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快速翻篇,随时重启,这种干练很“女王心”,也很职场女性。在很多人眼里,杨幂是妥妥的理性主义者:她善于遗忘,拥有“戒掉情绪”的技能,用一颗强大心脏来面对一切。但杨幂说:“ 理性的尽头,或许正是极致浪漫。”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浪漫不需要被形式化

“我的生活细节,特别不浪漫。”杨幂如此评价自己。

“谁说你不浪漫?听说情人节你还给大家发红包,这就很浪漫。”

“嗯,前阵子情人节,给妹妹们发了红包, 发的520。也有人给我发红包了,收到之后的确是挺高兴的。”

“为什么来来往往都是红包?是觉得红包比花朵和礼物更实用吗?”

“ 那当然,哪个女生不喜欢520红包呢。有条件的话,也可以给别人发!”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在过往收到与送出的礼物中,杨幂无法回忆哪件最惊喜最感动。事实上,杨幂很警惕一切被冠以极致形容的事物,因为在现实世界, “最”字已经被过于泛滥地使用了。杨幂始终怀疑,它足够真实和恰当地反映我们的情绪和感知吗?“你知道,人生还长,等我死的时候,如果咱俩还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在那时告诉你,这辈子我收到的礼物里让我最感动最惊喜的是什么。”

与之相对的是,杨幂完全知道哪些礼物能够恰到好处地派上用场。“我都是需要啥买啥,而且就放在日常,不必非要等到某一个时间点才送。”有一次,杨幂去朋友家吃宵夜聊天,发现对方随便找个吃空了的餐盒,在里面倒浅浅一层水,凑合当成小垃圾桶来用。后面再去,杨幂就在包里装了个提前买好的便携垃圾桶。“类似这种,我都是觉得你家可能缺什么,你的生活里可能缺什么,留意了以后,下次就记得带上,但不会刻意挑一个多精致的所谓‘礼物’去送。”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问杨幂,当人变得越来越成熟时,会变得越来越不爱幻想、在浪漫方面越来越钝感吗?就好像获得一种能力的同时,又在失去另外一种能力。杨幂沉思半晌后很认真地回答:“我其实不知道成熟是什么,成熟的人应该什么样。这么多年过去,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变得更成熟。但有一点我足够肯定,我对浪漫的追求和理解已经完全变了。小时候,我或许还会追求一些形式化的东西;现在,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没有比陪伴和了解更浪漫的了。”

用自己的方式,杨幂把传统春节也变得足够浪漫。“过年期间一直住在朋友家,算我一共三个女生,我们把这段时间称为‘宿舍生活’。每天晚上就喝陈皮茶,也不喝酒,一直聊天到凌晨三四点,然后睡觉,第二天起来大家各忙各的,晚上陆续回来,再继续‘宿舍生活’。”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整个假期,发生在“宿舍生活”里的彻夜对谈,话题涵盖了情感、事业、生活里的琐事、欢愉与烦恼,以及这个年龄段女性所面临的各种人生困惑,甚至还有信仰。“包括生活方式,她们都不是艺人,做着不同的工作,可能生活方式也不一样,但这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她们有想问我的问题,我也有想问她们的问题。聊到最后会发现,其实大家的生活都差不多,生活里要面对的糟心事儿也都差不多。”

“所以,我觉得有人了解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像这样陪你聊天,或者在生活中送一两个能派上用场的小礼物,就已经足够浪漫。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浪漫是持续存在的体贴和温柔。”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基于现实的想象力

杨幂的脑洞很大,尤其擅长在密室逃脱和剧本杀里找答案。她不爱天马行空式幻想,而是提出各种看似不可能的可能,在现实里逐一印证。

“前几天玩了个剧本杀,上去就是一顿搜证+推理,特别爽,破案的瞬间也挺有成就感,觉得自己特适合玩剧本杀。”

“但剧本杀不都烧脑又耗时吗?平常演戏已经够累了,还要在剧本杀里继续劳动?”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对对对,大家一起玩,也经常这么吐槽。好几次我约祖儿一起玩剧本杀,她都说咱们早点吧,可别每次又熬到半夜十二点。结果我们玩儿的那天,晚上八点开始的,到最后复盘,盘到了凌晨四点,天都快亮了。”

“线索千丝万缕,需要用想象力沉浸到角色里,也需要用脑子跳出来理性思考。” 在总结剧本杀经验的同时,杨幂也在总结身为演员的自我修养。在新剧《爱的二八定律》里,杨幂就给精英律师秦施这个角色,加了点自己设计的小细节。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比如,她跟同行抢一个案子,同行问她,你是不是要干什么什么事儿,她说:没有,亲爱的,我都不知道有这件事,咱们都加油,今天都要漂漂亮亮!”

原本,剧本里是有一些针锋相对的戏,拍的时候,在跟导演讨论后,杨幂把它们都按照自己想要诠释的方向做了调整。这种改动不是出于主观,而是基于真实的职场环境。“竞争对手问我正经事儿,我反而对她说:亲爱的,你今天的口红色号真好看。像这样避重就轻地糊弄过去,这才是现实职场里真正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你并不会跟对手说太多自己的真实计划,不会跟同事一见面就用争吵的方式来打招呼。哪个职场女性会那么蠢?去当面撕破脸、斤斤计较一些东西?不会吧。”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真心话与大冒险

谈论爱情时,人们会惊讶于杨幂的坦荡,绝不遮遮掩掩。她可以在采访中直言“天天都在期待爱情”;也会在面对更深入的探究时坦白“期待归期待,真谈恋爱又嫌太麻烦了” ;甚至推己及人,总结出一点社会观察。

在杨幂的观察里,“累觉不爱”,似乎已经成为当下年轻人的通病。在这个快节奏高压力的时代,大多数年轻人都处在疲于奔命的状态。“对很多人来说,光是整理好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就已经耗光全部力气。我今天的活没做完呢,我回家面膜还没敷,屋子还没收拾。这时候还得为谈恋爱去化个妆洗个头,太累了。”面对恋爱,年轻人选择了躺平——“不折腾了,洗洗睡吧。”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一边是期待,一边又觉得麻烦,杨幂解释,这种状态并不矛盾。“生活中,你也会对很多事情抱着又期待又惶恐的心情吧?爱情也是一样,有了,一定会认真对待;没有,不累着自己,也觉得挺好。”

“也有很多热门文章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敢谈恋爱了。”我补充道。

“我有啥不敢的?”杨幂大大咧咧地回应,“我只是会衡量会权衡,如果太麻烦的话就算了。当然,爱情永远值得被真诚对待,前提条件是先整理好自己的生活。”

问杨幂,有没有想过完全跳出当下的生活,做一次不管不顾的大冒险?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你说的状态更像是一种逃离。”杨幂敏锐地直指核心,“我从没有过这种想法,因为当下的生活,对我来说,本身就没有固定框架。我可以随时说走就走,或者去做所谓的大冒险,只要我想,当下对我来说,本就没有任何束缚。当下的我,就是自在的我。”

“所以,当你期待爱情时,你是在期待一段不期而遇的浪漫体验,还是在期待一份踏实的归属感,一种遇到一个人后安定下来的感觉?”

“踏实的归属感,这个只能自己给自己,你不能从别人身上找归属感,这个风险就太大了。如果你把安全感完全寄托到别人身上,别人走了,你怎么办?”

杨幂 | 理性的尽头是浪漫

杨幂

“所以,你更期待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

“未必轰轰烈烈,只要开心就好。”

在杨幂看来,真正的理性主义,是在权衡一切利弊后,仍然遵循内心所向。理性主义者完全知道该怎样浪漫,在理想世界与现实世界的缝隙中,杨幂更懂得如何巧妙地寻找平衡。“谁说理智与情感就一定相对?”

人生的不确定性,反而令人生充满了吸引力,瞬间的意义远大于对未来的种种设想。把握并体会当下的意义,才更加贴近自己心里的声音。

摄影:许闯 / 策划:刘阿三 / 创意 & 形象:滕雪菲 / 编辑:姚金纳 / 采访 & 撰文:Koma  / 化妆:扑克 / 发型:张骁 / 编辑助理:Ch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