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 | 记取第一次 重塑每一次

当职业和生活都进入轻熟期,你会不会忘记那很多个“第一次”?当杨幂作为“大幂幂”在公众视野中存在很多年,她曾经经历的、害怕的、迷茫的,曾经面对的很多“第一次”,她选择的,是记取,也是重塑。

杨幂 | 记取第一次 重塑每一次

杨幂

3 月底,大幂幂和COSMO再次约会,这一次,我们来到了花开正好的樱花树下,用炫美夺目的粉色樱花,来映衬同属于女孩和女人们的“ 第一次”。

就像杨幂本人一样,我们不会忘记很多小细节,也不会扔掉那些大阶段,就是这些 “第一次”,错的,对的,坏的,好的,才让我们成为现在的我们。

杨幂 | 记取第一次 重塑每一次

杨幂

第1次 为自己争取到机

初中,我有了女孩子的爱美意识。一个从未在意过外表的人,突然开始觉得,把自己打扮得好看、得体是一件很棒的事。我接触到了第一本时尚杂志,就像突然打开了一个五彩缤纷的宝盒,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穿衣打扮有那么多讲究,搭配得好原来会那么加分。我从最基础的,不同身材穿什么能凸显优势隐藏劣势,到最流行的趋势都在看,比如什么场合穿什么最适合。突然发现,原来时尚是一门学问,有很多可学的东西。

因为太好奇时尚圈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得知有时尚杂志招聘模特就很想报名试试看。但是理所当然,这份热情被爸妈一盆冷水直接给浇灭了。在他们眼中,我本来就是个淘气的孩子,注意力不容易集中,当然会被认定,再做模特更耽误学习了!他们直接的拒绝让我郁闷了好一阵,但只要我一有机会就在爸妈面前念叨自己的想法,把说服他们当成了每天的必修课。终于,爸爸让步了,不过他也给我开了个有点难的条件:“ 只要你高中能考上重点中学十四中,放暑假我就带你去面试模特,如果能被录取,你可以利用周六日拍摄。”

想做的事情终于有机会能实现,我变得动力满满,虽然考十四中的难度也不小,毕竟当时的我英语物理都很一般,想短时间内提高不太可能但我还是拼尽全力,反正不努力永远不会成功。当时怎么备考的已经根本记不清了,但直到现在,爸妈每次提起这件事还会偷笑,“完全想不到你真的开始刻苦学习,本来想你都那么努力了,就算没考上也让你去试试吧,结果你还挺争气考上了,哈哈哈。”我……

第一次,我争取到了自己的人生的机会,我成功地开始接触杂志拍摄,接触广告,再尝试拍戏,可以说,这件事是我开始从事职业的起点。

杨幂 | 记取第一次 重塑每一次

杨幂

第1次 了解什么是演员该有的敬业

18岁的时候,我演了《神雕侠侣》。虽然在电视剧领域我也算有点拍戏经验了,但真正跟剧组一起跋山涉水,在条件很艰苦的地方拍戏,这是第一次。也就是在这一次,我看到了前辈们都是怎么工作的,明白了作为演员应该有怎样的工作态度。当时有一些戏拍摄是在九寨沟,虽然风景很美,但天气真的特别冷,制片人和导演的要求又很高,对每一个镜头都精益求精,所以拍摄进度比较慢,有时演员备场一天可能都拍不到戏,拍摄超时也是家常便饭。但没有任何人有怨言,大家都拧成一股绳,希望做出一部观众喜欢的好剧。

在这些前辈里,直到现在都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饰演我父亲郭靖的王洛勇老师,还有(黄)晓明哥,因为我演郭襄,跟他们的对手戏最多。可以说一个演员该有的敬业精神,是他们言传身教教会我的。

王洛勇老师的台词功底特别好,而且不管是试戏还是正式拍摄,都会用最饱满的情绪对戏,帮助那时作为新人的我很快进入状态。晓明哥也特别刻苦,零下20多摄氏度的天气,照样演光膀子、下水的戏,完全不叫苦,甚至能连扛几天不睡觉地去拍戏。

毫不夸张地说,就是这些让我理解了电视剧的魅力,以及演员这个职业值得尊重的一面。所以我特别认同,演员拍任何戏都不应该叫苦,因为吃苦就是这个职业的特性,而且每一个演员都是这样吃苦的。

杨幂 | 记取第一次 重塑每一次

杨幂

第1次 明白什么是演戏

坦白说,我应该算是还没想好要不要当演员就入行的人。对16岁的我来说,模特做多了,广告拍多了,别人问要不要试试拍戏,我就去试了,似乎非常顺理成章。但其实我心里并没想好未来是不是要一直走这条路,直到我遇见了李少红导演的《红楼梦》,演了“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的晴雯。

晴雯是李少红导演最爱的角色,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感觉到一份很沉重的压力,因为她很认真地对我说:“ 如果你把晴雯演砸了,我会恨你一辈子!”一开始听到这句话,我还没那么深的意识,因为我出道早,周围所有人都对我很宽容,都会说你这么小就出来拍戏,能演成这样就很好了,造成我对自己还挺盲目自信的。

结果一进组,拍第一场戏,少红导演就给了我当头一棒,她说我的表演太制式化,骨子里就不对。我不能演任何的笑都是哈哈哈,演任何的哭都是掉眼泪,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状态,应该有不一样的表现,要去理解角色本身的状态。当时最崩溃的是,我虽然觉得她说的都对,但是我又不知道怎么才能达到她要求的对,感觉自己再也不会演戏了。

这是打碎重组的过程,我努力去打破那些曾经的表演方式,同时心里又很迷茫害怕,不知道重组后会是什么样子。特别感谢少红导演一直帮助我,跟我分享她对晴雯的理解和感受,慢慢让我找到了一种感觉。在演病补雀金裘这场戏时,我觉得自己真正变成了晴雯,脑子里什么都没想,觉得补好雀金裘就是自己的任务,挣命也要完成。

当雀金裘补好送走的时候,我心里也有说不出的难受。这场戏刚一拍完,眼泪就禁不住流下来了。

这场戏拍完,少红导演也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她到底满不满意,忐忑地去找她的时候,看到她哭了,她跟我说:“ 你看,你想做好还是能做好的。”我很难形容当时听到她这句话的感受,有开心,有激动,也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成就感。从那时我觉得我开始开了窍,下定决心把演员当作终身职业,我感受到了演戏真正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