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俊 | 奔跑的轨迹

28岁的龚俊喜欢在做事之前把一切都准备好,他也知道,相比于“情理之中”,人生更多的是“意料之外”,他不想给自己设定过于宏大和具体的目标,尽量把每一步都踏出脚印,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争取做到最好。最近的他时常会反思自己,是不是可以变得更好。享受于喜欢的工作之中,他是幸福的。

龚俊 | 奔跑的轨迹

龚俊

这不是龚俊在横店度过的第一个夏天。今年雨水多,天气闷热,偶尔的一点儿凉风就显得弥足珍贵。“而且我们这次夜戏多,相对凉快。”他倒觉得这天气简直是种意外的福利,最近他正在拍摄《安乐传》,剧中的他扮演太子韩烨,古装戏常常有五六层戏服在身上裹得严严实实,还必须戴上极易引发过敏的头套,加上现场头顶密集的“炙烤式”灯光,“热”就成了一种必须扛过去的生理考验,而他早已习惯了这一切。

让他稍微感到为难的是不断在颠倒的时间。“有时连着几个大夜戏,第二天接着是一场日戏,拍完又是夜戏……倒来倒去,会有点儿缓不过来,导致有时候凌晨两三点还睡不着。”他的作息全跟着通告时间走,但会尽可能地保持规律,“如果第二天开工时间晚,可以稍微多睡点儿,我也会玩一会儿手机,但最晚拖到12点多,1点差不多就睡了。”

他没染上当代年轻人的“晚睡综合征”,也没有“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困扰。作为演员,保证第二天的精神体力是他对自己的基本要求。龚俊是个随遇而安的人,餐饮出行都没什么特别计较的细节,“条件如果能好点儿当然好,但我也无所谓,提前做好心理建设就行。”拍摄《你好,火焰蓝》的时候,为了更好地了解消防员的生活,他和消防员同吃同住,“我这人适应能力还挺强的,哪儿都能待得习惯。”

龚俊 | 奔跑的轨迹

龚俊

原本龚俊对睡眠有点儿小要求,不睡足八小时会头疼,在经历了2021年的飞速成长后,他的心理和生理习惯都在努力适应新的节奏。现在他的工作经常会出现连轴转的安排:凌晨刚从剧组杀青戏,立刻就要转去另一个城市录制综艺,路上几个小时的囫囵觉已经是所有的休整时间。“偶尔有假期的时候可以‘恶补’一下睡眠,工作的时候一定要保持认真和积极的心态。其实只要乐在其中,就不会觉得特别累。”

艺人时刻都要以最佳的状态示人,健身是他保持状态的方式之一。春节假期他在家多吃了几口,立刻就有了罪恶感,“想赶紧找个健身房锻炼锻炼。”那几天他和父母在外地旅游,年初二一早就恢复了健身。“父母挺理解我工作,也挺支持我,我也就在酒店的健身房跑跑步,一个多小时就完事儿了。”

他脸上一派理所当然的模样。寻常人觉得在难得的休息日好好歇一下再正常不过,在他这里,这样的问题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就拿吃来说,我的自制力非常强。除非实在是很饿,不然不吃就是不吃。”这种自制力并非与生俱来,他小时候贪玩,也沉迷过游戏,上了大学开始,觉得“要控制自己”,“得自己出去工作了,得自己去挣钱了,得自己去迈入社会了。”

龚俊从不会给自己设定过于宏大和具体的目标,走一步看一步,然后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争取最好的结果。他知道,相比“情理之中”,人生更多的是“意料之外”,一旦知道目标在哪里,他就把自己准备到最好的状态,心无旁骛地向前走去。

龚俊 | 奔跑的轨迹

龚俊

成长的标记

说起电视剧《安乐传》中的角色韩烨,龚俊的语速都加快了几分,“角色非常好,人物性格鲜明,剧本扎实。”韩烨是一国的太子,从小就背负了许多东西在身上,国家、人民,种种责任都让他无法轻巧地只关注自己的情绪、只凭自己的喜好做取舍,“一切都压在这一个人肩上,其实也是个很累的角色。”

在最开始的阶段,龚俊反复在为这个复杂的人物尝试新的演法,“有些时候可能过于活泼了,导演、编剧他们就和我说:太子,你得稳住。”越往后,他觉得越能够理解人物的内心,“他需要表现得非常沉稳,做什么事情都心里有谱。”他赋予了太子“三思而后行”的特质,“更多时候他都在听别人说什么,而当自己要表达态度的时候,都要经过反复思考才会说出口。”

接到每一个角色,龚俊的必备功课都是自己梳理对剧本和角色的想法。“看完剧本后,我会写每一段故事的梗概。编剧老师一般都会给我一些人物小传,我就会顺着人物的情感经历慢慢捋。”他常常拿着剧本翻来覆去看,每次都会把新生出的想法写在边上,“也不一定看,就是个加深记忆的过程。”

我问他,隔了些时间再看之前自己演过的角色是什么感觉?龚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傻。”他又重复了一遍,“太傻了。以前就是纯粹在为了演而‘演’,现在要感受剧本、感受台词、感受角色在不同情绪下的表达。”但他觉得不需要否认过去的任何一步,“每一部剧、每一个角色有成长、有进步就好。”

电视剧的拍摄往往不会真正顺着剧情的时间线进行,而是跳跃式的,龚俊已经习惯了这种“回溯式”的人物心路进程。他最在意的是更好地把握住人物的心理基调,“内心有,你的眼神才能透露出内容来,继而在表达上才有不同的层次。经验不够,心里对角色没有足够代入感或者对角色的了解不充分的时候,才只能苍白地‘演’,这是我现在的理解。”

龚俊 | 奔跑的轨迹

龚俊

比起现场和导演的沟通,他更喜欢在开拍之前与编剧多交流。“因为是他们创作的人物,所以他们会更清楚这个人物身上的细微东西。如果我还有一些不够确定或者想要一起商量的地方,就会先和编剧讨论,现场也多和导演、其他演员一起交流。”

龚俊不喜欢打“无准备之仗”。出去旅行,他都是那个提前做功课、把所有路线行程规划得清清楚楚的人,角色他更是要求自己必须提前做到心里有底。“没有把握的戏你是不可能演好的。即使是同一种情绪,每个人的反应都会不同,你不能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得了解角色会怎么做。”不过,有时候,导演会为了拿到一种“意料之外的效果”故意打破这种“准备好”的状况,强迫演员进入一种手足无措的境地,要他和角色一起进入某种未知的状态,来做最本我的表达。

我和龚俊聊起演员廖凡的经历:拍电影《邪不压正》的时候,明明之前只是说去看场地,姜文导演突然说就地开拍,毫无准备的廖凡看到递来的三大页台词,也只能硬着头皮背出来。“如果是我……”龚俊微微偏过头想了会儿,不禁笑起来,“如果导演要的就是那样的感觉,我也会这样上。只要作品好,我什么都可以。”

他很期待自己能够再进一步,可以和心仪的电影导演合作,姜文导演就被列入他的“梦想合作名单”里。“他的一些作品我以前第一次刷的时候没有马上看懂,得看影评。但我觉得他非常有想法,叙述故事的方式也非常有个性。”龚俊的阅片量很大,喜欢的电影会反复看,比如《星际穿越》,看了三遍还觉得不过瘾,但他“不求甚解”。“不是说我一定要感觉懂了这个导演我才能喜欢他的东西。同一个作品,一千个人心里可以有一千种理解,‘美’不需要有标准答案。”

龚俊 | 奔跑的轨迹

龚俊

做好当下

有时龚俊会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封面拍摄时,歌单换成了他最爱听的周杰伦,除了需要定格姿势的一刹那,他几乎可以全程都跟唱,宛若身在MV实景中。他会不动声色地捕捉到周围人的情绪,用自己的方法化解对方的迟疑或是犹豫—视频摄影师还在犹豫道具如何入镜的方案,他已经主动试了两三种花样,“近景远景你们不如都试一下。”他是个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似乎有一种与任何环境都能坦然相融的能力,这其中当然也有他能拿捏的主动权。

“初中的时候,老师说我智商很高,情商很低。我爸妈就和我说,做事情要多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思考问题。这些我都记得很清楚,到现在,我一直觉得应该多尊重别人的想法、多照顾别人的情绪,我是一个不喜欢让场面尴尬的人。”

对别人他可以体谅和理解,对自己,他只会尽量提高标准。他说自己“非常拼”的性格从大学的时候就开始了:一边读书一边兼职,明明还是个可以问家里要零花钱、尽情享受无忧无虑闲暇时光的学生,他却一心想要独立,靠自己挣得一个未来。“当时遇到了广告邀约,就想着机会难得,拍广告也一样可以上电视,可以让家里人看到,再者还可以挣钱,让父母轻松一点儿。”他为自己一本正经的总结笑起来,“或许就是到那个年纪了,周围的人多少也会对我有些影响。”

刚到上海读大学的时候,龚俊曾在五一长假时偷偷买机票回家。“一敲门,妈妈特别惊讶,说你怎么回来了?爸爸还在里屋看电视。他们是挺想我的,但还是会假装抱怨我浪费钱。”他说,那时的自己一直想凭借自身努力走到更远的地方去,“上学的时候父母也给我生活费,但我大四毕业后就一分钱都没再问家里要,我觉得不好意思了。当时拍广告也攒了一些钱,就自己买了个小车。”

龚俊 | 奔跑的轨迹

龚俊

他显然不是那个止步不前的人。龚俊说,即便当时刚大学毕业,但自己内心也始终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那让他不会为眼前的成绩轻易感到满足,而是始终攥紧了拳头再继续向前走。考大学的时候,第一年他报考了南京艺术学院,中途觉得实在没有把握,毅然决定复读一年,再次重考。毕业后,上海的广告业务日渐稳定,他却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决定来北京闯一闯,但开始并不顺利,遇到了不靠谱的项目和合作对象,年轻的他甚至曾有大半年接不到戏。

那些时候就好像人生的空白,他也慌张起来。万一努力没有结果怎么办?“你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是没办法,你只能做好自己,拿出最好的状态,然后听天由命。”刚到北京的那段日子他其实已经有心理准备,“谁没经历过这样的等待呢……当时是担心自己交不上房租,但我当时就是想去北京闯一闯,碰碰运气。回头看,还好自己做了这个决定。我是我们班上比较早来北京拼事业的,也算是运气不错,赶上了好机会。”

即使到现在,那种不安感也从来没有消失过,但他已经与它们相处融洽。“就算你拍得上戏,你也会担心后面是否有好的作品接上。现在我能接到一些不错的作品了,又会担心自己将来怎么转型,是否能被认可为实力派的演员……”但他不会被这些担忧困住,“我总会默念:做好当下,做好当下,做好当下。我是想拍电影的,还想拍更多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但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我得先把手上的作品做好了。”

被动性是演员的属性之一,他也生出过种种迷惘:是因为我还不够好,所以才得不到更好的机会吗?但这种质疑一闪而过。“成败天注定,机会来临之前,你做的只有等待。但你要为自己蓄力,要准备好一切,厚积薄发,我当时就一直告诉自己:坚持下来,扎实做好每一步。你会拿到更好的剧本,会有更好的机会。”

所有等待都值得,他终于成了今天你我看到的这个龚俊。

龚俊 | 奔跑的轨迹

龚俊

小火种

不久前,他密不透风的日程中终于有了一天的休息,他却主动和团队提出,说想把之前欠下的广告先完成了。从横店到上海,当天来回八个小时,他倒觉得挺有成就感。“我就不想把这个时间浪费掉,现在我还在事业上升期,我不能停下脚步。”

我和龚俊说起一个故事,身边一个朋友前阵子饱受情绪病的困扰,无意中看到他的作品后开始关注他的访问和活动,从他的乐观和开朗的性格里汲取到许多力量。

“太好了!”他深吸了口气,“听到这样的事情,我非常开心。能带给大家一些正能量或是一些开心的氛围,我觉得是件特别积极的事情。”或许有许多陌生人有意无意间从他的身上看到一些榜样的力量,能带给他们慰藉,对演员龚俊来说也是种意外的成就。“大家生活都挺不容易的,都希望开开心心的,我也希望自己和自己的作品都可以传递这种温暖,像是一个小火种,燃亮更多人的内心。”

比起前几年来,现在的龚俊变沉稳了不少,但他觉得自己和成熟还是有些距离,“大家公认我心理年龄比实际要小上几岁,我也赞同这个说法。”

他知道,生活有时候会给他一些意外的奖励,兜兜转转,失去过的机会或许会在某个意料之外的时机回来。大学的时候,他曾心心念念拍摄一个品牌的广告,终于等到一次平面拍摄的机会,他却身在外地,又恰逢暴雨,无法准时赶回,只能临时拜托师哥帮忙顶上。这个遗憾一直在他心里。如今的他,已经成为那个品牌的全线代言人。

“没人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我们能做的只是向前冲,你的努力都会被看到。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个,提醒自己,一直为梦奔跑就对了。”

摄影师:黎晓亮(ASTUDIO)/采访、撰文:六水/监制:李小鹏、暖小团/编辑:Roy / 策划:丁又夏、大雄/化妆:詹倩/发型:张博轩/服装统筹:黑黑 /造型助理:何欣悦/创意:王儒洁(ASTUDIO)/执行创意:李依荷(ASTUDIO)/制片:刘晶晶(ASTUDIO)/道具:小高、李剑杰/摄影助理:姜雨达、杨晨、阿紫(ASTUDIO)、王豪、梅肖

后期 : Lens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