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 | 天真有邪

成熟不意味着一种规则、一种模式,杨幂的整个青春期都在横冲直撞;但在她的认知里,生命中没有傻事儿,也不会有傻事儿,只有某一个时期、某一个阶段去做的酷事儿。她的成熟,自然也是在某一个时期、某一个阶段,有不同的样子。

杨幂 | 天真有邪

杨幂

“猫为什么永远不喜欢喝自己盆里的水呢?”

杨幂在椅子上抱腿坐下来,饶有兴致地问大家。一分钟前,她在影棚里发现了一个小盆子,里面装着猫砂,于是开始跟大家分享脑洞:为什么这个角落会有猫砂呢?这会不会是种菜用的?猫会长途跋涉跑到楼上这个影棚里上厕所吗?它们好像总是特别喜欢喝奇怪的地方的水?

“不受嗟来之食”,带着大家你一嘴我一嘴“热议”了一会儿,杨幂想出了答案。

在她的生活中,有很多很多时刻像现在这样,是热热闹闹的、逗乐的、新鲜的、精力旺盛的、话不能掉在地上的。化妆期间,她一会儿给大家安利《奇葩说》,“薛老师跟刘擎教授那段真的好看,你们看了吗?超好看,都笑疯了”;一会儿关心热点,“热搜上有一个词,谁能给我科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吗”;一会儿又打开手机,挨个儿给房间里每个人看自己家的猫连续好几天睡在旅行箱里的照片。

杨幂 | 天真有邪

杨幂

她身上有一种制造快乐的能力,总能给自己、给周围的人哄得高兴。不管大世界怎么运转,她总能在切切实实的生活琐事里找到乐子。

刚刚结束的一年里,因为在家的时间久了点儿,她对厨艺产生了极大的热情,光是“番茄浓汤”这道菜的做法,她都能兴高采烈地分享给大家,怎么从那么多教程里找相对靠谱的视频,视频里都放了什么样的食材及比例如何,自己做出一道全是醋味的失败的汤是因为什么。周围工作人员觉得神奇,一个两年之前刚会用外卖App的人,自己点餐都困难,突然间就会做饭了—她会时不时地在大家的群里扔一大堆链接,链接里是她挑好的原料,想要做这道菜的人可以直接买。

如果你问她生活热情的来源,她会说突发奇想,人生中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想做就做。一路以来,她身上保有女孩任性的、自我的、热情的、天真的特质,在时间里酝酿出女人随性的、自在的、热忱的、笃定的特质,让她轻巧前行,见招拆招。这何不是一种聪明的选择?

快乐幂

开心只需要“幼稚”的招数

杨幂 | 天真有邪

杨幂

杨幂的快乐带着点自顾自的模样。这种自顾自是说,它和此时此刻,她在哪里,做什么样的事情,并没有太大关联;好吃的餐厅、好玩的K歌房,对她而言都毫无吸引力。怎么能高兴呢?她说:“自己待着就特高兴。”

之前,在银川拍的电视剧《谢谢你医生》,是她去过最苦的片场,风又大又冷,四下荒野,羽绒服完全不顶事儿,几天时间,她脸都被吹裂了,收工回去,泡个澡、敷个面膜,她就又开心起来。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段“苦事儿”,要不是身边人提醒,这段经历早就被丢一边了。

杨幂 | 天真有邪

杨幂

苦不会影响到她的快乐,狼狈与失败更不会。再衰的事儿,发生在她那儿,也会成为乐子。前几天,她去看电影,需要看健康码。她在寒风中伫立了半个小时,手都要冻掉了,电影开场二十分钟,她还在门口弄健康码,但是后来还是没有错过电影的精彩部分,进场前的小插曲也并未影响她的兴致。

她的自顾自的快乐也不会受到别人影响。“如果走进一个场子,特别丧……” “我会开玩笑说,你们都这么丧啊,怎么了,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她又忍不住开启逗乐模式。

“她不爱让大家觉得她心情不好,就是自己要很开心,”身边熟悉她的工作人员总结,“看到谁不开心,逗你一下,希望你也能开心。”有时候在工作场合,谁要是一脸阴沉,为工作烦恼忙碌,杨幂就会说“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吧”,你要是回答说“没空”,她会说“那等你有空了,我给你讲一个笑话”。

杨幂 | 天真有邪

杨幂

她也会用一些很“幼稚”的招数,比如从别人旁边走过去,她会假装踉跄说“你怎么绊到我了”,从这样的小事情上展开话题。她也会天马行空地给大家起各种各样的外号,比如团队里有人姓“覃”,她有时候会冷不丁突然叫人家“谭子”。“你会奇怪她的脑洞,每天都很幼稚,很好笑。”“谭子”说。

她的团队总是嘻嘻哈哈的。录节目的空当,大家会相互开玩笑,你戳我一下,我弄你一下。杨幂知道一个好笑的事儿,就会保证这一片儿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这个好笑的事儿。至于别的,她真的不太在意。有一次吃工作餐,团队里最不挑食的人都觉得盒饭太难吃了,完全吃不下去,但杨幂把一份饭几乎吃光了,问她:“不难吃吗?”她说:“难吃啊,可不是还要工作嘛,就吃这个吧。”那一刻,她也还是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