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玺 | 大人之前

易烊千玺 | 大人之前

易烊千玺

捧在手心里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是电影《蜘蛛侠》中的一句台词。易烊千玺喜欢这句台词,但同时又觉得,承担责任挺累的。

长大之后便有了需要守护的东西。

这件事是先通过“小北” 那个少年学到的,他在电影《少年的你》中的角色。“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但是看到内心希望的化身—陈念的时候,就会想拼尽自己所有的东西去守护自己所相信的东西。”

在易烊千玺心中,守护等于 “捧在手心里,不让它受到伤害”。

这种守护与易烊千玺并不那么容易联系在一起。毕竟,疏离感是一个长期被用于描述他的词语。产生太多联系的事情,在他身上不太成立。

易烊千玺 | 大人之前

易烊千玺

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是一个不那么被看到的、总是能站在后面的人。但长大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逐渐“站出来”的过程。这种矛盾带来的分裂感,他还在适应中。“很难,需要很长的适应过程。包括现在我也喜欢站到后面去,只不过是有需要站到前面的时候。如果让我自己选择,我肯定选去后边。”

在两季街舞选拔真人秀《这!就是街舞》中,他成了站在最前面的人。作为四位导师中最年轻的队长,带着易燃装置队员完成比赛。

“一开始会不习惯。”他不喜欢做领导,小时候当班干部,也一定是那种默默做事、为大家服务的岗位。“ 那种去管纪律的,我一般都不敢当。”

他不认为自己是队长,就是一个来和大家一起玩儿,甚至是站在一旁偷偷向大家学习的人。“其实也没有特别多地去管理队伍,更多的是看他们编排作品,听他们的点子,再给一些我的建议。”

队员们的作品没有得到太好的认可呢?“ 如果说安慰的话,就可能会大家一起吃个小火锅,出去玩一下。”

易烊千玺的守护是陪伴式的。有时候,甚至会有点黏人。

谈话中,他的梨涡高频出现,是在讲到弟弟和猫的时候。那是进入成人世界之后,他最先尝试守护的对象。

“我们家地位最高的是那个没成年的。”有了弟弟之后,易烊千玺也没有想要装出一个更加成熟的、威严的哥哥形象。他总想带着弟弟出去玩,印象中有一次成功带出去了,“ 玩了一小会儿,对”。讲完,他在回忆里走了会儿神。

易烊千玺 | 大人之前

易烊千玺

小的时候,他会帮妈妈看着弟弟,“换尿布啊,换奶粉啊,帮他洗屁股、洗澡,这些都会。他稍微有一点点自理能力的时候,基本就没怎么管过了。”

弟弟也成了易烊千玺走进男孩子更加广阔自在的成年世界的“助力器”。小的时候,妈妈是全程陪伴在他身边的。如今有了“地位最高”的小朋友出现,易烊千玺像是偷来了几分自由,乐了好几次。“我也会是那种随便型的哥哥,放任你,随便做什么的那种。”一种独立精神的传承。

他还照顾着几只猫。

“队长是年纪最小的那个,你怎么去‘蹂躏’它都没关系;二十做了手术之后非常怂,我出差时间稍微长一点,回来它就需要时间重新适应;石榴当妈妈了,跟它的孩子玩的时间长一点,它就会把孩子叼走……”

它们会给他惹麻烦。沙发被抓得全是毛球,桌上的东西会被扒拉到地上摔个粉碎,他的反应也会停在“无奈”,“ 就……不会凶他们”。

在他的设想中,养猫的小目标就是希望所有的猫都能黏在他身边,“最开始养二十的时候,觉得养猫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每天黏着你。后来发现不是,我说不行,还得再来一只,就养了石榴。石榴是一只非常需要人照顾的小母猫,后来又来了个队长,还生了很多孩子,但我发现这些孩子都不是我想要的,想摸它们都抓不到。我找来找去,找到一只最好的、最适合摸它的,就是铁头。之所以叫铁头,也是因为它最需要爱抚。你只要一回家他就会过来蹭你,不是拿脸蹭你,是拿头撞你,非常使劲儿。”

说完一大串,他的守护模式明显升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