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龙 | 把生活过得纯粹一点

工作中认真工作,生活里找回生活,在每一件自己在乎的事情上都保持专注,并享受其中,是张云龙对偏理想主义的“纯粹”的一种自我注解。经历过一些自我怀疑和情绪崩塌之后,张云龙找到了自我和解的方式,他决定放过自己,找准自己的位置,把生活过得纯粹一点。现在,他工作的状态比之前好了,心态也比之前好了。

张云龙 | 把生活过得纯粹一点

张云龙

人生没有比分

体育竞技出身的人,胜负心应该很重才对,可现在的张云龙看起来,还挺佛的。“因为踢足球是有输赢、有比分、有时间的。但人生没比分,你怎么判输赢?” 在张云龙看来,人生的周期太长了,长到可以经历无数次高峰低谷,长到足够有耐心,不计较眼前得失。

当过运动员,尤其是守门员的经历,除了带给张云龙一段宝贵的成长经历外,也让他养成了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从自我跳脱出来,站在比较客观的大局事态上去分析、去行动。当我们置身于一个群体性社会,就不可避免地需要与其他人产生交集与联系,如何在一个团体中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位置和作用,也显得尤为重要。

在海口,张云龙与“哥哥”们享受了一段理想而纯粹的“友情岁月”。这让他回想起以前上学的时候,跟校队一帮好兄弟们一起踢球的日子。那时生活很简单,每天从上学的地方到训练的地方,训练,再回家。冬天最冷的时候,夏天日头最劲的时候,张云龙都会准时出现在球场,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

“当时也是大家齐心合力去做一件事情,心里想着同一个目标。特简单,也特中二,就是要赢!其他什么结果都接受不了,每天过得都很燃。”

张云龙 | 把生活过得纯粹一点

张云龙

“我现在回想踢球的时候,你看我是守门员,守门员是一个特别被动的位置,我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减少丢球,可场上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

一方面,是自己能决定的事情太少,另一方面,守门员又是一个“容错率”极低的位置,它不允许任何一次失误。踢比赛,其他位置的队员球被截断,还可以再抢回来;可以技术性失误,大不了不进球,保持平局;但守门员不一样,失误一次就是丢一个球,就是输。

“所以精神压力就特别大,在这个位置上总觉得责任有千钧重。所以到现在也是一样,无论工作还是生活,总容易把自己搞得很累。”

“踢球的时候都紧张,球员在场上跑来跑去,慢慢地就会放松下来,忘记紧张。但守门员不一样,要全程集中精神,表面上站定不动,实际脑子里不停计算:去分析对方什么时候出击,判断球的走线,盯后卫的位置……所以每次比赛下来,守门员的脑子是最累的,简直快炸了。”

但也有好处,仿佛是自然形成的条件反射一样,张云龙总是习惯在表演时,保持极强的专注力和全局观。一方面是全情投入,另一方面,竟然也有余力关注到周围每一个人。比如拍群戏时,张云龙会注意到每一个对手的反应和举动,快速分析判断,从而选择最恰当的回应方式,也更能照顾到对方的情绪。这种意识和全局观的形成是潜移默化的,也是根深蒂固融入到张云龙精神内里的。

张云龙 | 把生活过得纯粹一点

张云龙

回到剧组,心就踏实了

你是通过什么而被大家认识的呢,是通过综艺节目,还是通过作品?张云龙偶尔会这么反问自己。

“不是说关注不好,当然好,我特别感激。但我想,如果通过作品的话,可能我会心里更踏实,更有安全感一点。” 对张云龙来说,找准自己的位置很重要。归根结底,自己是个演员。而演员的本职工作,就是演好戏。

“一回剧组,立刻感觉心踏实了。仿佛之前放了一个假,一开工,大家伙儿又都回来了。就好像隔了一学期,学生们又都回来上学一样,本想看看说大家哪儿变了,一看,哪儿都没变,全是默契。”

如果说在节目里,“哥哥”们向张云龙展示了“江河湖海的宽广”;那么回到剧组,张云龙则是重返自己的私人领地——一个与自己也与所演角色对话的独处空间。

在剧组,张云龙还有一个小习惯,他偶尔喜欢收工后一个人去街上转转。“尤其是大家都下班那个点儿,我就掐着时间,坐公车往市里走,等逛够了,再骑着自行车赶回驻地。”这一路的独处时光,正可以让张云龙安安静静地复盘,总结细节处理上的得与失,与此同时,还能进行一点“人间观察”。

在公车上,张云龙发现,似乎每个人的神情动作都特别一致,都是看手机。下班的、放学的、老的小的,大家脸上的表情都一样,没什么喜悦,也没什么变化。“可能唯一的变化就是刷抖音,突然刷到一个特别好笑的,眼里露出一点一闪而过的神采,但很快又没了生气。” “有时候觉得挺困惑的,因为盯手机,大家的状态好像越来越一样了。” 时间长了,张云龙开始理解:也许,很多人光是平安过完这一天,就已经耗光了力气。

每个角色或者每部戏杀青,宣播结束,演员是不是都有一个跟这个戏这个角色分别抽离的过程?

“演员只能挥一挥手,告别那段时间的自己。” 角色在自己身上存在过的痕迹,是无法完全抹去的,也就不存在全然的抽离。

比如在拍完《绣春刀·山河之影》之后,隔了很久,张云龙突然意识到,自己与周围人的交流方式甚至处事风格,不知不觉都变成了“李雾”的样子。这种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演员从不会与角色真正告别,杀青也好、剧播完写小作文也好,到最后你还是会发现,那些用心诠释过的人物,或多或少都会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

张云龙不会拒绝这种经历留下的痕迹,无论是遗憾的、失去的或是得到的。过去积累的收获与行囊让他成为现在的张云龙,也成为他前行的底气和勇气来源,让他能更自如纯粹地面对生活和工作。

监制:刘阿三 / 编辑:姚金纳 / 摄影:赵骅 / 妆发:徐良 / 造型:四喜 / 编辑助理:Chara / 摄影助理:杨晨、潘潘 / 服装统筹:Krystal / 造型助理:王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