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拓哉 | 我喜欢现在的距离感

木村拓哉 | 我喜欢现在的距离感

木村拓哉

“在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的时候,就当是上天赐给自己的一个长假。不必勉强冲刺,不必紧张,不必无谓地努力,一切顺其自然,人生并不是每个时候都在冲刺的。”

—《悠长假期》

大海,对木村拓哉有着悠长假期般的意义,是他所构建的世界里不可缺席的存在。爱上冲浪,在他看来,只因为“海是一个可以让人重新出发,回归零点的地方”。

大海带给了他灵感,也激励着他用力前行,喜欢海洋的人,多半是纯真的,他在散文集《开放区》里写下过这样的感悟:“ 在海里冲浪是在吸取养分。和那些海里的人关系又是极容易相处的,海里玩浪的人一般来说热烈激情占大部分,虽然他们会常为互争一处浪头而争吵,但吵过之后5秒就是朋友了。”如果说冲浪是木村拓哉后天激发的兴趣,那他对鲈钓的喜爱便是从小形成的爱好。20世纪90年代在日本逐渐兴起的鲈钓热,如果没有他的发言,可能至今仍然是一项“老头乐”户外运动。

木村拓哉 | 我喜欢现在的距离感

木村拓哉

乘着大自然的力量在海浪里驰骋,一接触到水,他便能感受到平静和谦逊。“我非常喜欢冲浪,所以偶尔会想象下一次身处在一个温暖的环境中,关注一下今天的浪有多高之类的情景。”那片海仍然让他着迷,他也仍然记得年少时父亲为了教会他游泳推他下海的训诫,“什么都不自己尝试去做,当然不会。只要你去做,就能做了。”所以,他酷爱大海—暖海冲浪,感受海风的抚摸与速度的刺激;冷海鲈钓,享受独处和无禁忌的思考。

木村拓哉 | 我喜欢现在的距离感

木村拓哉

现在的他皮肤黝黑,是阳光和海水在他的脸上留下的痕迹。木村拓哉直言“自己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像冲浪、滑雪等运动,当他沉浸其中,便心情舒畅。“我会根据不同的心情来选择相应的运动,来缓解自己的压力。”他善于在运动中汲取经验,“我会突然有一个‘会了’的瞬间,或许会有天时地利的因素,过后我会把要领铭记在心,以同样的感觉继续下去。”

作为超级偶像,大多数时候,木村拓哉不认为自己是特别的存在,“我没有想过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去做些什么,我不想成为特别的存在,也不想被别人认为有多特别。不过如果出国坐飞机,一定要出示护照的时候肯定会暴露身份,所以我可能想试一试能够自由地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