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人邬君梅

上海是邬君梅的故乡,她享受于在这座城市生活。她欣赏周围的每一道风景,就像别人也在欣赏她。

上海女人邬君梅

邬君梅

1983年,邬君梅拍了人生中第一部电影《青春万岁》。开拍之前,两位上戏老师对演员们集训了三个月。导演黄蜀芹说,三个月之后再定角色。一共七个主角,邬君梅被定为七号。她心想七号戏少,轻松,没什么压力。但真到拍摄时,她感到很紧张。拍完第一场戏后,她写信给妈妈说,以后不会做演员,要回到学校好好念书。

《青春万岁》改编自王蒙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上世纪50年代北京女中的生活,小说在1982年被全国中学生评为“最爱读的书”。影片也获得了第八届塔什干国际电影节优秀影片纪念奖。对当时的邬君梅来说,这是一个很高的起点。

导演牛犇看了《青春万岁》之后,觉得她可以继续演电影。于是找到邬君梅,让她出演自己的戏。随后邬君梅出演了自己的第一部电视剧《踏浪》。

《踏浪》播出后,后来在湖南电视台担任电视剧制作中心主任的张卓找到邬君梅,说他准备拍一部电视剧,叫《走向远方》。邬君梅在剧中饰演了一位待业青年。这部剧获得了第五届全国电视剧“飞天奖”一等奖。

一部电影,两部电视剧,这些都是邬君梅中学时代的成绩。但她那时依旧不确定自己未来的方向。甚至在大学期间,学习的专业都是和演员相距甚远的旅游管理。

少年邬君梅可以拍这么多戏,与她妈妈有很大关系。邬君梅的母亲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的著名演员朱曼芳。她从小便跟着妈妈进入拍摄现场,可以近距离接触那个时代优秀的演员们,比如秦怡、赵丹、白杨。

邬君梅成为演员后,母亲朱曼芳喜欢和她切磋演技。有时候邬君梅无法接受妈妈对她演技上直白的评论。朱曼芳老师是学习斯坦尼拉夫斯基表演理论出身,邬君梅不是学院派,她靠的是实操演练的经验。每每拿到剧本,妈妈都会拿去看,看完后还会帮着分析人物、一起记台词、捋台词,有时母女俩外出吃饭会坐在大厅里观察周围的人、环境等等。

其实在最初的时候,妈妈认为女儿并不适合做演员。

邬君梅在国际上获得声名,是因为《末代皇帝》。她演溥仪的妃子文绣,一个选择与皇帝离婚的女人。

最开始,贝托鲁奇无法叫出邬君梅的名字,老叫她“wuwu”,之后,全组人都跟着叫“wuwuwu”。邬君梅就对贝托鲁奇说,你知道这样叫我的名字是非常奇怪的吗?火车才会发出这种声音。

“那该怎么叫你啊?”贝托鲁奇问。

“你可以给我取一个英文名。”邬君梅说。

剧组的人都帮她想。从A一直说到Z,有人说“Vivian”,她一听,觉得这个名字发音很好听。费雯丽是她最喜欢的英国女演员,英文名就是Vivien Leigh。她当时想,如果我叫Vivian Wu,以后嫁一个姓李的先生,我不就成了Vivien Li(leigh)了吗?

1988年,第六十届奥斯卡金像奖,《末代皇帝》拿了九个奖项,邬君梅也获得了意大利大卫奖的最佳女配角。随后,她开始认清自己未来的路,学习电影艺术。1994年,邬君梅出演一部戏时认识了制片人奥斯卡。两年后,他们结婚了。邬君梅的英文名字依然是“Vivian Wu”。

上海女人邬君梅

邬君梅

2006年,邬君梅和丈夫计划拍一部电影,叫《上海红美丽》。她的先生是导演,也是编剧;邬君梅是制片人,同时也是主演。

这部电影是丈夫专门写给邬君梅的。故事的背景原本在纽约,但在电影开拍前,邬君梅决定作出调整,改到上海拍摄。她想在故乡的土地上,制作一部有情怀的、有上海电影制片厂大Logo的中国电影,这是她的愿望,更是梦想。

拍摄时,作为制片人的邬君梅对导演的要求有求必应。

导演想要的第一个演员是孙红雷。他是在一部电视剧里看到的这个演员,当时孙红雷饰演一个坏人。导演说,那个眼睛有点儿小的演员很不错。

让邬君梅欣喜的是,孙红雷很快就答应了。

导演想要的第二个演员是葛优。

邬君梅和葛优很早就相识了。葛优的父亲葛存壮和邬君梅的妈妈朱曼芳曾分别带着孩子去哈尔滨参加冰雕节,他们在那里认识的。但他们真正熟悉起来,是在2004年,邬君梅在青岛拍电影《美人依旧》,王志文和葛优也在那里,几人从此熟络起来。

导演提出了第三个需求,是上海外滩的一处场景。那家餐厅位于外滩一幢7层大厦的顶层,曾被一本杂志列为全世界最好的100家饭店之一。他们都非常喜欢那里。

邬君梅叫了辆出租车直接去了餐厅。上午10点多,店家刚刚营业。邬君梅说,我们要拍摄一部电影,想在你们这儿拍场戏,能不能请你们支持?聊了几分钟后,让她没想到的是对方爽快答应,说没有问题。刚要开口谈价格,对方经理又说,免费,我认得你。

2008年,有个叫《蜗居》的电视剧向邬君梅抛来了橄榄枝,导演是滕华涛,而且拍摄地就在上海。

邬君梅那时正在上海照顾生病的父亲。父亲在前一年突发脑溢血,做了三次开颅手术,在医院住了很久,邬君梅常常医院、家里两头跑。她想,如果《蜗居》在上海拍摄,得空的时候刚好可以照顾到。

她和滕华涛在一个咖啡馆见了面。两人初见,相谈甚欢。滕华涛说你怎么拍电影,我就怎么拍你。缘分使然,邬君梅接下了这个角色,还和导演聊了很多拍摄构想。从那之后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着几天研究台词和琢磨人物,当到现场拍摄的时候,她已经把剧本所有人的台词都背熟了。

在《蜗居》里,邬君梅扮演宋思明的太太。很久没有出演电视剧的缘故,在片场,邬君梅会有很紧张的时候,也时常请教搭档张嘉译:“张老师,我台词不行,你得教教我。”

张嘉译说:“我告诉你,我在中戏念书时,台词有时也不及格。现在有字幕,字幕上都打得清清楚楚,别人知道你在说什么。”

邬君梅知道,张嘉译这么说是为了让她放松下来。他在片场经常给她吃定心丸,有些情节邬君梅担心自己处理得不好,张嘉译就说,你气场强大,往那儿一站,就成了。

上海女人邬君梅

邬君梅

《蜗居》播出后,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邬君梅在街上走,很多人就直接过来问:“宋思明在哪里啊?”

有一次一个人突然冲到她面前,问道:“宋太太,宋思明怎么没来呢?”

“谁?”邬君梅愣了一下。

“你不是宋太太吗?”那个人说,“我在里面听到你的声音就认出了你。”

这件事后邬君梅给滕华涛打电话,说她现在外出,总会有人叫她宋太太。滕华涛回话说,现在,你可以尝尝拍电视剧火了的滋味。

在上海,邬君梅也有不少同行好友。比如江珊和马伊琍。江珊曾在一个视频采访里说过一个故事,有一次三个人聚会,她和马伊琍精心打扮后等待着邬君梅,但邬君梅一脸素颜,穿了一双布鞋,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就来了。

听到这个,邬君梅哈哈大笑说:“那是我在拍戏当地买的一双名牌鞋,她俩还被我说教了一通呢!”

“那个头发叫睡不醒头,两年后风靡全球,我永远走在时尚前面两年半,哈哈哈。”她笑道,然后站起来,把椅子往后一挪,扯了下裙摆,转了一个圈,“不瞒你说,看我这条裙子,这是我妈妈年轻时候穿的,现在又流行了回来,这就是一种时代的沉淀。”

对很多邬君梅的影迷来说,电影《枕边书》是她最有名的作品。导演是彼得·格林纳威,善于在电影中表现隐喻与象征。彼得·格林纳威跟演员合作,很少超过两次。

而邬君梅就是他两度合作的演员。

后来有人跟她说:作为一个演员,你拍了格林纳威的《枕边书》,就可以退休了。

电视剧行业一直在不断进步,越来越规范。

很早以前拍摄古装剧,戏的布景塑料居多,绿草坪是塑料,树是塑料,假山假水假风光。

2016年拍摄《如懿传》时,多年没有拍摄古装戏的邬君梅发现,都是真实景色真实物件儿,拍重场戏会动用很多台设备和技术,化妆间内一排一排,整整齐齐。可以容纳十几个演员在那里化妆。

《如懿传》里邬君梅饰演太后,读完剧本后发现,这个太后太有意思了,“她是唯一陪皇帝到终点的女人。”她对霍建华说:小霍老师,陪你到最后的还是我。

《如懿传》里,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她和霍建华饰演的皇帝从宫殿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她的台词很多,要在那个片段里念很多复杂的名字。中途还必须在一只鹦鹉前面停住逗弄它。有时候是走着走着就忘了人名,有时候是鹦鹉没配合好。她记得那场戏拍了好多遍,每次重来,她都跟霍建华和现场工作人员说:“对不起啊,又得重来一遍。”霍建华笑笑说没事。邬君梅又大笑着说:“那场戏里他一句词儿也没有。”

还有一场戏,是众人来给太后请安,邬君梅坐在上面,只需要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一个个进来跪,跪,跪。

邬君梅往下面一看,下面请安的都是国内有名的青年演员,霍建华、周迅、董洁、张钧甯、童瑶等等。再后面,太监宫女们乌压压一片都在那儿跪着,她一个人高高在上,就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感到有点儿心虚和害怕。

拍完那场戏,她赶紧回家刷马桶、做家务。她对自己说,“得干一点儿比较实在的事,你就是一个普通人。”

在古装剧里,她演的角色的“官”都挺大,官越大头顶上东西就越沉,最开始没什么经验,老老实实顶着,颈椎病都犯了。后来有经验了,就靠着墙坐,头贴在墙上,能轻松点儿。有次拍完一个古装剧后,她在家里照镜子,突然发现头顶的头发少了一大块,她惊慌地对着丈夫大叫:“奥斯卡,我跟你一样秃了!”

上海女人邬君梅

邬君梅

现在是2021年6月,我们和邬君梅坐在上海一家街边咖啡馆,大落地玻璃,没拉窗帘,窗外行人走来走去。偶尔,一个行人会突然停下来,隔着玻璃看着邬君梅,看了一会儿,又走了。

唯独有一个中年女人,走进了咖啡馆,走到我们身边,不断徘徊。突然,她指着邬君梅问了一句,你是,你是那个明星是吧?然后她拿出手机打算拍照。

邬君梅试图用手遮住自己的脸说“我没化妆”。她认为自己应该化妆的,这个习惯不太好,她觉得特别对不起粉丝。

她问我们:“你最喜欢的女明星是谁?如果你偶然见到她素颜的样子你会怎么想?”

我说,张曼玉,但没见过她素颜。

邬君梅说:“我还真见过。”

邬君梅和张曼玉、杨紫琼合作过一部电影《宋家皇朝》。有次拍完一场戏,三个女人坐在车里。邬君梅说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如果说要最美的一张脸,大家想想,要我的什么,要杨紫琼的什么,要张曼玉的什么。

张曼玉说,我要邬君梅的鼻子、嘴巴,要杨紫琼的头发。

邬君梅说,我要张曼玉的眼珠子。她觉得张曼玉的那对眼睛像精灵一样,黑溜溜的,特别吸引人。

“杨紫琼最矜持,她什么都没从我俩身上要。”

邬君梅说,她合作过的最帅的男演员是尊龙。合作过两次,但两人现在没有太多的联系。她说,尊龙太神秘了,也没有他的电话号码,只知道他之前住在哪里。

她还记得,大约十年前,在上海银星皇冠假日酒店,她一走进大堂,突然看见了尊龙,他牵着一条金毛走过来。

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尊龙。她回忆说,他的那条狗真好看啊。

摄影:张亮/策划、创意:暖小团/文字监制:谢丁/采访、撰文: 胖粒/化妆、发型:Shailen/服装造型:傲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