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启鸣 | 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情绪不再饱满

采访当天,他刚到横店,上一部戏《瞧一桥》杀青还没超过半个月,他的新戏《显微镜下的大明》就快开拍了。一大早从北京出发的飞机,到酒店之后就被屋里的蟑螂吓到惊魂未定, “坐立难安、如坐针毡、如芒在背”,费启鸣怕虫,描述起“蟑螂恐怖事件”的时候接连不断地说着成语。

费启鸣 | 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情绪不再饱满

费启鸣

“少年气”是多数人对费启鸣的第一印象。抖音爆红的时候还兴戴大框眼镜,嘴总咧着笑,“少年气”的热烈和飒爽,在与他的交谈中就能感受到:开朗话多,容易与人相熟的性格,话匣子打开了就是天南海北。

外向的小孩自小就是被夸的,他很早就知道见了长辈是要叫人的,小嘴里讲出来的话就像是抹了蜜似的,身边亲戚朋友们老被他逗得心花怒放,“嘴甜”、“机灵鬼”这类的称号,他从小就听惯了,小脑瓜和小眼睛一转,调皮捣蛋的心思就出来了。小的时候老是闲不住,老喜欢往外头跑、玩闹,当时挨了不少揍,后来真到了没法着家的时候,又开始总想妈妈做的芸豆馅儿的包子,或是和朋友去庄河的路边烤串店来一些烤串,不聊工作,就纯粹地侃大山、听唠叨,自己的性子本就好热闹,回大连就是回到了“快乐老家”。

他从小跟着姥姥一块儿长大,对姥姥感情很深。姥姥去世之后,他很少主动和人谈及两人之间的事儿,他怕提多了情感会被消耗,多提一次就会少一分饱满和热烈的“ 热气”,他会有歉疚。启鸣这个名字就是姥姥给的,启字辈,又希望他“ 一鸣惊人”,老人的企盼是一方面,冥冥之中又好像带有一些预示。

费启鸣 | 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情绪不再饱满

费启鸣

2017年,抖音刚刚开始有声色的时候,他无意拍的视频突如其来地开始被争相模仿。每一则都有百万级的点赞量。他喜欢旅行,抖音视频走红的时候,他还在土耳其和朋友们毕业旅行。

费启鸣大学学的是编导,当时还在纠结应该就此开始实习工作还是考研的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关注度打乱了阵脚,但又好像是被往前推了一把。突如其来的关注让当时的他觉得有些“ 摸不清头脑”,“ 那时候想得少,觉得被这么多人点赞和关注也挺开心的,身边的朋友还打趣说,‘ 诶,你红了’,但我也没怎么太在意。”

路上开始有人认出他,他发的每一条视频都有高点击量和点赞率,“ 小奶狗”、“少年感”这些词儿在他的评论和私信里层出不穷,他开始有了很多之前他无法预想的机会。其中包括他上了全民综艺《快乐大本营》,这是他真正成为公众人物之后的一个开口。

“快本是我抖音之外第一个上的节目,上了之后,观众给到的评价给了我一个很大的落差。刚出来的时候,似乎所有人都在夸你,上了节目之后,就有人开始评价你和抖音上长得不一样,不戴眼镜不好看等等,很反差。”

费启鸣 | 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情绪不再饱满

费启鸣

在当时,还处在学生时代里拥有着自己稳固生活圈的他,没法接受这种落差是正常的。无论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还是东北男孩儿性格里的直接,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做一些反驳,反驳不过就会开始生闷气,闷气生多了倒也总结出了一些规律,跟现今正热的“ 有效化妆”一样,他也只再听取那些他筛选过后的“有效意见”。或许也是因为习惯了,开始将自己整个人360 度地展现在公众面前后,他找到了一种新的和公众评价的和解方式,同样也是一个新的、和自己的和解方式。

他的第一部戏《 我在未来等你》演的就是主角,接到角色敲定的电话时,他正在大连过年,“当时试戏试了三次,也一直没通知,我以为凉了,但没想到后来突然接到电话让我去北京定妆。”

爸爸听到的时候倒是很冷静,叮嘱他不要高兴得太早,演戏不是一件容易事。费启鸣心里也有数,高兴也忐忑,非科班出身、 KOL转型,外界的质疑倒是其次,处女座的他心里的“完美主义”是他要过的第一关,进组后的苦读苦练必然是少不了的。

费启鸣 | 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情绪不再饱满

费启鸣

最后该剧豆瓣评分8.4,对于新人演员而言是相当不错的成绩,其中也有不少观众对他的演技表达了赞许。他因为这部戏掉了不少体重,导演薛玲在戏播出后,公开评价费启鸣在剧组的每一天都是进步的,费启鸣则将其归功于团队,首次演戏就遇上了好团队,好导演,还能搭档老戏骨李光洁老师,“洁哥和导演,以及团队都帮了我非常非常多”——这是难得的幸运。

他刚杀青的《 瞧一桥》也是和前辈惠英红老师合作的,跟惠英红老师虽然之前就认识,但正式搭戏却是第一次,新人与前辈相处,局促是情理之中,在这方面费启鸣想得很开,他好与人交际,也喜欢向人请教,也不怕向人请教,“前辈们非常愿意跟我们去分享他们认为剧本可行的一些发展方向跟结构,然后我会综合起来去跟前辈们表达我的想法,吸取一些,让自己多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

“我想做演员”这个决定,在他演完第一部戏之后就变得很笃定。原本只是一场试炼,但让自己沉浸在角色里的酣畅淋漓的感觉,他觉得新鲜,也觉得喜欢。他本就是不喜静和安稳的人,不喜欢一个人吃饭,也不喜欢一个人逛街,演戏的时候可以在剧组和一帮子人生活在一起,还可以快速地在不同的人生里切换,这是作为演员的特殊福利。

费启鸣 | 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情绪不再饱满

费启鸣

“揣摩角色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角色都是一个立体的,你的眼光不能只记在你的剧本上,我是个坏人,或者说我就是个好人,你都要去慢慢地去琢磨,去想。”人本是复杂的动物,世界也并非一面性的。而他恰巧非常喜欢他整个人处在一种非单一的状态里。

费启鸣最近记忆里最好的一个片刻是和团队去青海,当时起了一个大早打算起来看日出,但那天的太阳却偶然被山挡住了,所有人都败兴而归。他很喜欢那种过山车式的心情,这会给他带来“ 饱满的”的感觉,而这种“Nothing to Lose”的状态是少年的特权。

出道近四年,他出演的戏量不多,他自己不慌不忙,最近一直在上表演课,总而言之,就是求稳不求快,这一点倒是和小时候“调皮捣蛋”,以及刚出道时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有了些反差,这种循序渐进的心态转变,费启鸣自己也无法解释是因为什么。不过,少年的成长本来也都是一瞬间的。

费启鸣 | 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情绪不再饱满

费启鸣

费启鸣很爱想事儿,但不喜欢顾影自怜,也不喜欢展望未来,这些事儿在他看来都缺了些实在,“我想的事儿大多是当下发生的事儿的延伸,比如今天吃了这家店,明天想和朋友一起来吃;今天表演课演了一些片段,我会想如果我真的是其中的那个角色,我会怎么做;又或是今天看的《哆啦A梦》里,有一个大雄去看奶奶的画面,我会想如果是我见着了我姥姥,我该说些什么。”

他不是理想主义,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光是专注当下就已经很自顾不暇了,去设想未来会有多成功或是多失败总是显得矫情了一些。而专注当下又是他近来学会的,能让自己活得最轻松的方式。

飞到横店的那天,他只睡了六个小时,这是近来他睡得最短的一个晚上。如果没有早起的工作,他一天可以睡满八小时,他几乎从不失眠,不管去到哪儿,往往沾枕就能睡着,说起来的时候,还有些小的洋洋得意。饱满勇敢,像是新开的太阳花,又像是热气腾腾的一场日出,这是少年的福气。

费启鸣 | 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情绪不再饱满

费启鸣

Q&A:

用一个东西来形容一下自己?

费启鸣:太阳花吧,希望我能够永远面向太阳。

马上要25岁了,会对年龄有一些焦虑感吗?

费启鸣:焦虑感?除了长皱纹,别的我倒都还好。我以前笑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笑完,满脸都是胶原蛋白,现在笑完,满脸都是褶了。

有没有从小时候开始一直保留的小习惯?

费启鸣:每天尽量喝牛奶?姥姥小时候跟我说,喝牛奶会长大个儿,然后我就一直记在脑子里。现在反正也不管它长不长的了,都会觉得要喝点儿。

费启鸣 | 我很害怕,有一天我的情绪不再饱满

费启鸣

如果有一天离开北京了,最舍不得会是什么?

费启鸣:我现在住的小区吧。因为是我到北京之后,我基本上就一直住在这一个小区,因为我是对家有非常独特需求的一个人。我无论是在哪里租房子,包括我上大学的时候,租住宿舍,我也是一定会装修一下,所以包括我来北京之后,我租的房子我也都会自己改一下,我所有的家具都会自己买,然后它就会形成一个,让自己非常有归属感的地方。

有没有演戏时发生的趣事儿?

费启鸣:说一个演第一部戏时候的事儿,我记得那时候收到试戏通知的时候,我特别紧张,又特别兴奋。当时就拿到剧本,在宿舍里跟我的舍友们对词,不同的人就各种出主意,“我觉得你应该往那儿走,你应该在这儿坐下来了”,最终定了几版,去了现场发现一版也没用上,因为没有人跟你搭戏,就一个副导演站在机器旁边给你念词,你根本没办法有人去帮你搭个手,或给你搭个肩膀什么的,就还挺逗的。

摄影:许永聪 YoonChong / 编辑、造型:Josh Jiang / 化妆:尹 / 发型:Andy / 撰文:licklicka / 统筹:Kwong / 服装助理:Fraya、潘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