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赫兰德 | 骄子

汤姆▪赫兰德 | 骄子

汤姆·赫兰德

幸运儿

有人总结过汤姆·赫兰德许下的愿望,发现他每每能美梦成真:蜘蛛侠是他从小到大的英雄,于是他成了蜘蛛侠;他曾说最想合作的演员之一是杰克·吉伦哈尔,在《蜘蛛侠:英雄远征》 中又完成了这个心愿。

“真的只能说,我太幸运了。蜘蛛侠是我最大的梦想,他们居然真的选中了我,这简直疯狂到不可思议!每拍完一部电影我都觉得离彼得·帕克更近一些,我也很好奇将来他的故事会如何发展,这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所以可以和他一起成长也让我充满了期待。”

“杰克·吉伦哈尔,我对他充满了尊敬。”他交叉起十指,在鼻尖上点一点。我问他喜欢杰克·吉伦哈尔的哪些作品和角色,他先是“huh”了一声,然后一口气报出一连串的名字,“太多太多了!《夜行者(Ni ght cr awl er)》、《囚徒(Pri soner s)》都是超级棒的电影,《宿敌(Enemy)》超级厉害,我也很喜欢《铁拳(Southpaw)》…… 还有什么?对,《死亡幻觉(Donne Dar ko)》、《十二宫(Zodiac)》……他拍了那么多了不起的电影! ”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他和杰克·吉伦哈尔要共同克服的最大难题在于,如何不在现场一直笑个不停。“第一次在拍摄现场碰面时,我们就要完成一个非常复杂的镜头,但我们立刻成了很好的朋友,简直心有灵犀。我想是因为我们开玩笑时会不约而同抓住共同的‘梗’,完全在一个频道上,结果就是一直在笑,傻笑,大笑。”他呼了口气,“他很有趣,我想我们应该会成为长久的好朋友。”

汤姆▪赫兰德 | 骄子

汤姆·赫兰德

他在Instagram上记录了不少他们一起在墨西哥宣传时的花絮和笑料。Instagram是他记录工作和生活中点滴最顺手的方式,在Vlog还未普及开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充分利用短视频。一年多前来中国宣传时,中国粉丝还能在微博上看到他的频繁更新,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有一天他的更新节奏就慢了下来。“这事儿说起来真是……我有一次登出了微博的账号,可是我想不起密码,就再也没办法登录回去。我需要有人帮帮我!这方面我真是一团糟,永远搞不清任何密码的问题。”

幸好Instagram免遭此罪,“我知道,我承认,我看Insta看得太频繁了。太、频、繁、了!我有点儿迷恋社交平台,倒不是一直会发东西,但我会忍不住一直刷。”他喜欢这种分享方式,在一个平台上就可以接触到世界范围内的粉丝(且看他每条内容下几万的回复量),“可以和他们走得很近,而且当你表达对别人的爱时,他们也会很开心。”

但他不看评论,“从来不看。我觉得看评论对我来说不一定是好事。”这也让他在选择发布内容的时候少一些顾虑,“我不会特别去想‘这个可以发这个不可以’这种。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人们可以发那些他们希望别人看到的部分,但我希望,我放在社交平台上的内容可以真实地反映和记录我的生活:这就是我,这些就是我喜欢的人和事。”

汤姆▪赫兰德 | 骄子

汤姆·赫兰德

在我们离开巴厘岛的半个月后,我看到了他剪辑的“巴厘岛回忆集锦”:他在海滩上炫耀式地一把抓住了拍摄中的无人机,也终于冲了浪、下了海。短暂的休憩之后是更高密度的行程,但看起来他比所有人都更兴奋地看到作品面世,迫不及待想和所有人分享。

“我已经在影院里看了《蜘蛛侠:英雄远征》,很喜欢。我很享受看自己电影这件事,也非常为它们感到骄傲。表演的时候我总是充满了自信,因为我总是会尽己所能,把自己的一切交出来、把一切潜能逼出来,特别是在尝试新的电影和新类型的角色时,从里到外你都需要那份自信心。我一直努力成为自己最大的粉丝,但我也是自己最严厉的批评者,我绝对会仔仔细细看自己的每一部作品,记笔记挑刺,然后从技术角度来分析,看看自己还有哪些地方可以做到更好,哪里可以进步。”

他的演员生涯当然不会只有“蜘蛛侠”这一个成功的角色,但可以预料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都会以“蜘蛛侠”来定义他、记住他。“我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应该不会是件坏事。至少人们会记住我,喜欢我的表演,也会把这份关注延续到我之后的一些创作中。即使大家很长一段时间还是把我认作‘彼得·帕克’,我还是会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