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妮 | 时隐时现

倪妮 | 时隐时现

倪妮

桃花源

每次上场前,全组演员都会聚在一起相互打气;中场休息时倪妮穿过后台,收获到最多的问候是:“妮姐加油!还有下半场了,没问题的。”她感受到的,是彼此间的默契,信任和毫无顾虑的付出, “就像我回到学校,跟家人在一起一样。”说着,倪妮把上半身用力地从椅子上拔高,像是那块温暖就盘旋在头顶,她想再伸手抓一把似的,眼里也蒙上了浅浅的水雾。

“这就是我向往的艺术,也是我欣赏的,我觉得整个艺术大环境就应该是这样的。”她说,那一种可贵的平等和尊重,也是她心里的一片桃花源。

在倪妮眼中,舞台剧、电影和电视剧从本质上是没有差别的,“因为表演就是一颗心,我就是要真诚地去感受,让这个角色长在我的身上,让自己卸下负担和压力,感受它的悲喜和疼痛,才能够走近它。”在倪妮的意识中,与角色的相处就像是同朋友度过的每一个朝夕,“我对待表演的态度一定是非常认真、严谨的,因为自己偷懒而造成第二天工作上的失误,或者说耽误到别人的时间,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

倪妮 | 时隐时现

倪妮

倪妮愈发察觉到自己投入集体之后,感受到的安稳与力量,特别是今年经历了一些变动后,她开始充足自己的工作团队,从前在琐碎事务中好“偷 懒”的她,必须站出来了。

“以前总是会对团队的意识比较模糊,自我意识可能过盛一些。”而现在的倪妮在意的是团队和自己之间那种密不可分的关系,她会更考虑周围人想要的生活保障或者说其他物质上的东西。倪妮尚且不知道这个想法的好坏与否,但也坚持说:“人不可能总是一辈子只为自己活嘛。而且我觉得人活着,让身边的人也可以过得好,其实也是一件让人觉得很踏实、很安心的事情,会让我觉得很快乐。”

“既然对演员能够苛刻,那是不是应该也可以给演员一些自己去创作的空间,或者说是更多的准备时间呢?”

倪妮 | 时隐时现

倪妮

安放

不久前,倪妮因为参与公益项目,得以去到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她看到了横在土地上的一条沟壑。听当地人讲,近十年前的地震后,这条裂缝其实更深更宽,能容下一个人站在当中,而如今它已经慢慢地“愈合”了。

“我以前是一个非常理想主义的人,但现在可能没有那么理想主义了。因为我觉得理想主义……”

“是有局限性的是吗?”

倪妮 | 时隐时现

倪妮

“可以这么说,理想主义是有局限的。其实两个都有局限吧,我现在的想法是能够把两个结合。但其实作为演员不太理想主义的话,我觉得也很难很难做。”倪妮回答。

“我会问自己,我现在要什么,在意的是什么?是我的商业价值和我所热爱的表演间如何做到平衡,并且彼此不耽误。或者说我现在先重一面,那另外一面的折损,我是否可以承受相应的代价?”

她得出的结论是,任何被视作商业价值的本领,应该是“业务能力及作品外,其它的都是衍生品”,倪妮眼中的自己不是一个会安于现状的人,而是一定会不断找寻突破口。“所以在这个年纪我就会为自己的今后打算,而不要重复,七八年前的自己,凡事都得靠自己。”

当现实世界与精神世界发生冲突时,反而会激发出某种生命力,它是时间与经验的叠加。而立之后的倪妮正处于选择的关键时刻,她希望自己能够走得更远,更重要的是,可以发现最本真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