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嘉成 | 矛盾中重生

伍嘉成一直在想,从小到大,父母并没有刻意教他该做什么,也没有刻意约束他什么,但对于想完成的事,他总是告诉自己必须完成,“ 不知道我的内心,是不是住了一个比我更成熟的人,一直带领着我”。

伍嘉成 | 矛盾中重生

伍嘉成

“一朵云过去,立马就会有彩虹。”

风雨总是毫无征兆地倾泻而来,令人瞬感局促狼狈;但慢慢地,你会发现,不必一味地寻找避风躲雨的方法,只要坚定自己的内心,“当风雨渐歇,一朵云过去,立马就会有彩虹。”

新专辑还处于一个没有任何头绪的阶段时,伍嘉成心中就已满是期待:做好听的歌,做高级的歌。于是他兴致勃勃地从美国带了五首歌回来,对自己的成果感到非常满意,做了PPT,还忍不住发了朋友圈,说今年的音乐给了自己很大的动力。他把新歌发给老板听,收到的反馈是—听不懂。

“那几首歌,没有一首出现在这张专辑里。”这让当时的伍嘉成很失落,开始思考:为什么这些歌抓不住人?

不过失落无意促成了转机,他想,不如从生活中找找灵感,于是他有段时间独自在海岛上待着。在海上,他发现天气的变化,感受到身体被风吹得摇摇晃晃起来,雨真的打在身上,而不是像从前坐在家里时,身体很安全,可是并没有触碰到真正的自然界。

“在岛上我真正感受到大自然。风和雨吹打在身上,不像以往那种催赶着你赶紧上车、快点回家的感觉;我不需要再躲避它们,我的身体跟大自然是融合在一起的。风雨渐歇,一朵云过去,立马就有彩虹出来,就好像困难真会在一瞬间转变成好的东西,这样的感受在那一刻特别强烈,就觉得去做一些和海有关的音乐也不错。”

海岛六点的沙滩上,男生穿着冲浪裤,身材都很好,女生穿着比基尼,抱着冲浪板,阳光是橙色的,洒在每个人脸上。看到他们在冲浪板上走来走去的样子,伍嘉成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我要成为那样的人,那就是我想要的。“爱上冲浪,他只用了一瞬间。后来他在岛上待了55天,每天练习到精疲力竭,手臂痛到不行了,还是想再去练,那种感觉很幸福,身体承受着极限,心情却无限放松,“别人说,我这就是上瘾了。”

专辑叫《无名岛》,像是一个世外桃源,或者梦中的地方。“这样一个概念,可能就是我一开始缺少的东西,‘无名岛’这三个字—就是一种逃脱、冲破,一种释放,往外走的愿望。”冲浪给了他全新体验,他一边痴迷着这项运动,一边写出了那些漂浮在热带空气之中的词曲,携带着温润明朗,也携带着模糊的忧郁。

从前他爱夏天,爱阳光,理解不了阴天和雨天的美,但在写歌和冲浪时伍嘉成问自己:“为什么要觉得阴天是不好的呢?其实一切天气都是成立的,每一种自然状态,都可以去喜欢它。阴天就是阴天的心情,忧郁也可以是良性的。”这一年他的改变特别大,想想自己,其实不用一直那么阳光,一直在笑,人的情绪需要有一些弹性。

伍嘉成 | 矛盾中重生

伍嘉成

“很重要的一件事,是人间的真实。”

与自己相处的时刻总是最松弛、最毫无负担的,但我们都多多少少会无可避免地遇到一些陌生且令人紧张的场合,而给出最直接真实的反馈是很重要的,因为 “无论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真实的人是不会累的。”

“当你沉浸在那个舞台上面,下面是一片模糊,以及你在紧张的时候,其实只看得到灯光,你要非常理性,才能看到每个观众的样子。现在的我慢慢可以enjoy舞蹈和唱歌,同时看到台下观众的脸,我很刻意地想去看清楚他们每一个人的脸,这是最直接真实的反馈。”

比起超级大型的演唱会,伍嘉成更强烈渴望的是小型演出,一两千人,能看到每个人的表情,他很喜欢在演唱会过程中聊天,“我觉得大家都喜欢真的东西,所以小型现场的氛围就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真。”演唱会上,他的第一句话总是“欢迎回家”。家给他的感觉,是重聚,安全,可以享受和放松的地方。他觉得还挺重要的一个东西,就是保持着一种人间真实,无论多少双眼睛在看,真实的人是不会累的。

“做这一行,我没有什么压力,是特别‘做自己’的一个人,如果有人想改变我,我会说,我没有办法为了你们而活。工作里,我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我可以有工作的模式去应对,但生活有时不是这样,很多时候都难免有一种‘被迫营业’的滋味,只要自己不是百分之百愿意或喜欢做一件事,我觉得那都能叫作‘被迫营业’。”

和朋友吃饭,如果在预先不知道的情况下,朋友突然带来一个他不熟悉的人,他会很紧张,但他依旧会秉承自己的原则—不希望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我觉得这是基本的礼貌和尊重,我还是想把自己最好的,或者说最不让别人觉得难受的状态给出来。”不是完全松弛的,是需要一些调适的状态。所以,比起偶然性事件和突发状况,已经确定和熟悉的东西会让他更安心一点,或者说,是更舒服自在一点。

他常常在回到家后,就不怎么出门了。“我喜欢自己待在家里,在家会让我感到特别的满足。我真的不爱出门,突然要去面对一些未知的人和事的时候,我心里面也是很抗拒,但是又不想给别人不好的印象,就带着一种‘赶紧结束吧’和‘被迫营业’的感觉。但是呢,我也可以去尝试,可以去适应,要看这个人有没有给我足够的安全感。”

伍嘉成 | 矛盾中重生

伍嘉成

“永远有一个很懒的伍嘉成在我心里,但永远还有一根筋在拽着我。”

比起外在的因素,自己对自己的“掌控”和“约束力”似乎更加直接有效,当一个退缩的念头生起,好像脑海里又会有一个声音响起,告诉自己,不要放弃,要坚持下去。

去年起,伍嘉成开始有意识地为自己做计划,小到每一天要几点起床,大到三十岁前要完成哪些目标,非常主动,甚至是略带强迫地给自己预置了一系列的“约束力”。他经常在脑子里告诉自己,“这件事我必须得完成”,因为放过自己一次,就会无数次都把自己放过去。

有段时间,调整生物钟也是用这种强硬的意志,睡得再晚也硬要自己七点就起床,“但是这样强行调整之后,就会有很好的生活,有时候就是得这样。”

“我是鞭策型的,我就强迫自己,因为人永远都想变成更优秀的人。我想做到100这个量,可能最后只能到达80,但我从50变成了80,就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就像学冲浪,真的快累死了,还是要去,我去了,就会变得更好。学英语时,我的老师在美国,有时差,学起来也好累,那要不要学?要啊!上啊!我就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制订各种计划,不是因为太勤奋或太自律,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个非常懒的人,“如果我懒下去,没有人会比我更懒,所以才必须鞭策自己。”出行前收拾行李,他会磨叽很久,磨叽到最后,完全不想动了,但是这样的状态,又让他觉得OK,这样才平衡,人必须有“懒”的时候,“我不想在所有事上让自己那么累,也不想给别人什么完美形象,我要接受自己不好的东西。”但是看到时间快要来不及了,他就会比谁都拼命—“谁都喜欢最后时刻才push自己嘛,是不是?”

“永远有一个伍嘉成在说,我要更优秀,他在带着我走,从小就是有这种领悟的意识,但我内心其实非常懒,只是比较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勤奋,什么时候是可以懒的。这都来源于我的焦虑。比如,有一个工作没有完成,虽然懒得做,但焦虑感在逼着我,懒的时候也不舒服了,我必须去解决它,摆脱焦虑。我不是完美人格的人,我内心在抗拒勤奋,但我又想变好,那我就努力吧,就是这个意思。”

如何与自己相处?怎么在满足别人和愉悦自己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这似乎是每一个人都无法避免的,需要思考和权衡的问题。但希望我们在被世事牵缠、忙碌奔波之余,多看看自己,与自己交谈,拥抱自己,相互鼓励、治愈,再怀着满腔能量奔赴下一程。

 

监制:刘阿三 / 摄影:Edwin Zhang / 编辑:姚金纳 / 造型:刘晓雪 / 采访 & 撰文:艾伦 / 化妆 & 发型:郊 ddj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