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冰冰 | 纯真抵抗岁月

出道24 年,世界对李冰冰来说依然新鲜,演技与经验日臻成熟,但她依然满眼好奇,摩拳擦掌,像一个探索者毫不犹豫地系紧背包,翻过群山,去那些还没去过的地方,把即将遇见的未知当作雀跃的理由。这份犹如孩子般的纯真在她那里,与其说是浑然天成的个性,不如说是一种无法磨灭的梦想,一颗时间也掳不走的心,是罗曼· 罗兰笔下那句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的英雄主义。

李冰冰 | 纯真抵抗岁月

李冰冰

好奇心是纯真的关键词

即将上映的好莱坞电影《巨齿鲨》里,李冰冰和杰森·斯坦森一起面对深海和巨兽,她饰演一个不惧危难的勇士。现实生活里,她对大海怀有恐惧,美丽的海平面下隐含着神秘,她并不知道那里会出现什么,在断崖峭壁前她也会觉得害怕。如何克服恐惧?这对李冰冰来说似乎不算难题,因为她还有另一种冲动,让这些恐惧都变得不足挂齿,那就是似孩子般纯真滋生出的好奇心!“我从来没有拍过海洋生物题材影片,觉得挺好玩儿,虽然确实恐惧,但我就是好奇。电影里有很多‘第一次’,我第一次在好莱坞电影里当主演、第一次演女性生物学家、第一次独自驾驶潜水艇……人虽然成熟了,但永远长不大的是好奇心。”

李冰冰 | 纯真抵抗岁月

李冰冰

好奇心,就像是纯真的关键词,以独特的词句雕琢出一个未知的世界,神秘深邃,吸引人不断探索。年轻时的李冰冰也曾偏好反复演同一类型的角色,现在的她更想试试那些没触碰过的新玩意,重复做烂熟于心的事情纵然可以得心应手,却似乎已经不再有意义。于是要寻求崭新的开始,只要敢于启程,就一定会遇到全新的自己,就像最近李冰冰通过了录取率仅为1.8%的湖畔大学的考试,这所由柳传志、马云等人创立的企业家学校,培养的是商业精英,而李冰冰成为其中一员,不是因为她在商业上多么“精英”,而是好奇心驱使她去探索这个她还不太了解的世界。瞬息万变的世界催生无数新鲜事物,“两天不学习就已经跟不上时代,我挺想去探索更多未知的领域。在这里读书的人,都是还在进步着的人,是特别优秀的社会人,我对自己说,不妨去那里学习,接触另一个层面的社会,了解我平时很少了解的东西。”这种抱着好奇心不以同一模样活到老的状态,是她对纯真的重新解读,不断刷新自己,敢于重新出发和接受挑战。

李冰冰 | 纯真抵抗岁月

李冰冰

对李冰冰来说,纯真不仅仅是拥有对未知世界的渴望,更要付出努力去实现对自己许下的诺言,一旦决定,就意味着全力以赴。就拿学习英文来说,她可以奉上一切业余时间来练习,会请一个外国助理每天跟在身边不停对话、会在上厕所时背诵墙上贴满密密麻麻的单词、会在刷牙的碎片时间里反复练习贴在镜子上的英文台词……从最初的一句不会,到现在的交流、采访、拍戏,都可以用英文完成。前不久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全英文访问持续三个小时,采访量大,并涉及专业术语,按理说应该需要三周时间来准备,而她当时只有一天时间。完成这个采访有难度,她没有时间完全记住全部的内容,就靠着这几年里积攒下来的英文功力临场发挥。

 

李冰冰 | 纯真抵抗岁月

李冰冰

纯真一点 别那么功利

“成熟”仿佛对所有人都提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要求,那就是要得体、谨慎,不能再犯傻了,否则就会被人笑话“很幼稚”。但在李冰冰心里,成熟和傻却不是对立面,纯真和幼稚也不是同义词。她觉得人不要想太多,想太多反倒更容易失去乐趣,错过生活的美妙之处。她自己时常会做一些傻事,不否认、不抗拒,欣然接受,因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也因为纯真的人,总是会有一点儿傻。傻,并不会妨碍一个人成熟。“我喜欢观察生活,喜欢发现美,但在北京20年,我今年第一次去玉渊潭。谢娜跟我住对门,她就老说我是中国最宅好邻居,平时根本不出门,可清明前,下着大雨大雪的时候,我居然跑去公园看樱花!我就是这种二傻子呀,不过决定了就去做,什么事都是这样,所以那天我特别开心。我在生活里就是爱犯二吧,犯二其实也是很勇敢的。

纯真的人会有一点与众不同,有一些属于他们自己的执着,他们很像一些特别的星球,以独特的、异于平常的轨迹运转着。坚持用纯真的眼光看外界,于是外面的景象也就不再错综复杂,而是显示出单纯直接的一面。对李冰冰来说,她的轨迹是用最适合自己的办法处理问题,实际上与外界相处这件事,没有必要沿袭别人的方式。她有时候是用感觉解决问题,不会按照既定的程式去做。“就像学英语对我来讲更像一种单纯的模仿,听别人怎么说,我就怎么说,听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种感觉,跟摩尔斯电码似的,一开始听着像一锅粥,过几个月每个字都特别清晰。比如虚拟语气,我们习惯把语法讲得错综复杂,还没开始就先被吓死了,其实没必要这样。”

李冰冰 | 纯真抵抗岁月

李冰冰

如果说成熟应对生活,是需要思虑得更加周全,那么纯真或许就是在告诉我们别那么纠结,别那么纠结到底结果会如何?李冰冰是这样的:一路保持开放的心,迎接周围的可能性,只要碰到感兴趣的事情,就先满足兴趣再说。不怕这个决定是错的,因为你在充满变化的生活里根本无法确定,什么样的决定才称得上正确。把步子迈往心之所向,而不是所谓的“正确的方向”。“学习对我来说倒没有很强的目的性,就是想试试看,不见得人生的每一步、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也不见得都会像电影里安排好了似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展开一段故事。生活中一切都是未知的,纯真一点,别那么功利,因为做任何事情不见得一定就能有回报。”

很多人在面对回忆的时候,希望拥有时光机重返过去、修复缺憾,因为遗憾似乎让回忆不够完整和纯粹。但李冰冰的纯粹不是修复过去,她更关注的是如何变化,要朝前看,用“升级”之后的自己打破遗憾,才能不被时间绊住脚步,要跳出时间,以旁观者的身份与其并行也好,奔跑起来超越它也好,改变自己,就像世界每天都在改变一样,如此才能守得住纯真。“遗憾什么时候都会有,这很正常,与其悲天悯人感到遗憾,不如就从现在开始好好认知自己,人生其实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说着‘明天我要改变哦!’下一个镜头就出现变化以后的自己了,我们在自我认知的过程中自然会产生心态的变化,心态变了,人也就新了。”

李冰冰 | 纯真抵抗岁月

李冰冰

怀有纯真的心 感受由衷的快乐

在时间过去后还拥有纯真之心,对追求纯真保有持续的动力,这并不来源于刻意去维持某一种纯真的状态,或者说纯真应该是一个人仍然对自己怀着一些“不满意”,还有要去做更多事情的必要性,以及一直有改善自己的愿望。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情,李冰冰总是发现自己“还不够”“对自己还不满意”,也乐于做更多的努力去丰富自己。2000年,年轻的她被中华环保基金会授予了“绿色环保大使”,这份荣耀加身,让她非常开心,可心里其实又有一点儿发虚。她的人生里始终有心虚的状态,总觉得自己有太多方面做得不够好。“那天的情景历历在目,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感觉,突然被授予这个奖章,可心里明白我其实什么都做,但这却让我有了一种责任感,甚至是使命,在我不懂环保的时候成了环保大使,我更得去做点什么才行,于是就这么做公益一做就是18年。”

李冰冰 | 纯真抵抗岁月

李冰冰

骄傲的人格很难撑得起纯真,只有能看到自己尚且不足的人,更容易对自己有清楚的认知。直面自我,也是纯真的勇气。李冰冰完全了解自己是多么实在的一个人,她对即将要做的事情全然认真,以至于会很“心重”,会给自己一些原本不存在的压力。她能够做到的就是对自己负责,如果真的准备要去做一件事情,首先要说服自己,觉得自己是适合的,然后就要竭尽全力去完成,一定要对得起它。“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我不觉得自己能力很高或天赋很高,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好骄傲的,真正能让自己骄傲或自豪的,应该是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吧!就像《最强大脑》里的那些人,真是太厉害了,我希望我也能成为他们中的某一个人啊,那个时候我才能为自己骄傲吧。”

怀有纯真的心,不是为了最终可以得到什么,而是享受在纯真心态的过程中,它为你带来的快乐,这也是纯真最令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对生活感到由衷的快乐。年轻的时候,李冰冰想要做一个女老板,成为有钱人,那样就可以照顾家人,给妈妈治病,走到现在,“成为女老板”的心愿已经慢慢褪色,身份对她来说,已经不再是快乐与否的源头,重要的是拥有家人,并以最原始的纯真之心和家人相处,以此感受到的真实快乐。

“现在最让我快乐的是我对父母的爱的表达,以前我会有很多强迫的东西,现在我会改变和他们之间爱的方式,我发现爱和具体行为没有关系,并不是我给他们买东西,或者给他们洗脚就是真正的快乐,真正的快乐是你能感受到彼此的爱,感受到你正在拥有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