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霆 | 一路走来的收获与成长

在内地工作五年后,北漂青年陈伟霆的生活大变。日程太满,机会越来越多,不敢说出口的美梦都成了真,预想不到的变化也大多是好的,男孩到男人的过程中收获满满。农历新年前,他出现在米兰,参加了杰尼亚的时装秀,也和我们聊了很多这一路走来的收获与成长。他说:他想让连续五年的长途冲刺告一段落,他要停一下歇一歇,再继续闯荡。

陈伟霆 | 一路走来的收获与成长

陈伟霆

陈伟霆又不能回香港过年了。今年,他将第三次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

大年二十八这天上午,陈伟霆的日程表上罕见地没有工作安排。11点开始,他和经纪团队的同事们一起吃团年饭,派红包,分发礼物,在三个小时的相互调侃和笑闹中互赠了新年祝福。

下午2点,陈伟霆动身前往央视演播厅,参加央视春晚带妆彩排。在车上,他的心情很好,聚餐后的兴奋劲儿还在胸口,后天晚上的春晚表演也令人激动,转眼到了大年初一,他就能回到香港的家中,姨妈、舅舅会领着自家孩子齐齐来到身为长姐的陈伟霆妈妈家拜年,之后的每一天,陈伟霆要跟着妈妈按排行依次去一家家拜年,各家的菜式不同,送去的年货不同,但天天都是这一大家子人围坐吃饭、搓麻、谈笑。

陈伟霆喜欢这样的春节模式,他已经五年没有享受过了。在香港,只要未婚,一律属于“收红包的”。同时,他还没有被催婚的烦恼,哥哥姐姐各有两个孩子,四个乖孙把陈妈妈哄得心满意足,让陈家的小儿子暂且安心享受春节的欢乐。

他更期待的恐怕还是年后至少一两个月的假期。2013年来内地拍戏至今,陈伟霆从没连续休息超过一周的时间。一张弓拉到满弦近五年,该松一松了。

陈伟霆 | 一路走来的收获与成长

陈伟霆

刚闯荡内地时, 陈伟霆发现:经纪团队的每个人一提到“央视春晚”都是那么郑重。从他们的神情中,他能感觉到,大家有多盼望他登上春晚舞台。

小时候,他在香港收看不到央视春晚,只看到新闻中说“成龙今年去春晚表演”,“哇,成龙大哥,国际巨星,要上春晚,新闻都要报道,那一定是特别荣耀的一个舞台。”

现在,陈伟霆第五年进入央视一号演播大厅,去后台的路线、洗手间的位置都熟门熟路。彩排的间隙,几个伴舞演员过来对他说:“已经连续五年在这里见到你了。”

2015年,他第一次来到这里,参与央视春晚排练直到腊月二十九,收到“节目取消”的通知。第二年又收到央视春晚邀约,他在剧组拍戏时受了伤,无法上台。接下来的两年顺顺利利,陈伟霆如约出现在年三十的电视屏幕上,喜气洋洋地陪观众过大年。

央视春晚的直播流程和彩排几乎毫无差别,但陈伟霆每年听到“直播开始”都会紧张——他体会到“春晚”的意义了,这是一场全球华人的大联欢,登上这个舞台是一种“认可”。在央视春晚的后台,他看着每一位歌手、舞蹈演员、小品演员、相声演员、杂技演员等待上场,很多老前辈,很多小朋友,还有不同肤色的国际友人,陈伟霆也是其中一员。

对他来说,这是并不多见的体会。一年到头,他在工作状态下感受到的大都是“所有人围着我转”,从演唱会后台、剧组化妆间到商业活动现场,主角都是他。央视春晚后台的氛围截然不同,“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无论咖位高低,不分男女老幼,“我就是他们一份子”,在这个庞大的群体中,他发现自己的渺小,同时也感觉到温暖。

有天,他问一个见了他五年的伴舞演员:“你们每一年都不能回家过年,会不会想有一年可以回家过年?”“当然想啊,我每一年都会想妈妈,但是如果我妈妈知道我能上春晚,她肯定宁愿我大年夜不回去,也要在电视上看到我。”

事实上,陈伟霆当年决定出道的动机也是“让妈妈在电视上看到我”。16岁,他在念经济,觉得课业“好闷”,还是跳舞过瘾。可是,全家人的反应都是:你?跳舞?有一天,机会来了,他要为郭富城伴舞,电视台直播,这下可以让妈妈看到自己跳舞有多帅了。当晚跳完回到家,他才得知,伴舞团三十多人,没有一个镜头给到自己,妈妈根本没有看到他。

憋着一口气,他接连参加各种比赛,只求得到在电视上露脸的一刻。2003年,全球华人新秀香港区选拔赛颁奖夜,冠军是18岁的陈伟霆,他站在舞台和镜头的C位,被欢呼声和闪光灯围裹,签约明星云集的英皇娱乐,风光出道。

“很久之前,我还是个素人的时候,曾经遇到一个路人夸我,他们并没有走近,只是远远地指着我,一个跟另一个说,你看那个男孩,他真的很有型啊,像个明星!”陈伟霆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人用“又帅又有型”来夸他,“也是那次,我才想,也许我也是可以做明星的。”

陈伟霆 | 一路走来的收获与成长

陈伟霆

一开始,陈伟霆也不明白“去内地拍戏”的意义。2013年春天,陈伟霆收到一个紧急邀约:有一部古装剧在横店影视城拍,其中一个男配角的原定演员因故来不了,但该剧一两周后就要开机,你愿不愿意来?

那是陈伟霆出道的第十一年,“出道即巅峰”“万年新人王”像魔咒尾随着他。闪亮入行之后,先是熬过了无声无息的三年,然后加入Sun Boy' s组合,一年后组合又解散。他独自去美国苦学了四个月舞蹈,回港以唱跳歌手身份单飞,发行个人专辑,几乎拿遍了当年的香港音乐类新人奖。彼时他已入行五年,正欲大展拳脚,又赶上亚洲金融危机,演出机会锐减。无奈之下去拍戏,但是几年过去,他始终在边缘人物和配角位置上打转。接到古装剧《少年四大名捕》邀约时,陈伟霆在香港并没有多少工作机会。

敲出上面一段字的时候,我也在替这个年轻人捏一把汗,他无疑是有勇气的。之于风云变化的娱乐圈,时间就是金钱,陈伟霆之前几年看似与成名擦肩而过的经历,尽然都成了他之后一举成名的积淀。

要不要去内地拍那部戏?没有太多时间供他纠结。他去问过前辈,得到的建议是:“如果你觉得那是个机会,就去。”他又去问在横店闯过江湖的摄像师,对方说:“你要去横店啊,据说去那里拍戏会很辛苦。”在摄像师的描述中, 他知道了横店很大,想玩又没有地方可以去,人很多,冷的时候特别冷,热的时候又闷得不行,甚至洗澡都没有热水。

听起来很恐怖,但眼下刚好有机会, 那就走吧。

抵达横店的第一天,陈伟霆毫无安全感。一路上,他完全听不懂国语,更不会说,也没有专属司机,出门无法问路,想吃饭不会点菜。一个人到了宾馆,果然简陋,只有两瓶纯净水,服务员也找不到,健身房也找不到,哑铃都不知道可以去哪里买。他茫然待在房间里,突然想起来,冲进卫生间打开淋浴,谢天谢地,有热水!

第二天凌晨就化妆,第一场戏他就被吊上了威亚,在屋顶上飞来飞去。那是陈伟霆人生中第一次吊威亚,第一次穿古装,也是第一次见到几百人的剧组。在香港,他没有参与大制作的经历,没想到这部内地古装剧的规模这么大,所有的第一次一股脑儿地扑过来了。

还好, 同组有工作人员来自香港, 他们将闯荡横店多年的经验倾囊相授,教陈伟霆说国语,收工后带他去横店的港式茶餐厅吃饭,去羽毛球场运动。很快,陈伟霆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他发觉“横店其实是一个好地方”。

在横店那个宾馆房间,他一待就是8个月。《少年四大名捕》还没拍完, 香港同事就跟他聊到了一个新的电视剧项目,里面有一个“大师兄”的角色, 人物很适合陈伟霆,问他愿不愿意留下来继续拍。陈伟霆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反正我又没事做,OK啊。”

当时,陈伟霆对内地影视市场的了解为零,甚至还要暗地里天天练习普通话。他没有预料到,这部《古剑奇谭》会将他推上人气高点,启动演艺事业的加速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