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柏然 | 从年轻偶像到颇受认可的实力派演员

井柏然 | 从年轻偶像到颇受认可的实力派演员

井柏然

我觉得自己表演的世界更大了

那年起,称自己是一张白纸的井柏然开始在不同剧组浸泡。《血滴子》《消失的子弹》《黄飞鸿之英雄有梦》……井柏然参演了很多电影。他像一块奋力吸收水分的海绵,汲取营养,揣摩表演细节。他对《时尚先生Esquir e》说,刚做演员那会儿自己其实就像一个小朋友,“小朋友跟什么人在一起,就会变成什么。”

为了向好的演员讨教、培养自己做演员的质感,井柏然拒绝了一些片酬丰厚但剧作有缺陷的剧本。他情愿去为一些好演员配戏,做电影海报最边缘的那片绿叶。《消失的子弹》里,他饰演为掩护主角而死的小警察。接拍前得知主演有刘青云,没问片酬没看剧本就去了。他本着上学的心态,总觉得和好演员合作,演好了会加分,演不好也不丢人。“所以为什么说我那么感谢一路以来和我合作的前辈,因为真的无论是从专业上还是演员职业态度上,和好的演员合作总是没错的。”

本着这样专业的精神,井柏然的敬业有目共睹。去尼泊尔拍《等风来》,患上肠胃炎,回来时“瘦得跟猴儿一样”;回来拍《黄飞鸿之英雄有梦》,导演周显扬又让他迅速增肌塑形,于是上午练习器械塑形,下午训练无数套招,井柏然觉得自己流光了之前所有的汗。到了和刘德华合作《失孤》,井柏然更拼命。距离杀青还有十几天时,他在戏中骑着摩托车摔了。排气管压在腿上,医生诊断为轻三度烫伤。为了不让剧组觉得年轻人娇气,井柏然咬牙坚持拍完了所有的戏。

这样一部部拍下来,井柏然逐渐找到了门路。一开始在现场,他没有太多想法,连参与感都很弱。有时看到导演失望的表情,他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那也只能这样了啊,因为自己确实做不到。后来直到拍摄《影子爱人》,他才开始真正建立作为演员的自信。

当时为了一个不到半分钟的镜头,他需要在一条污泥堆积的河里被对手追着打。他被踢倒在污泥中,头被按进河里,吞了不知多少脏水。拍完四条上岸,井柏然听到了周围人的掌声。“那场戏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我得到了尊重。当时你会觉得挺幸福的,才会觉得原来演员可以这么伟大。”从此井柏然开始逐渐走出胆怯,从只接演靠近自己的角色到敢于接受更大的挑战了。比如刚接到娄烨导演的邀请时,井柏然是犹豫的,他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可挣扎来挣扎去,他还是觉得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去他的!就当一次考试,万一呢?结果就真的万一了,收获颇大。”

井柏然 | 从年轻偶像到颇受认可的实力派演员

井柏然

在娄烨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井柏然饰演一位年轻警官,一入职便遇到一起坠楼命案,在调查过程中又遭遇革职、追杀,一路逃到香港。

为了贴近角色,井柏然还去刑警大队体验了一段生活。听他们讲破案过程、和他们一起去小黑屋里审犯人,掌握他们的心理、观察他们的神态和说话方式。一个刑警朋友告诉他:“我们每天面对黑暗,只有更黑暗才能战胜黑暗。”这句话一下子就让井柏然找到了做警察的根,并拿准了痞气和正气之间的平衡点。

演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井柏然觉得自己作为演员开窍了:“我觉得自己表演的世界更大了。”他以前认为演员是为导演和作品服务的,但在和娄烨的合作中他发现角色其实是属于自己的,演员完全可以天马行空、可以凭借着想象去完成一个角色。以前井柏然只是在努力靠近角色,而这次他发现自己就是那个人了。“当你自己相信的时候,那种感受真的非常美妙。整个过程非常享受,这是第一次有的。”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堪称井柏然演员生涯的分水岭,从这以后,井柏然在内心肯定自己是一名演员了。他接演了刘若英处女作《后来的我们》中林见清一角。林见清在年少时深爱一个女孩,两人一同度过了北漂最艰难的岁月,却最终分崩离析。“这个角色在我体内留下的痕迹非常重,”话至此时,井柏然突然变得有些严肃。他认真地说,这个爱情故事弥补了他青春期“应该有而没有的一种经历”。

早几年,自己还理解不了林见清这样对感情不够纯粹的角色,可年岁渐长,他对人的情感世界就有了些不同的看法。“他真的是我们每个人身上都会经历的一段不完整的人生。这种不完美才让角色变得完美。所以当我觉得我可以接受有缺陷的角色时,我已经长大了。”

井柏然 | 从年轻偶像到颇受认可的实力派演员

井柏然

内心世界的格局要大,走的路才会长。

这样成熟的心态让井柏然崭露头角,也让他和同行业竞争者相比,多了几分难得的松弛感。2017年一整年,井柏然就拍了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一年三分之二时间在剧组,另外的时间归于个人生活。

接受《时尚先生Esquire》采访前一段时间,井柏然一直在休息。当然也没完全闲下来。他一直在看剧本,研究现在感兴趣的角色,“这是平时的一些功课”。“比如我最近看了一个关于弱势群体的故事,我就会做一些相关的检索,看《我是山姆》《马拉松》《海洋天堂》。不管最后接不接,这些都是储备力量。”

作为偶像明星出道时,井柏然曾有很多赚热钱、赚快钱的机会。但即便是当时他也经常“不挑赚钱的活儿干”。在老家分别给奶奶和妈妈买了一套房子后,井柏然就觉得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赚钱早已经不是第一目的了。他坦然地说:“因为想赚钱,你可以有赚不完的钱,但那不是我的乐趣。”

拍戏时,别人就很难把他从剧组捞出来。他享受专心塑造角色的过程,因而“多余的钱我不会赚”。虽然也参加过一些综艺节目,但从本心而言,井柏然并不热衷于这样的曝光。对于演员和观众的距离,他有着近乎古典的老派观念。“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还是要有一定的神秘感,这也是对于演员职业的保护吧。我也怀疑过自己,会不会现在的想法和当下的环境脱节,但那个东西就是我坚守的。”井柏然说,年轻人内心世界的格局要大,走的路才会长。他不想只做一个被供上神坛的明星,更想做一个能留下作品的、受人尊敬的演员。

虽然经常自称是一个“不会特别规划的人”,也经常谦虚地说“自己懒,因而没有太大出息”,可其实他对人生是有更高追求的。他知道自己可以获得更大的功名,可他也知道自己不想付出相应的代价。“我觉得人生苦短,人这一辈子真的舒服自在是最好,不要被这个行业的欲望之坑所坑。”采访中,井柏然提到最多的便是“自由”二字: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人生。

井柏然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海上钢琴师》。主角1900是被遗弃在船上的孤儿,无师自通地演奏钢琴,并为了音乐放弃名利、爱情,最终与船共沉。他喜欢男主角纯粹的艺术选择,也喜欢电影里透露出的人性光辉。他对遥远世界有憧憬,也对并不为人所知的角落的故事充满了好奇。拍戏至今,井柏然依然有很多想尝试的角色,医生、警察……那些小众的、和他日常生活无关的、能给人生带来厚度的角色,他通通都想体验。他也想拍更多爱情片,就像他以前每年会看的《和莎莫的500天》,爱情片的维度,不同年纪去看就会有不同的体会。

站在29岁的关隘上,井柏然觉得自己还没到最好的状态,不过他已经满意了。这时,他用双手抱住那条一直蜷在椅子上的腿,说:“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野生动物,因为从小就是在单亲家庭,住在平房里,所以向往自由,不想被生活工作所绑架束缚,反正都是自己的选择。不留遗憾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