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女孩章若楠

对于年轻女孩而言,这个世界始终散发着令人好奇的魅力。在温州女孩章若楠眼里,温州人是一定要走出去的。曾在石家庄度过童年时光,在南北交融的环境中长大的她,从模特到演员,正一步步走向更大的世界。未来就像她灼灼的黑亮瞳孔,炙热而明亮。

温州女孩章若楠

章若楠

出生在温州乐清的章若楠,小学是在河北省会城市石家庄读完的。

那时候,她父母在石家庄做生意,也把她带在身边。和故乡乐清那种家家户户住得都很近、邻里熟络的气氛不一样,石家庄在她眼里是大城市。“以前很幼稚,觉得去过石家庄就算是去过大城市了,心里特兴奋。”

北方气候干燥,不少人爱吃辣,于是她也养成了爱吃辣的习惯,拍摄当天的北京足有三十几度,但她还是点了湘菜吃。跟味觉一起变化的还有她的口音,不久前一次坐车,司机问她和同伴,“你们是东北女孩吗?”

但她深深认同自己温州女孩身份:“我的长相还是很标准的温州姑娘。”她以南方女孩骨子里的灵秀为荣。关于温州女人,人们大多有这样的共识,“温州女人不同于北方女人的大气,也不同于上海女人的婉约。温州女人时尚、前卫、务实、敢想、敢闯,追求财富,爱做老板梦。”

章若楠确实如此,事业心强,明明觉得最近的工作节奏太快,却还是希望自己再忙一点;跟其他演员不一样,她把拼劲写在脸上,她说自己最大的梦想是赚大钱;想当老板,这事儿似乎是天生的。

我搜了搜她的微博,她最新更新的内容只有八个字:“夏天真好,有梦可做。”对于女孩而言,梦想成真是最甜的糖,章若楠的运气不错,从微博贴出几张自己的照片懵懵懂懂地入围了校花大赛,无数商家约她,她成了平面模特,再到被公司发掘,签下她成为职业演员,章若楠就这样一步一步实现了很多女孩们的梦想,从一个普通姑娘变成了明星。

她对自己接下来的要求是独立。“我渴望自由,我想独立,获得自由,让自己的生活变得轻松起来,努力去让自己变得更好,来照顾我的家人们。”

去往更大的世界,掌控自己的命运,这是女孩章若楠正在走的路。

温州女孩章若楠

章若楠

走他乡

北京立秋的第一天,天气从闷热潮湿陡变为晴朗清透。二环内的豆角胡同,满眼青砖平房,三轮车的吱吱呀呀声和蝉鸣相映成趣,生活气息浓烈。

按约定时间,我到达胡同里的四合院,那是一家漂亮的店铺,不大的院子树木森然、枝繁叶茂,今天的主角章若楠正站在坐北朝南的正厅里拍摄,被一小圈人围着,气氛不张扬也不排他,旁边几米的地方,就有坐下来喝下午茶的客人自拍打卡。

最先被她吸引的是店里的一只黑猫,看起来只有一两个月的样子,脚步还不稳,但与她一样,对世界充满好奇。猫始终关注着章若楠的一举一动,每当闪光灯对准她的脸,黑猫就突突突跑到门槛前,梗着脖子好奇望她,像是好奇的影迷。章若楠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冲到它面前,把它抱了起来。摄影师抓住了这个瞬间,用镜头记录了他们的合影。

那天拍摄之后,我们就坐在这个四合院里,她换上自己宽大的休闲服抱着一个抱枕接受了采访,身着几何色块拼接的校服一样的运动服,下身是运动超短裤,有时髦女孩对穿衣的那种漫不经心,其实又经过了精心的选择。

她不太习惯讲故事,似乎也没有太深沉的往事,她与我分享的都是自己一路成长的趣事,讲起这些来她眉飞色舞。我问她最喜欢的季节是哪个,她跟我说是秋天。“秋天穿衣服最好看。冬天保暖最重要,夏天又太热,穿搭上没什么新意,太单薄了,秋天不一样,可以好好打扮自己,衣服可以叠穿。”

你看,温州女孩就是这样简单务实。

外界对她家乡的印象是富有。“温州人在大家眼里都是商人,很精明的。其实是耳濡目染学来的,我们温州人的一个习性就是不愿意给别人打工。”从小父母带她在异乡打拼,赚钱为了让她过得更好。她自然被这样的环境熏陶,从小就想当女企业家。

与那只瞪着乌溜溜的眼睛偷看她的小猫一样,章若楠的童年也对周围的一切充满好奇:“那时候的我有点儿羡慕明星的生活,想知道她们的生活是怎样的,所以小时候也偷偷想着以后有机会可以感受一下做明星的滋味。”小时候,《还珠格格》是她必看的连续剧,她心目中的大明星是赵薇。

父母对她很好,小时候母亲很爱打扮她,漂漂亮亮的小女儿抱出去,人见人爱。但在石家庄上小学后,妈妈反而要她穿得朴素一点,“跟别人不一样,我妈有点儿穷养女儿的心理,她跟我说:在异乡谋生,不要太张扬。”

“我妈蛮女强人的,一直教导我说,女孩子一定要独立自强,要有自己的个性,要能扛得住这个家。”因为有这样的“虎妈式教育”,章若楠说自己始终觉得自己“志不在温州”。

去外面的世界哪有那么容易,这意味着一定要独立。独立当然会更辛苦,但她不怕。“我觉得拼搏的感觉太爽了,至少我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如今,当年那个有梦的温州女孩做了模特,又摸爬滚打地做了演员,走了一条几乎所有漂亮姑娘都羡慕的路。

“我不能说不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不然像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条路足够梦幻,她却不爱做梦,“太多惊喜未必是好事。我还年轻,我希望自己能慢慢来,一步一个脚印走稳了。一直在往前走就对了,摔倒了也不怕,爬起来继续呀。”

温州女孩章若楠

章若楠

不怕被贴网红标签

章若楠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18岁时她跟同龄女孩一样,爱拍照爱漂亮,于是大学就成了淘宝模特。

对这段经历,她并不回避:“我不怕被贴上网红标签,因为我觉得这没什么,那是一段我现在还经常回忆的日子,我也在用自己的方式靠近自己的梦,在为自己的生活打拼,而且我过得很快乐。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走同样的路。”

那是2015年,20岁在杭州上大学的她很爱拍照,经常在微博上发一些自己的写真。后来有同学推荐她去参加校园美少女大赛,她就发了一张带自己照片的微博,最终她竟然入围了校园美少女大赛30强。

机会就这样来了。

有商家找到她,请她做模特。她开始做起了功课,第一步是了解商家店里的东西,然后决定去试试。当时的拍摄在北京,妈妈陪着她一起,拍了两天,她赚了人生第一笔钱,5000块。她没给自己什么犒赏,回去就继续念书了,从此,她的人生进入了新一页,工作源源不断。

如今章若楠还会偶尔想起那段日子,白天忙一天,收工后大家在杭州的街头一起吃小龙虾,每个人都戴着手套,不能玩手机,就多了很多交流。

这份工作也让她接触到了更大的世界,有的拍摄带她去国外取景。她最喜欢巴塞罗那,“很舒适,景色美,吃得也很舒服。”

后来有一天,她收到一封私信,是电影《悲伤逆流成河》的官方微博号发来的,对方自称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希望能邀约她来出演这部电影。

她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怀疑这是骗子,也没被吓到。“我是个很大胆的人,我爸爸一直教育我女孩子要胆大心细,我没有怀疑人家,毕竟那是官微账号,但我会跟自己说,做演员是个新的挑战,你需要多去了解一下这一行。”

她很久没回复那封私信,其实是在挣扎,反复思考要不要打破现在这样的舒适圈。“我当时担心我这样直来直去的性格会不适合娱乐圈,生怕自己会失望,也怕搞得太复杂,最终大家都不开心。”章若楠当时的收入已经足够她养活自己,她并不排斥继续做这行:“我当时就想着做平面模特多积累一些经验,多学习经营理念,再转行建立自己的品牌,毕竟我的理想是做个女企业家嘛。”

机会却锲而不舍,剧组见她迟迟不回复,又通过身边的朋友找到了她。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温州女孩章若楠

章若楠

毁誉都不回避

如今的新人层出不穷,牢牢吸引了观众的目光。出道几年,关于章若楠的评价她自己都会关注,对于夸赞和批评,她都能泰然处之。

“不要怪大家对我之前的既定印象,换成别人也会觉得都一样。一个网红嘛,拍戏会有多厉害?长得还不错而已。”她快人快语,“人家说得也没错,演戏这件事真的是要一部戏一部戏地打磨才行的。”

第一次拍戏,是跟郭敬明合作的电影《悲伤逆流成河》,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一场坠楼的戏。“第一部戏,我还不太会表演,又要当那么多人面哭,我努力半天还是哭不出来。那场戏拍了一夜到天亮,最终小四陪我一起坐下来,说了很多打动我的话,让我有更多的共情和代入感,导演再喊开始的时候,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章若楠说,在最初的阶段,她还不太适应演戏。

“那时候觉得表演是一件让人感到骄傲的事情,刚入这行经验少,又拼了命想要做好。我这种自尊心很要强的人真的很挣扎,觉得是不是自己不适合?

是不是自己没天分?”从小积累下来的信心像是一个气球一样飘忽上空,差点被吹走,初出茅庐的章若楠能做的只是拼命地拽着它,奋力奔跑。

如今,几年过去,若干部影视剧拍下来,她觉得自己不一样了。

每部戏对于年轻人而言都是历练,章若楠总是觉得,无论角色是大是小,都能让她有所成长。“其实我不会太奢求大家能够觉得我有多好,至少对演员章若楠这个身份的认识能有一些改变就足够了。”

她还是保持着进入每个剧组的最初几天都有点儿蒙的习惯,在新的工作环境里,头几天身体和心理都在适应新的角色。但与之前不一样的是,当灯光和镜头对准她的时候,她能有更自然和真实的表达。关于角色和台词,她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她跟我讲起与许光汉拍摄电影《你的婚礼》时的一场戏,导演认为她的角色不必用哭宣泄情绪,她站出来,以一个女孩的心理状态分析当时的角色状态,成功说服了导演,最终那场戏拍得十分顺利,大家都满意。下了戏之后她还是反复想那场戏,“我突然找到点窍门,觉得演员的创作也没有那么难”。

在那之后,她发现自己似乎不再畏惧在镜头前表演自己的情绪。这确实是个让年轻人为之欣喜的行业,做演员,就相当于你有机会用三四个月去经历一段新鲜人生。章若楠看着我的脸:“像我现在跟你坐在一起,去观察你是一种什么状态,以后需要我演一个记者的角色时,我会想到你”。

夏天的尾巴上,温州女孩又要启程去新的剧组体验人生,这次她的角色更不一样。她说,如今她的希望是观众可以觉得,她一直在角色中成长就对了。

灼灼的黑亮瞳孔

上一部戏杀青之后,章若楠趁着在上海工作的间隙去逛了逛迪士尼,她说:“这算是又一部戏杀青的自我犒赏。”

迪士尼真的是每个女孩的梦幻乐园,章若楠说她喜欢这种有童心的地方,跟大多数女孩一样,她也会给自己拍照,在游乐设施上面尖叫大笑,像是又回到了童年。

从小就胆子大的她喜欢玩惊险刺激的项目,不用进组的时候,她也喜欢玩漂流。“太酷了,景色也美,若是能正好赶上日落就最棒了,可以拥抱夕阳。”

之前她在剧组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正在拼一款迪士尼城堡的乐高,现在问起,“哎呀,不说了,哈哈。”四天重场大夜戏让她根本没法分心,只能搁置在一边,“打算把它带到下个剧组接力。”

旅游的时候,除了疯玩,章若楠说自己也会静下来去观察这个世界。“有时候我喜欢透过窗子看外面这个世界,看车水马龙,我就想,我们真的太渺小了,我们身边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在这个城市里奔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往事,这样想,是不是觉得生活本身就是一个神秘的剧本,咱们每个人都是主角。我还是会好奇每个人的生活会是什么样,还是会去偷偷观察身边的每个人,就像他们也会好奇我这样一个普通的温州姑娘一样。”

23岁的女孩,新鲜而无畏,小鹿一样奔袭在人生的平原之上,未来就像她灼灼的黑亮瞳孔,炙热而明亮。

摄影:张亮 /采访、撰文:细补/ 化妆、发型:卢明悦/ 编辑、策划:暖小团/服装造型:傲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