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孝之 | 我对名利没有兴趣

他早就忘记了自己曾是红极一时的偶像派,他主动打破自己的舒适圈开始探寻新路,我们有幸在B站的大型线下活动BilibiliWorld2019上海场的后台采访到他。40岁的山田孝之这几年尝试了油腻中年男子的形象,试着出了本自传,还组了个合唱组合,这不是“破圈”,他说自己是想搞明白各个工种的工作细节,他说:我还是想演好戏。

山田孝之 | 我对名利没有兴趣

山田孝之

我不太会接受采访,会觉得有点儿拘谨,但如果正对着我的是摄像头,我会好很多。

非要用三个词来形容我的话,我会选择:挑战、莽撞、随意这三个词。随意是指生活态度,我在生活上是个随遇而安的人,总是处在一种“差不多就好”的随意状态。

《全裸导演》第一部在中国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和好评,是我和很多同事意料之外的,我是觉得这样滑稽的小人物其实很容易被人忽略掉。现实生活中,我不是村西透,但我会在演出时让自己按照剧中角色的方式思考问题。

我知道很多中国的影迷因为我的角色有黑眼圈就叫我“熊猫”,我觉得很可爱。熊猫也是我很喜欢的动物。我之前在社交平台上的头像也是一只熊猫。

《全裸导演》的第二部其实还没有正式开始创作,要等等才会有更新。但在《全裸导演》第一部结尾时主角已经到达人生巅峰了,第二部应该要说的是这个人物从顶点跌落的部分。我认为第二季任务是要承接上一部的剧情,让观众理解并且期待故事的下一步走向。第一部我们得到了很多的好评说剧情很有趣,创作团队也倍受鼓舞,接下来我们会努力把新作品变得更好,希望可以超越上一部吧。

不是什么机缘巧合让我接下了这个角色,只是我凑巧看到了这个剧本,觉得村西透这个角色应该有的演,如果表现不错的话,应该可以演出一部很有趣的作品。

为了演这个角色,我待在剧组4个月。从头一年的10月到第二年的1月,片中还还原了若干年前的新宿的样子,那是个非常大的影棚,一走进去就仿佛重新回到了当年,当时剧组的人都兴奋起来。街道和景致都非常逼真,让人情不自禁地投入了角色。

我不希望观众还只记得我当年很帅的样子,他们很多人完全不能理解我这几年为什么会转型演出很多小人物。可这世上真的有“人设”这种词吗?谁会一直年轻呢,我不太在意自己的相貌。作为一个演员,演出当下最想演的角色不就好了嘛。

很多人问过,为什么我的作品在日本播出的时间都是深夜档。其实是因为我个人不太想演黄金档日剧,目前也不太想接广告,只想演一些有趣的作品,这就足够了。

山田孝之 | 我对名利没有兴趣

山田孝之

我不太挑剔角色,甚至对大多数角色都有兴趣,也没有给自己定义成类型演员。非要说不能接受一个类型的角色的话,我可能畏惧演医生或者在医院的角色,因为我害怕血,很怕很怕,就是看影像资料都会晕倒的那种,也不会接这类角色。

我演出过《热血高校》《白夜行》《电车男》《全裸导演》等剧集,我饰演的每个角色其实都不太一样。我不觉得这是挑战,这是我一厢情愿地想体验多重人生而已。

没有一个演员是可以在每一部作品中都有很好的表现,肯定会有好有坏。比起评价某个人我更倾向“某个人的某个作品演得很好”。实际上在我20年的演艺经验中,总共参演过的作品可能有几十部,我敢肯定不是每一部都演得很好,也不是每一部作品的人物都很有趣,我估计很多演员也是如此。作为演员,每个角色都经典太难了,一定会有上一个角色很有趣,下一个角色却表现平平的情况。

我演出过很多喜剧角色,但这不代表我是个很搞笑的人,我在生活中也没有很喜感。只能说我骨子里面藏着一些喜剧成分,我会在演出之前充分调动自己内心的喜剧元素,在演出那一刹那把它们放大。

年轻的时候,很多人鼓励我的时候说“加油”,我心里会偷偷想,还要加油吗?我已经很努力了,不要再给我加油了。可是年纪逐渐增长,我开始明白,周围人给你的打气其实是一种希望你变得更好的祈愿,于是我现在会欣然接受周围人的鼓励,那是关心你的人给你的很好的祝愿。

我是鹿儿岛人,15岁时有位星探找到我,说“你可以试着做演员”,我就答应了。于是我在很小的年纪就离开家乡去东京,之后真的机缘巧合地踏入演艺圈成为了演员,这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来东京之前我只是个普通中学生,不用自己负担生活,只是接受教育和学习知识,但是来东京了之后,为了养活自己的生活,我开始努力工作,开始涉足演艺圈、开始演戏,原本简单的生活一下就变得非常繁杂。我也不得不开始学习承担更多责任,也学习了影视圈行业的很多规矩。

做演员其实不是我的梦想。理想这个词太宏大了,小的时候我还很迷惘,并不知道自己长大后想做些什么工作。别的同龄孩子都在作业里写:长大后的我想做宇航员,我想长大以后做科学家,长大以后我要做个勇敢的士兵……诸如此类。我也会为了完成作业这样写,但我当时内心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理想。即便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关于未来的理想,现在的我是个演员,但是能做个好演员真的很难。

山田孝之 | 我对名利没有兴趣

山田孝之

我会尽力说服自己在演员这条路上一直坚持走下去。我记得刚开始做演员的时候,第一次看到自己演的作品,心里感觉非常羞愧,觉得自己做得太差了,演成这样还要给大家看真的不是从观众手里抢钱吗?演成这样的人也配叫作演员?那些天我反复拷问自己,一直在自责。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很大,当时就想,算了,不如别做这行了,也许我真的不是这块料,完全不适合作演员。后来我为这件事想了很多,突然有一天想开了,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自我否定上,不如多磨炼,演得好一些。

做演员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丰富和立体,让我体味了很多种人生和经历。但我总是想,如果还有机会,我想过从前那样更简单更慢的生活。当我老了,我可能会选择去一个环境很好的小地方,去种很多树,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也许是因为我小时候是在乡下长大的原因吧,总是觉得城市生活太快节奏,总会让人觉得很累。现在我偶尔会在休息的时候逃去夏威夷,去一个小岛上体验闲下来的人生。

我会为了新电影或者新剧的上映到处做宣传,都是免费的,只是希望能够有更多人能来关注它。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从无到有真的需要无数人的日夜劳动才能换来,为了能让大家关注这部作品,我作为一个演员,一起来做宣传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这也是演员工作的一部分,演戏和宣传新作品都是我的工作职责。

2016年我出版了自己的书,算作自传类型吧,名字叫作《实录山田》。之后我跟赤西仁组建了一个叫JINTAKA的组合,还在当年9月21日发行单曲《Choo ChooSHITAIN》,实现了唱片出道。可是后来没多久我们的组合就解散了,因为我发现其实唱歌或者写书只能算作是业余爱好,本质上,我还是更适合做一个演员。

写书是为了满足我心底里的好奇心。当我说要自己写一本书的时候,我的朋友们都有点儿不太理解。我是觉得文字创作对自己未来做编剧和演戏都更有帮助。可以肯定的是,作为音乐人自己作词或进行现场表演,对出演音乐剧是绝对有帮助的。当然,第一次尝试担任电影《日与夜》的制作人,确实非常辛苦,但如果只做演员,对影视剧的制作的了解肯定不够全面。以前在现场看到制片人的时候,我也总会想“制片人到底是负责什么的人呢?”但真的尝试过后才发现,制作人的工作非常细碎,需要从一部剧的准备阶段就开始工作,包括现场维护,在完成一切之后也必须考虑如何让作品在社会上受到反响。也许隔行如隔山吧,每个行业都很不容易。

我对钱没什么兴趣,买豪车买名表不是我感兴趣的事,那些东西买来都是为了给别人看的。《暗黑丑岛君》里我就是想表达这样一个概念给我的观众们:钱在人生中不是万能的。人们很容易被周围环境带动,产生攀比之心。拜金主义会让人一味盲目地追逐金钱和利益。我就是想用剧中丑岛的故事告诉大家,当你真的很有钱的时候你往往没有想象的那么快乐,甚至会迷惘,钱真的不是人生的最终目的。

孩子让我实现了一次成年后的内心成长。我总是想,自己应该可以做得更好,才不会让他感到害羞。我不需要他为我骄傲,他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就很开心了。

山田孝之 | 我对名利没有兴趣

山田孝之

新演员层出不穷是件好事,新演员代表着无限可能。他们朝气蓬勃,又那样年轻,也许接下来他们也会遇到挫折或者打击,演技是需要打磨的,但未来仍是属于他们的。

如果非要我分享一些经验给年轻的演员,我可能会建议他们多去观察周围人。毕竟演员是创造角色并且之后要变成角色的,角色虽然只是在作品里,但是现实生活中观察人和人之间不一样的地方,之后肯定会在演出角色的时候受益的。

生活里,我其实是不怎么看电影和电视剧的。不只是自己的,其他人的作品也不太看,我打开电视基本都是为了看娱乐节目,或者是自己去居酒屋和酒吧和别人喝酒交流。我有个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和居酒屋里的大叔们说话,他们并没有在演戏,是很自然的状态。我喜欢观察各种人说话停顿的方式,交流的方式等等。

我觉得一个好演员没有必要多看其他电影去学习如何表演。毕竟剧本、角色本身就是人为创作出来的,比起观察生活中真实的人,其实看电影真的不算是很好的学习方式。

这么多年下来,一定也会有人不喜欢我的表演,我接受他们的意见。什么事情都有好和坏两个方面,大家的喜好也不一样,更何况我的演技也并不是天衣无缝。大家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肯定有人叫好或者反对,观众都能保持自己的态度就好。所以我不会为这样的事情跟别人争论。你不喜欢这个角色?好的我知道了。

在演艺的瓶颈期,我曾经挣扎过,反复思考要不要去海外寻求个人发展。可是我后来没有这样做,也是因为我后来想开了,我在日本国内都没有做到最出众,都没有能够让自己演戏水平达到最高,这个时候去国外或者好莱坞发展又能怎么样呢?不如把时间用在好好精进自身演技上,让自己的演技真的有明显提升,瓶颈期自然可以安然度过,我想对于一个演员而言,这种方式才比较实用。

最近几年因为要工作,我来中国的次数还不少,上次我还特地飞来上海看了OneOk Rock的现场演出。感觉上海的生活节奏也很快的样子,跟东京一样,它也是一个很忙碌的城市。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去看看中国其他的城市,走一走看一看。

我今年35岁,我不知道未来我还要继续做演员多少年才会退休。我不知道接下来还有哪些角色等着我,我只希望退休那一天,回顾自己曾经的角色能够有一种无愧于心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