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欣 | 骄傲的背面

蒋欣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角色,应该是《甄嬛传》里的华妃,和《欢乐颂》里的樊胜美。不得不说,她似乎很善于刻画强势者铠甲下的软肋,把一个人物演绎得可恨、可怜、可爱。她看起来既不强势也不楚楚可怜,但角色总是鲜活明丽,让人过目不忘。

蒋欣 | 骄傲的背面

蒋欣

采访在东五环外某别墅区的样板间里进行,屋子里很空,只摆着几件色彩凝重的复古家具。拍摄过程中天色由阴转晴,摄影师赶紧拉开一侧的窗帘,让阳光切出他想要的形状,然后把人物放进去,任由明暗色块的分割。

蒋欣今天穿得有点儿多,或者说比较安全,几套衣服都是从脖子盖到膝盖以下,跟周围的欧式古典陈设很搭,但缺点儿联想空间。她身高超过一米七,肩膀很宽,站在屋子中间发散出不容忽视的气场,不用广角镜头几乎不能拍一个全身,甚至需要她蹲下来、蜷缩在墙角里,摄影师才能捕捉到一些灵动、细腻的神情。

从摄影师的兴奋程度你就能判断,在那个墙角里出了几张好片子。阳光刺眼而温暖,由于视线的模糊,那一刻蒋欣似乎错觉自己没有在众人的注视下,变得放松而柔软,甚至闭上眼睛。而等她再次站到窗帘前,尽管已经在收敛那种气势,还是不免让人想到华妃。

蒋欣的表情大概有 70%来自内眼角和眉心围成的区域,只需稍微调动,就能演绎愤怒、惊讶、忧伤、轻蔑、得意等神情,那里会形成一个“八”字,具体是哪种情绪,也只是毫厘之间的位移,人的表现力,归根到底是脑电波对肌肉的调控,有人就是天生擅长。

尽管暴露的肌肤不多,从脖颈和长裙下露出那半截细长的跟腱,还是能大概判断出来。瘦?跟什么时候比?就是跟前段时间上映的《情深缘起》中,穿绿色紧绷旗袍的顾曼桢比。对,那个略显丰腴的民国少女遭到一些网友的吐槽。

不过这点儿事对于自诩为没心没肺性格的蒋欣而言,算不上波澜,讲起来还会笑出声:“有些特别搞笑的恶评,我还截图发给经纪人,那天有个人说,我看着可以打郭晓东好几个,然后还要假装被他欺负,说我是什么李连杰、甄子丹,真的笑到爆,公众人物遇到恶评不能太较真,不过我经纪人看了挺愁的。”

好吧,演员想走得远,抗击打能力是必需的,不过她笑完,也没完全忽视网友的建议,这不又瘦回来了。

蒋欣 | 骄傲的背面

蒋欣

华妃的骄傲

采访中关于华妃的话题是绕不开的,尽管已经过去十年,但毕竟是蒋欣被广泛认可的角色,而且被她定义为第一个真正打动自己的角色。仔细品读很多演员的成名作,虽然身份上有很大差别,但肯定是扮演者从情感上能有强烈共情的人物,或者性格中有高度重合的一面,才能让观众信以为真。

华妃最初并没找蒋欣扮演,但她看过小说后对这个角色有很多自己的理解,而且不是出于惯性思维的。比如很多观众都觉得华妃在《甄嬛传》里算反派,最后咎由自取,但蒋欣从开始就不觉得她是个恶人,这甚至是她当时一定要争取演这个角色的初衷。

“我试戏的时候演的是曹贵人,剧组找来一个演员帮我搭华妃的词,当时觉得她表现出的强势太脸谱化了,就想反着演,也是年轻气盛,直接跟导演说这样演不对,我想尝试一个别样的方式,晓龙导演开始说我不够跋扈,后来架不住我的请求,就试了一段,可能他们也看到一种更多层次的解读。人物如果只有一面的话,它只是一张图,完全不立体,我想挖掘的就是大家从剧本表面上看不到的东西,那往往就是角色最可爱的地方,我特别想放大华妃身上的反面,让大家看到她一些可怜可爱的东西,这才是完整的人。”

她特别举了个例子,有场戏皇上带着甄嬛去游玩,华妃独守空房,剧本上写她用咒骂的口吻说“那种待遇是只有杨贵妃才有的”,抱怨甄嬛在勾引皇上。而蒋欣并不想突出这种恨意,当天的月亮很圆,她就建议导演把场景从室内拉到院子里,倚在门边,用自怨自艾的状态说出那段台词。按蒋欣的理解,华妃出身将门,从小被惯大,那种骄傲是骨子里带的,她不觉得自己飞扬跋扈,轻易去嫉恨一个人,等同于降低自己身段。最后那一行眼泪,是因为一个自视很高的人也尝到被冷落的滋味,观众也看到华妃脆弱的一面。

听了她的话有个启示,让一个内心不强势的人去扮演跋扈,容易虚张声势,而让一个内心真强势的人去演绎跋扈,他就既能表现出月亮正面的亮度,也深知月亮背面的纹理。

演戏的最高境界就是演员站在角色的立场上去为她发声,同呼吸共命运,这种代入感蒋欣深有体会。“大家看剧时,都认为华妃是因为哥哥厉害皇上才会宠她,但我跟导演在开机前就聊过这个问题,我说不管剧本怎么写,我要演出来的华妃是觉得皇上爱我,所以才对哥哥这么好,导演说这么想就对了。”

蒋欣 | 骄傲的背面

蒋欣

前文提到演员和角色身上的共性,不免追问几句。当然不会有人承认自己跟一个王妃身上有什么共性,问题可以粗略一点儿,比如问蒋欣觉得华妃算是个情商高的人吗?她的回答斩钉截铁,像在谈起一个很熟悉的闺蜜。

“她完全低情商,几乎没有,她就是因为没有情商才会被人设计,其实她是一个处处被设计的人,一直活在圈套里面,不论皇后也好,皇上也好,太后也好,包括甄嬛、曹贵人,这些人都是在设计她,她是出一个圈套,又跳进另外一个圈套,最后把自己逼死了。正因为她的骄傲和强势,才在后宫树敌无数,而她总是后知后觉。华妃离我很远,但是演完之后,就觉得自己迅速长大了,成大女人了,好像她的经历是我经历过的一样,我待人接物的方式也改变了。”

我隐约记得《甄嬛传》热播后,蒋欣在一些综艺节目中表现出的豪爽,甚至有些口无遮拦,当时就觉得这女生有点儿彪悍,但了解她的朋友都跟她铁磁。有这样品性的人通常是有优越感的,觉得自己人格上没什么死角,所以不在乎,然后觉得其他人也会像自己那么不在乎。现实当然不是这样,这些年蒋欣也自知得罪了一些人,所以她现在说话也比较谨慎了。

问她是否也有类似华妃身上的骄傲,她给出一个挺客观的回答。

“我也挺骄傲的,但我的骄傲不是体现在外在的,而且有些时候表现出的并不是真的骄傲,是不自信导致的自负。比如说我不是那种特别主动跟人打招呼的人,可能因为以前相对有一点儿不自信,我不主动,是怕对方不理我,或者对我的回馈是不礼貌的,干吗自讨没趣,所以看上去很傲气。小时真的很愣,有时候看到不待见的人上来打招呼,我会直接说,我不喜欢你,不要跟我说话,因为我怕接下来的谈话会更不友好。那些年得罪了很多人,也吃过不少亏,现在我学会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去换位思考,发现很多人并不像自己当初想象的那样。”

听了这段描述,感觉她当年的情商好像也没比华妃高太多,好奇她这种性格怎么形成的,不过看了一段她8岁时在电视剧中的表演,你会觉得她的骄傲不是没来由的。

蒋欣 | 骄傲的背面

蒋欣

非典型北漂

蒋欣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军队文工团演员,精通各种民族乐器,蒋欣在文艺氛围中耳濡目染,自小就有很强的表现欲。

她说自己最初的表演尝试就是骗人,三四岁时,她会装出很痛苦的样子,搞得父母手忙脚乱,然后突然破涕为笑,说骗你们的,可能是儿童想引起大人关注的方式。不过她后来模仿赵本山、宋丹丹的小品时,真正让父母看到她身上的闪光点,觉得这孩子是块料,所以很支持她在文艺方面的学习。

7岁时她主动要求家里给她报舞蹈班。90年代初,课外辅导班还不像今天这样普及,只有很少的孩子去学。报名时她就被一位电视台导演相中,进入郑州电视台少儿艺术团,8岁就在电视剧《坠子皇后》中饰演童年时期的乔清秀。蒋欣说她从小是在大人的夸赞声中长大的,都说这孩子小人精会演戏,将来有前途。上中学后她更是片约不断,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演员,只有考试的时候回校。到十六七岁时,她已经参演过上百部戏。

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她决定来北京。父母知道一些北京娱乐圈的故事,不放心她安全,索性辞了工作陪她一起过来。推断她当时已经成了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一个女孩还没成年就成了家庭的核心,你能想见她的自豪。

蒋欣 | 骄傲的背面

蒋欣

她描述初到北京的生活,并没有很多北漂艺术青年的辛酸。一家人租住在亲戚的三居室里,每天都在跑组,但温暖,每天早上父亲送她到地铁站,晚上回来还会去接她,到家妈妈就把热饭端上来。可能就因为有安全感的家庭环境,让她不觉得人在江湖飘,也就没练就出八面玲珑的技巧,依然保持耿直骄傲。

我们谈到在一个演员身上,专业学习和表演经验哪个更重要,还提起几位香港演员,虽然只上过TVB几个月的培训班,日后也通过一番摸爬滚打,成为影帝、影后。而蒋欣会说:“还是不太一样,理论上的东西学到了,你在表演上是有底气的,然后用经验不断丰富你的底气,但我属于从经验上不停地让自己找底气,有时候找不到,草根出身的实践派,凭的是天分加上后期一些努力,但学院派是天分加努力加老师的教育,我还是有欠缺。经常就会觉得他们这个想象力太丰富了,那种创作方式是课堂上给的。而我现在只是从心走,没办法借助外在的力量,把自己全身心地扔在这个戏里,先拆解自我,再用角色组装起来,拍完了,到下一个剧组里重新拆解组装,你就是一个乐高,不停地在变,所以会很累。”

讲真,蒋欣提到的创作方法,基本已是表演工作的最高境界了,一个演员要真能把自己看作乐高,那才是纯粹。再说了,那些学院派的演员,塑造角色也并不轻松。如果她一定要坚持说这是自己的缺失,我们暂且把这理解为谦虚。

蒋欣 | 骄傲的背面

蒋欣

Q&A:

有什么作品是你自己觉得不错,但是没有得到外界广泛认可的吗?

蒋欣:确实有一些自己认为演得很好的戏,然后播得不好,会有一点儿遗憾。比如《华胥引之绝爱之城》,卫国将军宋凝那个角色,我认为是华妃之后最打动我的角色,而且是跟我最相近的,拍戏过程中总会带入自己,所以特别虐。里面有句台词我印象很深,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在梦境中,知道了彼此之前发生的事情,所有的误会就都解开了,但只是在梦境中,然后宋凝问对方你为什么之前不解释,他说:“因为你很骄傲,因为我也骄傲。”生活中我也是那种很倔强的人,有些事情不愿意解释,你如果相信我,我们就是朋友,如果你不相信我,我说再多都没有用。我因为那部戏得了一个古装戏最佳女主角,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很少人看过,其实是很好看的戏。

现在如何看待演员和角色间的宿命?

蒋欣:其实生活中我对所有的事情都不抱过大期望,顺其自然,期望太大可能会带来失望,但如果你不去期望,你会经常发现惊喜。我从小的愿望就是演好角色,演让自己酣畅淋漓的戏,其他不敢想,所以华妃火的时候,真觉得是被一块巨大的馅饼砸晕了那种状态。其实人和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种缘分,无论人、事、物,就比如今天我看到这把椅子,也是一种缘分,角色也一样。有时候听到一个角色名字,我跟经纪人开玩笑说,这角色不是我的,后来就真的不是我的,哪怕之前谈得非常好,最终也没有成行。而有些角色明明不会得到,反复几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这个角色是我的,过段时间她就又找回来,这种情况特别多,可能是我们自己制造的磁场在起作用。

介绍下最近要播出的长剧《小舍得》,据说你扮演了一位虎妈?

蒋欣:《小舍得》是一部围绕小升初主题的戏,我演的这个母亲,因为她的原生家庭不好,所以希望给孩子一个特别好的家庭环境,有时候感觉是在塑造一种生活方式给孩子看。她对孩子的要求超乎想象的严格,每天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后期她已经近乎癫狂了,然后经历一些事件的转变,她也觉得自己的教育方式可能不是正确的方向,尝试去修正跟孩子的关系。

作为一个未婚未育的女演员,用什么方法让自己贴近角色?

蒋欣:说实话拍这个戏之前真的完全没底,看剧本的时候,我对这个角色没办法去捕捉,因为我离她太远了,不太懂对孩子的爱是什么样。所以我就加入了一些学校的妈妈群,每天看家长在里面都谈论什么,会从中吸取一些经验。但是那些群里好像没有战斗机型的妈妈,因为她们觉得那种方式对大家影响不好,所以把这样的人都踢出去了,就觉得太文明了,我会听身边的人讲一些这种妈妈的故事,后来在戏里也用到了。进组后我就经常带着孩子玩,培养感情,每天还要背诵大段专业教育理论的台词,慢慢觉得找到虎妈的感觉了。这是一部挺有话题性的剧集,应该对很多家长有启示作用。

 

作为男性,我打心底里喜欢这个女人骨子里的耿直、率真和带点儿创伤感的自信,也许她需要再等一个好角色,再次用角色诠释自己的骄傲。

 

摄影:张亮/采访、撰文:浩川/化妆:卢明悦 /发型:杨晓波(11A梳化间) /编辑、策划:暖小团/服装造型:傲寒/助理:康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