多了,工作约满了,各种拍摄、采访,演出也多了,演出能挣到钱。

Ricky:现在这个乐队可以职业化了,可以用音乐养活自己了。

ESQ:你们希望Click#15能红到什么程度?

Ricky:就现在这样挺好的,不用再红了。

ESQ:别一不小心成为“偶像天团”。

Ricky:不可能的,中国哪有天团,都是偶像明星。我们把那些不服我们的人整服就行。

杨策:没有没有,80年代还是有挺多天团。我觉得我们中国大陆的乐队有一个特别好的现象,就是因为起点不高,都是从零开始,所以大家才不按照一个模子去做,都在不断地学习新套子,玩出自己的音乐,百花齐放的状态就让人很有期待。

ESQ:Click#15对“出圈”是什么样的态度?

Ricky:出圈挺好的,在国外来说也是这样。如果只有一种人喜欢你的音乐,说明你的音乐太狭隘了,因为音乐说到底就是生活,如果你的音乐出来的效果很单一,说明你的生活不行,人不应该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要尝试新的东西,去找更适合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