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权利的游戏》第6 季第2集的21个问题

抓住你的人造皮毛和装咖啡的高脚杯,因为我觉得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这不是演习。权利的游戏昨晚讲了一些严肃的事情,说道特色嘛,里面有许多严厉的目光,许多未完的下文和许多死去的人,另外,我们看这部怪异的剧有10个原因,这是其中三个。接下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希望你们有答案。 (PS:以下是剧透警报)。

关于《权利的游戏》第6 季第2集的21个问题

1.还有谁观看了开头场景,并担心他们在某种程度上错过了布朗长大和学会走路的时期?

2.布朗和这个老家伙通过他们可怕的玻璃眼睛回到了过去。权力的游戏里的这个情节跟《哈利•波特与邓布利多》中哈利用魔法棒回到过去差不多,对不对?

3.用“霍多尔”一遍一遍的回答IRL提出的困难问题是不是个很好的主意呀?我个人还是非常有灵感的呢。

4.你能为尤伯.霍德尔报名参加吗?叫一个人,他能带你去任何地方。

5.你能想象到一个人听到了敌人在靠近并递给了你一把剑吗?见鬼,你会怎么做呢?剑是多么恐怖啊。

6.为了确认雪诺还有生命迹象,我们像鹰一样看着琼恩•雪诺的眼睛和胸部,这样会使我们变得悠闲吗?

7.瑟曦的头发看起来像一个头盔,这是因为这个节目试图去写实,还是因为这仅仅是一个悲催的假发,或两者兼而有之。

8.国王托曼把自己的头发剪得跟他母亲一样是为了团结一致吗?或者他们为了节约开支而共用一个假发。

9.詹姆•兰尼斯特是否通过质疑为什么这些妇女所受的迫害要比他多,借此来提出父权制?其他人是否对该不该喜欢海梅而时常感到困惑?不要忘了那件事他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