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磊 | 由 被迫 到 自迫

尽管对小时候的吴磊来说演戏是一件懵懂的事,但所幸他渐渐对此有了感情,也不断催促着自己成长,成为自己崇拜的强者。他喜欢自己“能够热爱”的力量,并希望它一直存在。

吴磊 | 由 被迫 到 自迫

吴磊

刚过去不久的假期,吴磊过得不错。在外独当一面的青年,回到家,依旧是父母长辈眼中的孩子。尽管他们同吴磊一样,感受到了成长所带来的改变。“ 上大学了,大家也都会觉得我已经是一个大人了,” 他的意见和选择得到了更多的尊重与采纳,“对我越来越放心了。”吴磊说。

吴磊 | 由 被迫 到 自迫

吴磊

他不是我,但我是他

不可否认,是镜头记录下了吴磊绝大部分的成长历程。

2005年,5岁的吴磊因出演《封神榜之凤鸣岐山》的“哪吒”一角而正式跨入演艺圈,那是真正意义上属于吴磊的第一个角色,同时也是他主动争取来的。

“Action”和“Cut”是吴磊记忆中关于童年的声音。那时候这个声音对他意味着“要开始演戏了”。回忆起电视剧《神雕侠侣》中的少年杨过,吴磊说那是他第一次有自主意识,在角色的框架内进行最大限度的发挥,他至今都感念彼时导演对于他的尊重与鼓励。“能选到一个让自己感到非常开心的兴趣班,我已经很幸福了,”

他的朋友们在学舞蹈、古筝、钢琴或者小提琴时,吴磊觉得表演和这些没有分别,“虽然我是被动被带到剧组,但在剧组里的日子都是很快乐的。”吴磊补充道:“ 我从小都没有讨厌过演戏。”

吴磊 | 由 被迫 到 自迫

吴磊

当年扎着两个辫子,脸蛋浑圆的小哪吒,转眼成为了少年将军杨平。在导演张艺谋作品《影》中,吴磊作为演员的成长,已经是清晰可见的了。电影的纪录片里,吴磊一次次摔在地上,血和泥混杂在一起,是分辨不出的一片黑。杨平手中的大刀,“刀刀见血,刀刀就是命”,那把 “刀”在吴磊手中,也变得越来越沉。“ 人不可能一辈子都演小鲜肉。” 吴磊在镜头中表示。在电影末尾,杨平和父亲驻守的境州失守,杨平如利刃出鞘,拼尽全力,而在现实世界中,吴磊的道,也只有自己可以守。

他想起自己饰演的另一个少年武者萧炎,“《斗破苍穹》的结局,没人知道萧炎最后怎样了,包括我自己。虽然那个时候和观众一样希望得到答案,但其实内心还是有点小得意,因为我知道大部分人都会看得一头雾水,也挺有意思的。”

他似乎从未想过干预角色的生命,因为他觉得自己与角色的关系就是“他不是我,但我是他”。吴磊同样意识到,演员从来不是靠着一己之力完成工作的职业,即使竭尽全力也会偶尔留下遗憾。“有时候因为一些小事就会影响到某场戏的质感,比如偶然走了下神,甚至因为自己今天没有吃中午饭,或者有点拉肚子,反正拍戏的过程中会留下很多美好的瞬间,也会留下很多遗憾,这是每个戏都会必然遇到的事情。”吴磊并不回避对于角色的遗憾,他想尽量避免。

“三百六十行,每做一行,都可以体验到那一行的艰辛与乐趣。” 做演员,给了吴磊很多可能性,对他来说,每一个剧本在脑海中都是一个世界,“我知道它是假的,但我也知道它是真的,因为这是一个我十分相信的角色和世界,怎么说呢?假的活人,假的真事。”吴磊说。

“ 所以这是一个会消失的现实世界?”

“可以这么理解。”吴磊回答。

吴磊 | 由 被迫 到 自迫

吴磊

决定权一直在自己手上

在吴磊的生活里,有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消耗在了路上,以“小时”为计数单位。“想睡也睡不着,想思考点事情,头脑又困得不行。” 在路上的时间对吴磊来说,“有点尴尬。”所以当被问到如果可以拥有超能力,会希望它是什么的时候,吴磊脱口而出“可以瞬间移动”,当然,不仅是超能力, 吴磊还希望自己是一个“ 会瞬间移动的野人”,“没有理想世界,只有理想生活。” 他补充道。

见到吴磊的前一天,他从米兰飞抵北京。在预计超过5个小时的拍摄之后,吴磊将即刻赶回剧组,他的时间表排得密密麻麻,能从当中透口气的时间几乎没有。显然,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节奏,疲惫也不会时常出现在他的脸上。事实上,从更早以前开始,吴磊的生活就已经在主动与被动中平衡着,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决定权其实一直是在他自己手上。

对于拍摄Vl og这件事,吴磊一开始并没有那么适应,“ 其实录的时候,心里可能会有一点小烦躁,甚至面对前置镜头会觉得自己有点尴尬,但从后往前看,出来的东西还是挺有趣的,我也能够通过那个视频,再次感受到当时的心情和心境,怎么说呢?过程也许带着一点点小情绪,但结果是美好的,我自己也是满意的。” 于外界而言,对于吴磊的生活,又得以多了些了解。2019年1月16日,吴磊发布了一支Vlog。尽管感冒,但经过短暂的“挣扎”之后,他还是在清晨6点从床上爬了起来。当天的工作将于两小时后开始,可谁承想,就在这个空当,吴磊却选择去了健身房运动。“我现在做的每一件事,要说迫,也是自迫。”没人可以逼迫吴磊做他不想干的事情,“算是自己喜欢的,所以说还挺幸福的。” 此刻,镜头里吴磊的手臂线条清晰,仿佛是为他的自律,做着沉默而有力的证明。

“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就是我的工作。” 吴磊能做的,就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做出尽可能令自己满意的选择,至少目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