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纯 | 寻常之乐

跟剧里的角色不一样,生活中的李纯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笑着的,有什么说什么,干脆利落。头发到颈部,显得自然干练。跟她说话不费力气,因为她会用最直接的方法表达自己。能让她感到幸福的除了挑战各式各样的角色,再有就是能够在累了一天后,舒舒服服地坐下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口。

李纯 | 寻常之乐

李纯

“今天在家,煲个汤给自己喝,”李纯对着摄像头,面前摆着的是一锅自己做的汤,她介绍得认真,锅还咕嘟嘟地冒着热气。李纯乐在其中,享受着美食与闲暇时光。“我其实不会做什么菜,肯定没有专业厨师做得好。只会几个家常炒菜,要么就是煲汤。开直播也纯粹是为了没事儿玩。我倒是也想好好学下做菜,可总是没时间。”那时的她还不知道,几年后,一部叫作《爱很美味》的电视剧选中了她做主演,她将以一个热爱美食和料理的妙手厨师的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

世间能有什么快乐比得过兴趣和工作刚好完美结合呢?比如爱美食的演员李纯刚好遇到了擅长烹饪的角色刘净。

仔细翻看一遍李纯在社交平台上发的视频,不是对着镜头大快朵颐,就是给大家介绍各种人间美味。也难怪,像她这样一年中有大半年要浸泡在角色中的年轻女孩也的确需要美味来慰藉味蕾。辣的川菜,甜的水果,鲜香卤味,特色小吃,她统统来者不拒。隔着屏幕,我们似乎都能感受到她的那份享受于中的快乐。

“爱吃是爱生活的表现,我是个挺关注生活细节的人。平时也没什么大的特长和爱好,不演戏的时候最喜欢的还是研究护肤..美..,我也爱旅游。享受生活会让我特别有幸福感。”李纯的声音轻快,像是脆生生的梨。

李纯 | 寻常之乐

李纯

周末落了一阵雨,好在雨后阳光不错。大片拍摄的现场在一间温润的花房,四周都是生机勃勃的植物。“就假装这是在度假吧……”李纯这样说,“我喜欢旅行,看看更多风景。呼吸自然的空气,看一些不一样的景致,会让我们有一种不一样的满足感,内心变得平静。”

李纯今天工作满满,可见到她的时候,她脸上完全没有倦容,花房里飘荡着她初春小鸟一样轻快的笑声。完全不像是她在《雪中悍刀行》中神秘的轩辕青锋那样一裹紫衣,面显冷酷。

“我只能演酷女郎?谁说的谁说的?”李纯又笑起来了,“我看起来冷冷的吗?”她问我。“我不酷啊。我是个很容易被情绪带动的人,如果周围人的情绪都轻松快乐,那我也会跟大家一起叽叽喳喳的。有时候我也心思重,脑子里总得琢磨点事情。你们看我不爱说话的时候也有可能是因为当天工作多,我总是在想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是要做的,表情就看起来严肃了。若是在戏上,还是古装扮相,浓妆一化,加上角色设定有时候需要扮演那种武林高手,就有点不苟言笑的意思了。”

李纯不太在意主角配角..或是正面角色或者反派,相比之下,心思细腻的她更在意这个角色的人生故事,“非主角不演”显然也不是她的风格。《爱很美味》找上她时,她是有点意外的。“我像刘净,也不像刘净。我跟她一样爱生活,在意每个生活中的小细节,一样内心充满感性。可我也没刘净那么.,或者说是没那么较真儿。”

三个女演员一台戏,考验演员,也考验导演。“陈正道导演很有一套,演他的戏我们三个人都要拼尽全力。”李纯跟我讲起片场跟导演的“较量”:“他会分别夸我们三个人。跟我说,李纯你这场演得不错啊,情绪特别好。但是我跟你说,我刚才看过了,含韵跟王菊两个人也有很大的进步啊。等到拍含韵的戏,他又会说含韵你很棒,但是李纯王菊也一直在努力,你也得加把劲儿。等拍王菊的戏的时候,又夸她,但是也告诉她我们俩也场场都让他有惊喜。这是很厉害的方法吧?告诉你不错的同时,又告诉你另外两个女主可都在默默前进,你不要落后。后来我们仨见面才知道,他一直跟我们说一样的话。不过也能理解,演员之间的相互激励确实能够让我们几个有争先恐后的心理,尽可能好地表现角色,谁也不愿意落后。演他的戏,演员要做好很‘卷’的准备。”

“很多人觉得刘净是个接地气的角色,我也一直希望能把她尽可能地诠释成一个普通人。这世界上寻常人占大多数,刘净或许就是你身边的一个朋友,也许我们也都能从她身上或多或少地看到自己的影子。”剧里,刘净要面对爱情选择,面对逼婚父母,面对自主创业与“铁饭碗”的选择,与当今的年轻人没有任何区别。真实、细腻,这也是这部网剧一播出就收获好评的原因。

除了一部分的精密刀功有手替外,《爱很美味》里大部分刘净烹饪的镜头还是由李纯独立完成的。“还是得为了角色认真地学一下,这样拍出来更真实。做菜还真是门手艺,不容易啊。”听起来,她是为了刘净这个角色下了不少的功夫。

李纯 | 寻常之乐

李纯

闪光灯闪烁,记录下李纯的每一瞬间。“真好看!”“肩膀再靠近镜头一些会更美。”周围的几个人指着眼前的图片点评。李纯比了个停的手势:“让我静静地拍就好,我自己找找更好的感觉。”

你看,她很清楚自己想要表达什么。

我在想,也许在片场,她也是这样,带上一些自信和坚定来诠释每一个角色。“我会尽力把每一个细节做到位,因为不想看到监视器那一边有人会失望。如果感觉不够满意,我会主动跟导演申请说我想再试一条。我希望能奉献最好的状态,不要给大家留下遗憾。我很享受拍戏的过程。”

更多时候,李纯把游走在形形色色的角色中的经历当成是历练。她相信好演员是磨出来的:“一定要有足够的积累,才能更好地成长。我希望自己能够进步,成就角色,也让角色成就自己。想红吗?想红是每个演员都想要的事,但真的当好的角色找上你,运气来了,你也要有能接住这个角色的能力,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慢慢来。”

听起来这像是个很“佛系”的女演员对吗?可真实的李纯是个有点儿“狠”的女人,尤其是对自己。

在之前的一个访谈中,李纯讲了自己学生时期的一件小事。她学舞蹈出身,常年练习已经成了这群女孩子们的家常便饭。一次演出之前,李纯拿到了个很不错的角色,于是更是拼了命去练。脚肿了也不在意,脚趾要很费力才能塞进芭蕾鞋的时候还咬牙挺着。父母刚好来看她,发现她走路已经一瘸一拐,赶紧送她去医院,才发现大脚趾已经彻底淤血,医生替她抽干了藏在脚趾里的血,脚指甲竟然彻底脱落了。父母怪她不爱惜自己,也不怕落下病根。她就那么咬着牙,也不说是为什么。

“实际上努力只是一部分,大部分原因是我很爱那个角色,我非常在意这次演出的机会。我生怕跟老师说我脚坏了,人家就说你歇着吧不让我上台了,这个这么好的角色就给别人抢走了。”

很少有人愿意分享自己当时真实的想法,难得遇到眼前的李纯这样不介意袒露真实内心的人:“没必要藏着掖着,大家都是平常人。”

李纯 | 寻常之乐

李纯

包括《如懿传》的卫嬿婉在内,李纯已经不记得自己演过多少个大家眼里的“坏女人”。几部戏都是热播剧,她演得畅快,观众也看得动情。

“我不介意观众觉得这个角色是个坏人,所以恨得牙根痒痒,这不是问题,因为观众对角色的恨恰恰是因为演员演得真,这对我而言未必是坏事。我只是劝大家理智,没必要因为敌视这个角色就对演员人身攻击,不知道是入戏太深还是什么原因。我当时也看到过很多这种愤怒观众的留言,开始还觉得一肚子委屈,心想凭什么啊。后来我也释然了。如果是客观的批评,觉得哪里我诠释得还不够好,那我一定认真倾听然后改进,这是很好的提点,利于演员的进步。如果仅仅是为了攻击剧中的角色就来敌视演员,那没必要。我现在也已经学会了泰然处之,不看,不气,就会好很多。我不会为了讨好观众去选择那种不适合自己的角色,讨好别人不如讨好自己。”

李纯似乎没有很大的野心,很多女演员为三十岁焦虑的时候,她的心思都用在怎么实现角色的突破上。

一档综艺里,她这样说,如果一直演出同一类角色,她是不愿意的。理由是“会限制自己,更多的潜力得不到发挥”。

够理智,也够勇敢。

谁不愿意轻车熟路地演戏,尝试突破就代表要走出舒适圈,代表要开始新的探索,要尝试更多种表演方式,可能会让自己更累,但李纯不怕。

“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角色,再者说角色也不一定代表演员真正的样子,我选择人物的时候不一定要选最像自己的那一个。我更关注这个角色的完整性,只要这个角色有完整的个人故事,这个人物能够足够吸引我,我就会对她有兴趣。”

于是在卫嬿婉后,是千娇百媚的司理理,之后是武艺超群最终一统江湖的轩辕青锋,再之后是勇敢逐梦的刘净,李纯行走在个个鲜活、内心各异的角色中间游刃有余,默默成长。

“我接下来的新戏叫《今天的她们》,我的角色叫顾漫婷,跟我之前演出的角色都不太一样,这次我尝试饰演了一个外表火辣、内心柔软的女孩。有爱她的父母,有不错的家庭。她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实现了自我价值和内心的成长。我很喜欢这个能让我放飞自我的角色,演起来很过瘾。”

你看,每个角色都像她,却又不是她。在角色中体验不同的人生,积蓄力量。

新的角色已经在赶来的路上,美好又自由的姑娘已经带上行囊,在这个春天,她又迫不及待地启程,去拥抱新的梦想。

摄影: 王海森/采访、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