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菊 | “女团遗珠”是过去式 “演员”是进行时

“在表演之外,如果会唱歌、跳舞,那或许是加分项,但我最想做的就是演员。”女团、女明星、艺人这些角色标签,不一样、独立女性……这些标签,都不能定义真正的王菊。

王菊 | “女团遗珠”是过去式 “演员”是进行时

王菊

从一开始,王菊就被贴上了“不一样”的标签。身材长相不一样,性格不一样,就连说出来的话都不一样。她被大众熟识于一档女团成长节目,在这档节目里,其他练习生都符合“传统意义”上的女团审美,白、瘦、少女感。但王菊的皮肤特地经过美黑,是古铜色,那时她还身材微胖,会主动为自己争取,会张扬个性。

也是因为她的多次大胆发言和响亮口号,热度瞬间向王菊涌来。热度中有真正爱上这个女孩的人,她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猜想多少还是因为自己不一样;另一些人可能只是跟风,王菊在当时成了一个符号,她代表的是与众不同、独立反抗的新世代女性。

但没有人在乎过,很多表达和发言都被曲解了。王菊开始试图解释,但很少有人真正听到她的声音,大众能看到的只是媒体截取的片段中的王菊。她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承担这些不是自己本意想要表达的东西,她想起自己小时候做阅读理解的练习,“老师总要求我们去解读作者要表达的意思,但你怎么能确定作者当时到底要表达什么呢?”在某个瞬间,她觉得别人的解读没有那么重要了。

如今的王菊,身材健美匀称,从各种意义上都称得上合格的艺人。就像为了本次拍摄,她自己提前设计好了妆容方案,然后自己作为“执行方”,在化妆间里边接受采访边有条不紊地上妆,步骤如行云流水,就像她在自己的社交账号里说的那样, “专业美妆博主”,这标签很到位。

王菊在拍摄现场没有太多情绪的表露,试装、调整,和摄影师沟通拍摄中的细节、看片,一些通常不需要艺人去关心的问题,王菊都拿得很稳。在出道之前,她的工作是模特经纪助理,此刻她把曾经的工作习惯打磨得更专业,严丝合缝地融入自己的工作,保证呈现在镜头前的每一帧内容,也尽量保证在镜头前的内容都是“王菊”。

王菊 | “女团遗珠”是过去式 “演员”是进行时

王菊

如何定义“王菊”?王菊自己与网友有不同的解读。不管她接受与否,“不一样的女团偶像”这个标签被贴在了王菊身上,其中最让她觉得好笑的是——自己最终都没有成团。

“不一样”的标签太大了,在一段时间内成了王菊身上的壳。外界已经给她打上了这样的标签,她是独立女性,出席活动的时候也希望她能有不一样的发言。但是王菊做不到,她希望大家能理解,跟阅读理解的作者一样,很多话就是当时自己想要表达的。

但是不能否认标签也带来不少好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王菊没有成熟的代表作品,就只能靠标签被别人记住。包括后来让她成功转型成为真正演员的《爱很美味》的出演机会,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这个标签带来的。

在那档让王菊“出圈”的选秀节目中,她曾经发表了一段关于“重新定义女团”的宣言。在一个拉票环节,王菊说: “有人说我这样子的不适合做女团。可是做女团的标准是什么?在我这里,标准和包袱都已经被我吃掉了。而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

正是这段话让《爱很美味》的导演陈正道注意到王菊,他觉得从这段话里看到了这个女孩身上的力量,这个片段让他觉得这就是自己心目中的夏梦。

但是王菊并没有被这些标签影响。她心里非常清楚,热度减退了,等大家忘记这个标签了,她需要拿出点新的能让大家记住的东西。

只有王菊会真正思考这个问题,标签之下,王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自己其实很清楚,女团、女明星、艺人这些角色标签, “不一样”“独立女性”这些标签,都不能定义真正的王菊。

王菊 | “女团遗珠”是过去式 “演员”是进行时

王菊

在很多层面,《爱很美味》成一个转折点。《创造101》结束之后,王菊第一次明显感觉自己“红了”是在机场。下了飞机,从机场走到车库的路上,一路都有人拿着镜头对准自己,有人一边拍一边问:“这人是谁?”这种非工作环境下镜头的出现,让她不适。这也是她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艺人后,要说服自己接受的第一课。

直到现在,王菊还是无法习惯这种面对面的、直接的被喜欢, “除了感谢不知道要做什么表达”。但是有一点不一样,现在她知道自己有了拿得出手的代表作品,她在处理这些爱意的时候心里上会更自在。她知道,大家现在的喜欢都是有理由的。

为了这个电视剧的拍摄,她进组三个月,这是她非常享受的一段时光,规律生活,认真工作。每天赶通告,拍完几个镜头也会有成就感。杀青之后,她甚至觉得生活稍微有点失衡。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成了她打破自己身上“女团”“偶像”标签的一部分努力。她通过这部剧,让大家看到了自己的演技,也几乎是用最有力的声音重申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一个演员。

“在表演之外,如果会唱歌、跳舞,那或许是加分项,但我最想做的就是演员。”

相比于成为女团偶像,王菊好像更擅长表演。演完一场戏,或者得到对手演员的认可,学习一种全新的表演方式,这些都是她成就感的来源。王菊说这些是其他工作都没有办法给予她的。回想起来,她好像从没有为成为演员这件事做过什么刻骨铭心的努力。她自认不是一个努力型的演员,但是演员之所以成为演员,或许又不仅仅是靠努力。她觉得自己拥有的一点天赋是对生活有感受力与共情力,自己会主动观察,会在意别人的微表情,“好像从小就是这样”。尽管没有刻意努力,但王菊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目标一直是同一个,她有强烈的信念感。

王菊 | “女团遗珠”是过去式 “演员”是进行时

王菊

剧播完之后,王菊也受到了好评。她需要这样一个证明自己演技的过程,看到好评,她会开心,但她从不让自己沉溺于这些夸赞之中。“因为2018年的时候,我已经感受过了这种too much的赞美。如果我是个成熟的演员,这个演技肯定是不够的”。

但是毫无疑问,因为《爱很美味》,王菊有了底气和自信,她终于可以有一个正式的对外介绍:你好,我是演员王菊。

一些新的标签又被贴在王菊身上,有人说她是实力派演员了。王菊自己知道,“我只是需要这一部戏,打开一个更广阔的演员的世界。”在这部剧之前,她演戏的选择很少,恨不得抓住每一个机会。但是现在,王菊坚定了, “我还是执着于必须和角色产生连接,否则不能演。”

在剧中,王菊饰演的夏梦因为怀疑自己太优秀导致跟前任分手,所以试图在新男友面前学会示弱,让自己变得不那么优秀,让男人充满保护欲。夏梦是优秀的独立女性,可好像从未真正接纳自己。与夏梦不一样,王菊在生活中是个很自洽的人。她29岁了,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标,拍更多的戏,成为更优秀的演员。她要做个快乐的人,平静地快乐;她可以完全接纳自己。

王菊觉得,人身上的标签就像那些为了方便寻找的彩色便笺。大家记录某个关键词,贴在书中的某一页,但你需要知道,这个关键词是无法真正概括这一页的文字的。

“如果我身上有标签,那可能是市场和团队提炼的。我从来不会为了想要什么标签,才往那个方向努力。”她坚信人是多面体,是很难被概括的,“我更希望大家用我演出的角色去讨论我,当我不工作的时候,王菊是个什么样的人,真的不太重要。”

COSMO要王菊必须选一个词定义自己,她选择了那个最普通的形容词,“我就是一个普通女生”。

编辑:若菲、贺植阳 / 文:杨晚星 / 视觉:卞玉清 / 摄影:李贺 / 妆发:梅少波 / 造型:李孟孟 / 造型助理:We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