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嬢嬢 | 不好意思,我确实长了一双眯眯眼

像菜嬢嬢这种没有踩在大众审美点的模特,客户接受度并不高。在她成为模特的第一年里,十次面试机会中,最多只有一两次有回音。

菜嬢嬢 | 不好意思,我确实长了一双眯眯眼

菜嬢嬢

当菜嬢嬢走进影棚的时候,没有人认出她,就像这个行当里大多数模特一样,她一个人走进来,寻着摄影棚的门牌号,一边拨通编辑的微信电话。在这次拍摄的两周前,菜嬢嬢在2019年拍摄的一幅平面广告在全网引起了争议,她迅速被舆论打上了标签。从她开始,一场关于何谓东方高级审美的争议广泛地展开。即便是在时尚日趋民主化的今天,由大众广泛参与的时尚审美讨论也并不多见。

这一切都要从菜嬢嬢的眼睛说起。这是一双且细且长的眼睛,上眼睑有些轻微下垂,当她的眼神向下瞟的时候,正面的镜头很难捕捉到她的瞳孔。而3年前那幅广告照片中,摄影师恰好就选择了她的这个瞬间。

菜嬢嬢 | 不好意思,我确实长了一双眯眯眼

菜嬢嬢

化妆间里,菜嬢嬢和来自贵州的化妆师用四川话聊得火热,化妆师用眼线笔为她轻轻勾勒出轮廓,再晕染开来,这样显得她的眼睛更立体一点。“其实在拍那个广告的时候,我都没有画眼线,结果有人说是我故意把眼睛画那么小的。”

眼睛成了她作为模特的特色,菜嬢嬢把“小眼睛”“眯眯眼”这些形容词当作对她长相的一种中性描述,并不觉得被冒犯到。其实,在COSMO的拍摄过程中,摄影师在实时沟通里也不小心说出:“哎呀,你的眯眯眼,来试试再睁大些。”细长的眼线,夸张的表情,嘴角弧度和下颚线刻意拉长,配合肢体的动作,菜嬢嬢在镜头前轻车熟路地做着动作。在成为社会话题之前,她从没想到自己的长相有一天会被说成“一种侮辱”。

菜嬢嬢 | 不好意思,我确实长了一双眯眯眼

菜嬢嬢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大众意义上的美女,但我一直都挺臭美的,从小到大没有因为长相自卑过。”菜嬢嬢在四川乐山长大,上学时她总是学校里春天第一个换上长裙的那个。“别人不敢穿,我会去第一个穿,网上流行什么,我觉得好看我就要弄,别人怎么说,我从来不在意。”有一次她去烫了头发,又恰好穿着一身白裙子,同学说: “天啊,你的头发好像一个白菜叶子!”就这样,她有了一个被朋友从小喊到大的名字——“白菜”。

父母很早就离异,她跟着母亲,母亲后来又生了妹妹,生活并不富裕。她看到街上跳舞的孩子,就想自己一定也要成为那样。为了能攒下钱去学街舞,菜嬢嬢从十四五岁,就和朋友一起在公园夜市摆摊,一个晚上能赚二三十块钱,两个人平分。街舞学校的老师心疼这个孩子,到后来也就不收她的学费了。学了几年后她成了这里的老师,教小朋友跳舞。22岁时,有朋友拉上她一起去面试一个模特的工作,她幸运地被挑中,从此她多了一份工作。不久后,她告别了家乡的街舞教室,来到成都。

菜嬢嬢 | 不好意思,我确实长了一双眯眯眼

菜嬢嬢

22岁入行模特,起步已经比不少人晚了很多,这工作她做了6年。如今她29岁,和她一起面试和工作的女孩大多数才十六七,顶多二十出头,有些见到人都怯怯的,菜嬢嬢忍不住去照顾这些小妹妹。嘴甜的小姑娘黏着她说:“你好像我嬢嬢哦。”嬢嬢就是川渝方言里阿姨的意思,白菜也由此变成了如今的菜嬢嬢。

菜嬢嬢并不是模特中的“畅销款”。成都聚集了中国西南地区数量众多的白净纤细的女孩,大多数甲方也喜欢选择肤白貌美的女孩,像菜嬢嬢这种没有踩在大众审美点的模特,客户接受度并不高。在她成为模特的第一年里,十次面试机会中,最多只有一两次有回音,大多数时候,她的电话都不会响。没有工作就意味着没有收入,菜嬢嬢只能凭着自己的积蓄一点点寻找机会。她没有签模特经纪公司,所有的工作都靠自己对接。“就加入一些商务群,群里会发布有模特需求的业务,我直接联系,把我的模特卡发过去。”她联系摄影师们互免拍摄,积累作品和经验;坚持一周3 ~5次健身和跳舞,保持身材;她抓住仅有的机会,走秀时,在一众肤白貌美的女孩中,皮肤黝黑体态匀称的她格外显眼,一来二去,品牌记住了这个姑娘。她的出镜位置也从边角逐渐向镜头中心靠拢,工作量也慢慢增加了。

菜嬢嬢 | 不好意思,我确实长了一双眯眯眼

菜嬢嬢

“其实,选择我的品牌大多数是偏中国风的,或者是国潮的。”当“中国风”“国潮”的声量逐渐崛起时,品牌直觉地想选择一些不一样的模特,菜嬢嬢因此有了更多工作机会。有一次,她随着品牌去敦煌拍摄,拍摄完去参观时,大家指着石窟壁画对她说:“ 你怎么和这上面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究竟怎样的长相可以代表中国?大众在社交媒体上讨论热烈。其实,这个答案很明确,没有一张脸孔可以代表14.1亿人。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中的每一个人,都有构建心目中“中国美”的权利;至于什么是当下的新中式美,也肯定会随着大众的热烈讨论而形成一些共识。而作为模特,重要的是让客户认可的业务能力。身高、身材、行动中的韵律美感、肢体的协调性、表现力、皮肤状态、对服装的诠释能力、镜头感、与合作对象的沟通能力……甲方在选择模特的时候,需要综合考量以上各种能力。脸长得美不美,在品牌看来,不如“是否有可塑性”更重要。

菜嬢嬢 | 不好意思,我确实长了一双眯眯眼

菜嬢嬢

“能让品牌记住我的特点,就是我的标签。皮肤黑、有纹身、会跳舞、走台感觉好……这些都曾经帮我拿到过工作,我能被记住的,不只是眼睛。”但是在她的身上,关于眼睛的标签似乎已经摘不掉了,她的工作受到了不小的波及。原本签订合作的新客户委婉地联系她退单,但也有老客户相信她的人品,仍然选择与她合作。

看到家乡的乐山大佛被P圆了眼睛的图片,菜嬢嬢笑了,她说自己以前不知道手指放到眼角的意思,但既然知道了,以后肯定不能再做。“我一个四川人,爷爷还是抗美援朝的老兵,我为什么要侮辱自己?”

菜嬢嬢 | 不好意思,我确实长了一双眯眯眼

菜嬢嬢

尽管仍然处在舆论的震荡期,菜嬢嬢感觉自己已经可以很理性地看待这次的遭遇。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天,她花了1个小时去愤怒、反击,然后就被朋友叫出门吃火锅了。再往后,事情朝着她不能控制的方向发展。直到现在,她依然会受到很多负面评价。“但这样的审美争论,其实也挺好的。有了争论,才会让一些人去探索、发掘、创新,找到更多表达的方式,品牌也会给新的艺术观点更多机会,在艺术创作上,敏感的人就会因此迸发出火花。”

对于29岁的她来说,模特的路必定要遭受一些波折,但她并不后悔,就带着标签继续走吧。就像有人看到她的纹身,会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姑娘,可正如中国美不只是小眼睛一样,纹身也仅仅是一个并不那么重要的标签而已。

编辑:若菲、贺植阳 / 文:若菲 / 视觉:卞玉清 / 摄影:李贺 / 妆发:梅少波 / 造型:李孟孟 / 造型助理:We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