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佳凝 | 40岁不被蛊惑,不再畏惧

“我出道近20年,一度觉得自己处在一个瓶颈里,看似平静,内里却惊涛骇浪。我看起来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但对自己扮演的角色、出演的作品都没那么满意。我怎么才能获得成长,怎么才能找到那些在我看来真正有意义而不是周而复始的事?这些是我的疑问。一趟旅行带给了我新的契机,让我突然发现人生需要重新去取舍。”

薛佳凝 | 40岁不被蛊惑,不再畏惧

薛佳凝

2015年,薛佳凝自觉陷入了低谷。

出道近20年,“当时我处在一个瓶颈,拍了很长时间,看似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但对当时自己饰演的角色、出演的作品都不满意。”她被焦灼包裹得严实,“我周边的声音特浮躁。我是狮子座,也跟着急躁。”像被卷入了看不见的漩涡,对周而复始的一切,她丧失了兴趣。她渴望去寻求答案,“我们的眼睛是往外看世界的,但外界的声音成了一种干扰时,我一直在想什么才是有意义的?”

一趟机缘巧合的旅行,让她重新审视了自我的生活。

8月份是四川色达最美的时节,她和友人一同旅行,这是薛佳凝第一次进入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我在学校里待了几天,(这儿)到处是修行的人。他们生活特别简单,每天自己去挑水、做早课,用心去打扫。”生活素朴,心思清明,每一个人脸上的愉悦和富足,撞击到薛佳凝的心。“我从小在声色犬马的娱乐圈里成长,对比这里的简单,忽然发现世界是这样地不同,世界观的不同会无形中改变一个人的心。我突然发现有些东西需要重新取舍,那些有意义的没意义的、重要的或不重要的东西。”

旅行回来后,她开始不一样了,“ 以前,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特别好的演员,能演特别好的戏,现在初心仍在,但我希望自己同时是一个有力量的人!”

那么,什么是有力量呢?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能为别人带来点什么,哪怕细微到下雨时给对方一把伞。”在那之后,她用了近两年时间为人生留白,在演员事业曲线上升的时候,做了大胆决定,“我想让自己试一试,真正安静下来是什么样子。”经纪约到期了,她没继续签约,戏、和商业相关的活动一概不接。“我是一个人了。我的人生在37岁那一年,完全地停了下来。”

今年开拍的《光荣时代》是她“复出”的第一部戏。重新进入工作环境,她发觉身上的急躁渐渐变少了,“在片场时,我会投入,拍完戏,我很安静。”在山东有几天的戏,她几乎没下楼,在房间里看书,而助理在房间里憋坏了。她说自己变成了一个有温度的人。“在剧组里,我更容易体会别人的心。”她内心的核逐渐生长得够坚硬,不再惧怕些什么了。“搁以前,我很在乎别人怎么看待我。一旦网络上有人抨击,我会生气。现在,我会明白他的语言是他的心对我的反射,这并不代表我是怎么样的人。”

薛佳凝 | 40岁不被蛊惑,不再畏惧

薛佳凝

中年女演员事业危机?不存在

薛佳凝出演的“哈妹”是她无法绕过的点。当时她毕业不久,自称像被一块大饼砸到演《粉红女郎》,成就一代人心中的经典。“那两年,最火的除了《还珠格格》,便是《粉红女郎》,我演哈妹,把一个动词变成了名词。刚播时,我们在天津做活动,粉丝们骑自行车跟着我们的车,在后面追。”

但她本人跟哈妹性情截然不同,“我也活泼,但比她更细腻。我从小就非常有主见,不可能一惊一乍,我平时的表达是含蓄的。”长大了的少女,渐知愁滋味,她分析自己,“ 我内心有细腻忧郁的一面,我的性格,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成名这些年,薛佳凝一度非常反感别人在她面前提及“哈妹”,觉得这个角色把自己固定了,现在她不这么看了,“哈妹像一个标签跟随了我太多年,她是一个标志,伴随我成长,大家越来越看到我内在不同的一面。”

薛佳凝有着四十不惑的坦荡,她不认为中年女演员有着天花板的危机,反而戏路更广。去年她录制《我就是演员》,“很多人会说女演员面临的危机,但你去看好莱坞真正有戏的女演员,全是30岁以上,有了韵味,有了见识,也有了经历,她扮演的作品才有质感。”更重要的是,“演戏不再是一个维度,而是360度,将自己打得更开。”而她的偶像,也是常青树。“我很喜欢周迅,演戏很有温度,有灵性。”

40 岁,试着和时间交朋友

当下,薛佳凝最安心的是只为自己而活,“我没活在别人的眼里,而是活在自己的心里。” 她在微博里写:“ 你真正的朋友或许不是身边的纷杂灵魂,是时间,试着去和时间交朋友。”空白两年,她将向外看的触角伸向了内心,学着去和时间做朋友,其中有一条要则是,“ 你别去抗拒生活给你带来的所有困难,这是一种怯懦。要想明白,人的一生是山谷相连着山峰,你所经历的困难都是让你成长的。”

困惑仍存在,“我对自我,对工作要求都很高,仍然还会有一点小急躁,怎么才能更好地管理情绪,是我需要努力的。我们最难控制的不是身体,而是念头。”

哪怕没那么轻松,但时间能让智慧聚沙成塔。“ 年龄该给你做加法,而不是减法。年龄对女人来讲,是后天的美容。比美貌更重要的是智慧。要提醒自己,不要把自己陷入某个循环里,不能自拔。”时间也让她看清了人生真相,与其向外依靠,不如向内修炼。“女孩子天生会想依靠,这是女性的天性,但你不要因为依赖而丢了自己。”

现在薛佳凝对爱人的诉求讲究随缘,“我是随遇而安的人,我很随缘,不喜欢去计划。少女的时候,我会去期待,但我觉得现在的情感不一样,不会再是风花雪月。爱可以有很多种,那种人生的情感应该是温暖。我那天看了两个小动物的图,动物之间互相慰藉的温暖,接近生命本源。我希望尽我可能给身边人带来温暖。”友情在薛佳凝的世界里一直没有缺席。演员鲍蕾和王冠,是她超过20年的闺蜜。大学时,她和鲍蕾睡一张床,情同家人。而王冠则像妹妹,两个人志趣相投,都热心公益,无话不谈。

2018年的夏天,薛佳凝40岁生日又回到四川色达。那个夜晚,大家送上了蛋糕,简单地分吃了,这个生日像无数个寻常的日子一般,平淡无奇地过去了。

人生四十,她仍有困惑,偶有情绪,有时急躁,但她能清楚地意识到那只是情绪,不再被蛊惑,不再畏惧,成了一个平静又温暖的女人。

薛佳凝 | 40岁不被蛊惑,不再畏惧

薛佳凝

Q&A:

你曾分享过自己18 岁的照片,“那个18 岁,是只会画唇线的年纪”。18 岁的时候,你想象的40 岁是什么样子?

薛佳凝:18岁的我,那会儿觉得自己是娃娃脸,特别渴望长大,不觉得自己好看。再回头看照片,会觉得那时很清纯。18岁的我怎么会想到40岁的自己呢?大多是倒过来的,40岁的时候回想18岁,我特别感恩每一个当下都是我很喜欢的当下,从前是,现在也是。

每一个当下都是最喜欢的自己,想要达到这样的状态,你觉得最需要掌控的是什么?

薛佳凝:掌控自己的心。你眼前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是你的心对它的投影。喜怒哀乐不是事物给你的,事物从来没有变化过,是你对它的反应投射给你的情绪。我们最难控制的不是身体,而是念头,所以,你要掌握自己的心。

你怎么理解少女心?它跟年龄有关系吗?

薛佳凝:我觉得自己一直有少女心,到现在,我还是喜欢各式各样好看的小耳环、小首饰,喜欢花边。(特意指了指身上穿的荷叶领雪纺衫)

如果让你各写一句话送给20、30、40 岁的自己,你会说些什么?

薛佳凝:20岁的你很可爱,30岁也挺好的,当下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