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茜 | 恪守与打破

在充斥着“你应该......”“ 你必须......", 以及“ 你得这样得那样”的声音中,我们难免不受其影响。不过,和常规印象不同,无论是在宋茜的家人当中,还是在她的成长环境中,都很少会有这样的声音出现。比起告诉她要怎么做、该怎么做,家人更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去让宋茜理解、懂得,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在这样的成长过程中,宋茜养成了独立且理性的性格,恪守住自己觉得对的,也不在意去打破那些自己不认同的条条框框。

宋茜 | 恪守与打破

宋茜

最近,宋茜短暂地叛逆了一个星期。

时隔八年,她第一次染了头发,一头黑发变成粉紫色。因为刚刚拍完一部古装戏,距离下一部戏中间有点时间,她心血来潮,“好吧!就染了!” 染完之后第一次拍摄,她需要顶着一头黑色假发完成工作。因为本身害怕束缚住自己脑袋的东西,她觉得一天下来“头要掉了”。当天午夜,飞机飞到上海,她立刻决定去把头发染回来。

就这样,叛逆期来得随性,走得也洒脱。

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喜欢打破规则与框架的人。一个“不好控制”的女生,一个不爱表达的艺人,一个讲话直接的输出者,一个喜欢挑战新领域的职场人。在她身上,这一切都成了理所应当,一个只想自己决定自己成为谁的人,不需要在意任何参照物。

她只需要听自己的话。

宋茜 | 恪守与打破

宋茜

自由 所以自律

“我的人生没有准则,”宋茜止住了关于“人生准则”的讨论,说道,“我的准则都是我定的。”

从小,家里人就给了宋茜绝对的自由。“必须要……”这样的句式,在她的成长里完全不存在。没有规定要几点回家,没有规定一定要成龙成凤,任由她自在地、自由地探索这个世界。

“我本来就很乖,是一个比较规矩的人。” 她清楚地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10岁的时候,她到北京舞蹈学院上学,成了一个标准的老实的好学生。“学校有自己的一套规矩,十点熄灯,还会查房,你不按时回去就要流落街头,所以我一定会按时回宿舍睡觉。”

她会主动要求自己好好表现,因为想要老师放心,她比别人更努力地练习舞蹈,尽自己可能做到极致。一直到现在,她也还是这样,“即使和老师已经像朋友一样熟悉了,但我在心里对老师也依然会保持一份尊敬。”

叛逆期?完全没有。搜肠刮肚想了一圈,她说: “上学的时候,我最叛逆的事情就是老师叫我减肥,我减不下来。这也不算叛逆,只是我真的是太贪吃了。”

在这样的恪守里,她开启了完全的尝新模式。

宋茜 | 恪守与打破

宋茜

爷爷是个时髦的人,总是会给宋茜的小世界带来新奇的、好玩的东西。印象里,爷爷去上海出差,会给宋茜带回两桶桶装的泡面,水倒进去一泡就开,还附赠小叉子。那个时候,宋茜在家里只能看到袋装泡面,第一次吃这样的新型食物,她觉得神奇。

她上小学的时候,爷爷还给家里买过卡拉OK机,连着音响就可以唱歌。那时候很多人并没有这样的意识,但爷爷是个对电子产品特别“潮”的人,总是知道从什么渠道能够买到最新的设备。于是她插着话筒,抱着娃娃,扭着自己的身体,在家里白天晚上地唱歌。她喜欢唱《千年等一回》,把妈妈的纱巾扎在头上,外面盖上一条毛巾,可以唱一整天。“我还自己学着换录影带,那时候带子上的每首歌我都会唱,这是小时候的一大乐趣。”

爷爷的“好奇心”也潜移默化地转移到了宋茜身上,现在,别人提起她不知道的领域,她总是兴致浓浓想一探究竟。数码、美妆、护肤……各个领域出了新的产品,她总想第一时间试一试。

她要是想做点什么新鲜事儿,全家人总是一致支持,完全不会给她任何限制。

“如果今天回家,你宣布自己想上太空……”

“他们会说去吧,我妈会给我打包点儿吃的,我爸可能会说可不可以带我一起。”

宋茜 | 恪守与打破

宋茜

特立且独行

叛逆意味着小众,意味着和别人不一样。那些和别人不一样的选择,给了宋茜很多不一样的乐趣。

比如,做一个特立独行的“养猪人”。

拥有一只宠物猪的独特幸福可太多了。宋茜一一列举着:狗狗有味道,猫咪会掉毛,小猪完全没有这些“困扰”,给它抹上身体乳,它身上全都是身体乳香香的味道;冬天抱着它会特别舒服,像个暖手宝一样热乎乎的,特别暖和;小猪特别黏人,特别把自己“当人看”,其他小猫小狗都能闹腾成一片,它都不理别人,只喜欢跟在人后面走。

“小猪智商高,很好玩的!”

宋茜 | 恪守与打破

宋茜

宋茜的宠物猪叫作小八,是在生日时收到的来自工作人员的礼物。智商高的证据是这样的:有一次,她带着小八回青岛,到家第一天,小八开始对全家进行了地毯式扫荡,结果在柴犬小碗的垫子下面发现了一颗狗粮,立刻吃掉。第二天早上,小八起床后直接冲到了小碗垫子那儿,把整个窝都拱翻了找美食。从此小碗一见小八就逃跑。

小八鼻子特别厉害,有一天它一直拼命往沙发底下拱,宋茜觉得奇怪,沙发底下到底有什么?她拿了一个长条工具去试探,弄出一颗好久之前的花生豆。当然,故事的结局是花生豆一拿出来,就直接被小八吞掉了。

“猪会咬一切自己认为是好吃的东西。” 家里的院子石头缝、砖头缝里会长野草,妈妈平时会处理,有一次放小八出去玩儿,它把野草全都吃光了。第二天,妈妈又放小八出去“除草”,结果它却把妈妈种的月季花全吃光了。“小八有一次把我妈种的仙人掌都吃了。咬得动的东西它都吃,给它牙签,它都能嚼一嚼吃掉。”宋茜出差的时候,送小八去幼儿园,它把幼儿园的木门都咬烂了,留下了“破坏公物”的“罪证”。

“其实养猪还蛮好玩的,会遇到一些其他动物不会有的事情。” 宋茜说。后来还有一次因为青岛的家里没有地毯,小八还崴到脚去了医院—“猪蹄不防滑”,又一个来自宋茜的冷知识。

宋茜 | 恪守与打破

宋茜

“人设”行不通

在角色身上,宋茜看过很多种“叛逆”。

电视剧《心跳源计划》里,她的角色是女科学家裘佳宁。裘佳宁家境良好,是国内著名医药集团“源计划”实验室的核心研究员。她一心想要在科研这个费时费力的领域证明自己。科研本身就需要长时间的学习经历。做出结果,成就也许会归于老师;做不出结果,还需要承担责任。在宋茜眼里,这种叛逆来自信仰,“我愿意去做一件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即使失败了,也不会气馁,而是会寻找原因,打破桎梏,让自己做的事情成功。”

在电视剧《陌生的恋人》里,她扮演过的小提琴家罗芊怡具有另一种叛逆。她出身小村庄,妈妈只留下一把小提琴给她,还被不支持她的爸爸摔掉了。为了追寻理想,罗芊怡跑到大城市,不断接近更优秀的人,找寻更好的机会。

创造过五号香水百年传奇的香奈儿女士说过: “我选择我要成为的那个人。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并不遗余力去奋争。” 这是一种强大的叛逆。

在宋茜身上,“成为自己”是她一直以来的选择。

宋茜 | 恪守与打破

宋茜

“女孩一定要怎么样,艺人一定要怎么样”,这样的意见从来不能左右她。想改变她对发色的选择?没有可能。宋茜的逻辑是,“你要是觉得这个颜色不好看,你自己染别的就好了。你觉得短头发不好看的话,你别剪短不就好了。”

如果有人告诉她,艺人一定要如何,她会说: “为什么艺人一定要有某个固定的样子?艺人是一份工作,我做好本职工作,在那之外的一切都不应该属于别人可以干涉的范畴,很没有道理的。”“世界上那么多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为什么要按照某个人的意愿去做事情?”

“我绝对是一个不容易被别人PUA的人。”

她不爱表达,讲话直接,这与标准化偏见里,会表现自己、讲话足够谨慎的偶像形象并不一致。这样的特性让她觉得“占不到什么便宜,吃亏也见仁见智”。“我想对你好,我可能说不出‘亲爱的,你好漂亮’,但我会说‘你要不要喝水’,这是我亲近别人的方式。”

她让自己在艺人的身份下,还是争取做最真实的宋茜。

宋茜 | 恪守与打破

宋茜

“人设对我而言,行不通。”她做不来,也不喜欢,“这个社会对女性设下条条框框,对艺人设下条条框框,那些都是别人想要你去做到的。为什么你要去满足这些呢?我就做我自己就好了。”

当周围人在聊“躺平”“反内卷”的时候,她仍然会做那个勤奋努力的宋茜。“宣扬不要太努力的人,都是骗人的。真正躺平了、反内卷了,何必要说这些东西?” 因为从小就在松弛的氛围里长大,她身上并没有压力与束缚,更不会有反抗和反弹,她看到更好的目标,就自然会有自发的动力让她不断去努力。

“ 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决定做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努力做到最好。”

摄影:于聪 / 策划:刘阿三 / 视觉统筹 & 形象:滕雪菲 / 编辑:姚金纳 / 美术:C SIDE / 采访 & 撰文: 达菲的朋友 / 化妆:春楠 / 发型:刘雪孟 / 编辑助理:Chara / 服装助理:欧妍淇、王燕、Fl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