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有每天按时吃早餐?

时代飞速,你可有每天按时吃早餐?城市因为早晨而喧嚣,人们因为早餐而开启新一日。晨起早餐,食物温热,饱含对于新一日的期盼;滋味隽永,浸满对于过往岁月的记忆。

你可有每天按时吃早餐?

四九城内元气满满

北京人早晨吃什么?不就是油饼、果子加一碗清浆吗?四九城的味道远比外乡人想象的精彩。曾经胡同、街巷遍布果子摊、烧饼摊、粥铺、面茶挑子,游商们叫卖声清脆悠长,不绝于耳,鼓楼的炒肝、西单的蒸饺,前门的杏仁茶是早餐铺子里的名角,各家有各家绝活。炸物是清早最扎实的食物,真正北京人管油条也叫果子,随着天津人叫。同如今越大越好的油条相比,正经北京果子要两股一拧,炸成长圆形,小巧一只金黄酥脆,还要带点嫩芯。讲究一点的炸物摊儿,一般要起两口油锅,一锅是果子,而另一锅是糖油饼。果子同糖油饼油温不同,大如脸面的油饼,面皮软到可以流动,中间划两刀,下锅前再压一层厚厚的红糖,迅速扔进清油,出锅时糖皮就像黄金铠甲一样嵌在油饼上,轻拿轻放,因为外壳酥脆内里绵软,一定趁热,咔嚓一口,爽脆香甜。如果能有一样和油饼果子较量的北京早餐,那只能是烧饼。小个儿的马蹄、驴蹄薄而脆,上面撒满芝麻,夹着脆果子,一嚼满口香;大个儿的吊炉、发面是专门夹肉或是夹菜的,有特别会做熏肉的烧饼店最受欢迎,三层五花肉做得软嫩油润,切成厚片夹在烧饼里,还配一片黄瓜,嚼起来喷香清爽,天气热时夹点黄豆芽炒雪里蕻,也是清爽香脆。

你可有每天按时吃早餐?

吃烧饼果子,得喝点儿稀的,三大选择是清浆、豆腐脑、面茶。芝麻酱面茶要当年高粱米熬成粥糜,不甜也不咸。早年间师傅的绝活是盛一碗粥底,用两根筷子从紫铜锅里把特制的芝麻酱蘸起来,飞速洒满面茶表面,再铺一层花椒盐,食客就着烧饼吃,又烫又香。

面茶隔壁就是炒肝儿,温度与味道和面茶是一个道理,越早到越好吃,“肥着点”就多要肠,“瘦着点”就是多盛几片肝儿。地道北京人喝炒肝既不用筷子,更不用勺儿,都是端着碗,一口一口吸溜。如今早餐摊慢慢消亡,藏在胡同深处的小店,仅沽一两味,难得吃到一餐热气腾腾又齐全的老北京早点。镇守长安壹号的总厨金强师傅,土生土长北京人,他连自家烙锅都搬到后厨,每天现制面茶、果子、烧饼、豆腐脑,还有曾经过年才能吃到的烙糕子。只有儿时经历过胡同正宗早餐多年洗礼的老北京才会有这样的情怀吧。坐在京城中央宽敞精致的餐厅,吃一席北京早餐,过往岁月以另一种方式重生。

你可有每天按时吃早餐?

快乐总与食物相伴 美式微笑

美式,这个词在大多数人心中是褒义的。美式食物,对于它的定义,不是精致、健康或者传统,当麦当劳与肯德基开满全世界的时候,美式食物最大的特色,就是舒适。而作为一日中最重要的早餐,美国人当然是越舒服越好。

Austin Hu 戴着头盔骑着电瓶车,飞速穿梭在老法租界的梧桐小道上,后座还有个白色塑料筐,看上去和上海本地人无二。他是沪上出名的美籍大厨,曾经城中一位难求的美式周日早午餐店 Madison 的主理。老店关门,新店开张,如今 Austin 在五原路口的美式街头小店diner,主营美式 Comfort Food。

Austin 的美式小店具有相当的治愈能力。菜色上得飞快,咬着名为Classic的汉堡,牛肉饼爆汁,芝士流淌;再用刀切开撒着厚厚糖粉的热香饼,枫糖与牛油自刀口处渗入松饼缝隙间;新鲜出炉的脆热薯条,被肉酱与芝士碎覆盖到几乎看不到真身,捡起一条蘸一块香草冰激凌,半融在舌尖;最末还要来大杯沙冰或者奶昔,要不然就是清淡但能不停续杯的美式咖啡…… 慷慨的分量、炸裂的热量,这些食物是疗愈心灵的妙药。

你可有每天按时吃早餐?

事实上美式食物制作并不似想象中那般简单,仅仅最普通的培根,就需要制作半月之久。一块鲜肉进店,按重量盛出8种调料,按比例称好后,要充分给肉做个SPA,把料揉进肉中,以水淹浸法,腌制10- 14天。腌好的火腿拿去熏烤5~8小时,后厨那个半人高的熏烤炉每天任务最重,时间最紧。出炉的大块猪腩,晾凉切片时,得到的是粉红带肉汁的火腿,饱含风味带微微烟熏香。这就是快乐之源。

店内最重口的单品是类似费城“Cheesesteak”的炸牛排,顾名思义就是芝士酱浇在牛排上。大块带着脆皮的牛排,肥厚结实,下垫着浸满黄油香的土豆泥,浇上浓如岩浆的芝士蘑菇酱,配着店内自制的酸黄瓜,咀嚼之间如同被打入一阵强心剂,暖暖正能量在身体里升腾。

美式早餐是种可以安慰人的食物,口味变化不大,层次也不深,看上去就像个单纯的大妞,身材丰满浑厚,样貌中规中矩,餐牌上有趣而随意的名字,直白到能想象出每一道菜的味道。就是这种简单食物,最让人难以割舍。

你可有每天按时吃早餐?

南亚国宴早餐

人在南洋,早餐就是一个多小时是常事。这里的早餐选择实在太多,一条小小街巷里市场加茶室,共有几十档做早餐的小店,天天换食,足以吃一个月,当地人全部都在慢镜头进食,怡然自得。这家一碗咖喱面,一碗虾面,两碟虾酱猪肠粉,一碟炒贵刁,两杯奶茶;那家两只老抽肉松娘惹糉,两碗西刀鱼蛋河,一碟印度鸡蛋薄饼加咖喱,一碟炒米粉,一碟炒米糕。亦可以是芋糕,云吞捞面,福建薄饼,蠔粥……位于古老航路上的南洋人,早餐华丽到兼容五湖四海。

在全日休闲餐厅 JustIN,新加坡先锋名厨 Justin Quek重新定义了新加坡独具特色的美食体验。从当地早餐的美味暹罗米粉和午餐的马来饭包,到晚餐的福建龙虾面和经典煮炒,食物与空间创造出一种精致餐饮概念,把亚洲美食推向一个新高度。他是曾为国父李光耀打理寿宴22年的国宴大厨,并代表新加坡服务过众多世界名流与政要,有着“狮城御厨”的美称。

马来西亚跟新加坡就像一对脱离关系的兄弟,基本上新加坡菜就是源于马来西亚菜,虽然两地有不少共同的菜式,像叻沙、肉骨茶、沙嗲……烹调方法非常相似。但一般而言,马来西亚菜比新加坡菜的味更浓。虾面,源于槟城的福建华人,却流行于马来西亚各地,地位等同我们的鱼蛋粉。虾面的配料很简单,只有虾与肉片,灵魂是那虾汤,每喝一口,就像在吃多只鲜虾的浓缩版本。真正的叻沙味道像人生,甜酸苦辣都有。只要喝上一口汤底,味道酸中带甜,甜中带辣,且有种清香在舌尖回转,令人每次都要将汤底一饮而尽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