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千禧一代 年少无惧

第一拨生于2000年的年轻人进入了大学。放眼娱乐圈,新千禧一代的男孩女孩们也在以一夜成名之姿和极速出格的能力闯入公众视野,或初出茅庐,或经验丰富,以二倍速、三倍速的方式在成长。在他们身上,有冒险与莽撞,也有早熟与聪慧,在天赋、性格加持的同时,新千禧一代开始逐渐获得话语权,更重视自我表达的态度和主张。让这些满脸胶原蛋白的新鲜面孔会聚,试图透过他们无惧的眼光展现新千禧一代异军突围的新世界。

新千禧一代 年少无惧

张子枫

逆风而行的求稳派  张子枫

我从没想过要去追赶时代

入行十三年,年仅十七岁的张子枫几乎每部戏都收获好口碑,多年积攒的表演天分和努力令她未来可期。在全民加速的大时代,她选择逆风而行,“我并不试图去追赶时代,而是按我自己的节奏走,会比较顺畅,这是另一种极速。”

演了13年,求的是个稳

新千禧一代的女演员名单里,绕不开张子枫。入行13年,年仅17岁,在8岁时凭借冯小刚执导电影《唐山大地震》迎来第一波人生高峰,步步稳扎稳打,几乎每部戏零差评便是她交出的最佳成绩单。

速度与流量,在全民加速的大时代,是新千禧一代极为在意的考核目标,渴望一夜成名,渴望收获镁光灯下的玫瑰与掌声,但张子枫恰好相反,“我从未想过去追赶这个时代。”

新千禧一代 年少无惧

张子枫

从没学过表演,也没有找过表演老师指导,却拍了13年的戏,张子枫说自己靠的是感觉和实践。她在实践中逐渐成长,懂得观察对手戏的演员,以他们为镜,在他们的身上汲取优点,自我吸收的同时,不断地反思,比如与陈正道导演的《秘密访客》 中搭对手戏的段奕宏。“我从他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要去感受别人给你台词的反应,再给回去,两个人说台词要有反应,包括他对一场戏的节奏和调度上,能带着我走。”更重要的前提是,“我得能跟上,需要想特别多,反应特别快。”

张子枫有着新一代演员难能可贵的兼容与并包,像一块随时吸收水分的海绵。“我们这一代,一出生就处在一个快速的消费时代,不一样的时代和生活背景造就的东西一定是不一样的,表演习惯也不同。但当大多数人都认为两个看似在南北极的东西无法共存的时候,我反而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 她保守而开阔,一方面坦承自己很保守,以退为进,稳扎稳打是赢得漂亮的方式,“在我看来,保守也是一种极速出格,正因大家都在迅疾奔跑,我只想在自己的节奏里,按自己的方式去走这条路,会比较顺畅。“而另一方面,她将自己打开了,“我愿意去留住原来的好的东西,再去创造新的东西,兼容性很大。”

她收放自如,为了在《神秘访客》里演出不经意的感觉,她精心设计过每一段表演里的情绪,收着演, “让自己在一个很平的状态里,有起伏。”而在《你好,之华》的表演则完全生活化。她很喜欢和周迅的对手戏,有一场她们牵着狗去学校的戏,大狗怎么都不愿意进去,周迅非常生活化地说,“那我们把它拴外面好了。”

在她的表演体系里,有天赋,有观察,有思考,也有来自对手戏演员的碰撞和启发,她一一吸纳,为己所用。难得的是,哪怕从小在剧组这样都是大人的环境里长大,张子枫身上不见世故。拍摄前一天,她去见了即将出演的下一部文艺电影的监制,去之前,她还会紧张,发现对方和蔼可亲才放下心来。这部春节后开拍的文艺片讲述的是千禧年下岗潮背景下的故事。那是她刚出生的年代,十分陌生,她更急切地想了解。最近,她不断地向老师和姥姥请教在那个年代,学校正在流行什么,女孩们最爱什么。

新千禧一代 年少无惧

张子枫

“只想丰盈张子枫这个角色”

安迪·沃霍尔在没有网络的时代预言过,“在明天,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在张子枫看来,这句话约等于:“ 每个人都有成名的机会,但你的成绩会迅速地被遮盖,被翻篇,就这么过去了。”

这是个随时刷新迭代的大时代,她有自己的想法。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她一样如此形容自己,“我可能确实是凹凸不平的,但没有刺,我是一个表面疙疙瘩瘩的圆球,有个性的,特别的个性我也没有,但我是个有想法的人。”

这个有想法的人最近忙着在丰盈“张子枫”这个身份。

绝大多数的时间,她一直忙于在不同的电影里饰演不同的角色,为了让每一个角色变得饱满,她让自己活在角色的生活里。而真正属于张子枫,属于自己的这个角色,反而是最空洞的,被使用得最少的。她体悟到了,所以,在不拍戏的时候,她让自己在生活这个偌大的剧本里,将“张子枫”这个人物变得生动而尽兴。

拍完《秘密访客》后,2018年的圣诞节,张子枫去了英国,回到北京后,健身、学英语、看电影、拍杂志。她跟我们回忆了在英国的旅行,圣诞节那天在房间里和朋友拼了一整天的乐高,在英国的最后几天,她去了一个小镇。说到这里,她自然地拿出手机分享自己拍的视频。在灰蓝的视频色调里,一个男孩和小狗在沙滩上,同时相向而行。男孩向左,小狗向右,各自走出画面。而在路上偶遇的独自旅行的韩国背包客,让她开始思考孤独的旅行的意义所在。

这些日常的琐碎点滴让张子枫感受到开心,这些脱离于剧组与剧组之间,她日常无法触及的生活一面,让她感觉自己正变得更丰盈。她也常常思考形而上的问题。最近迷恋上摄影,“相机里记录的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我买相机是因为我想记录下来那一刻,但是你拍下来的东西,它只属于那一刻,所以它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才17岁,她就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了。前一段时间她看到自己一张大约六七岁的照片,穿着一条花裙子。她想起了那是当时自己最喜欢的纱裙,穿上觉得像小仙女。而现在她看着照片中傻气的自己,笑叹,“我的审美呀!”

但张子枫这个角色下发生过的一切,都是她喜欢的。从小做演员,和同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剧组生活,她曾在《向往的生活》里聊童年,父亲看了落泪,感慨孩子没有过普通人的童年,她跟爸爸说,“我在学校待过,我知道现在这样是我想要的生活。”

她是复杂的、多变的、深刻的。就像《唐人街探案》中说的,一张白纸是立不住的。

新千禧一代 年少无惧

文淇

早熟老练的行动派 文淇

天才少女 也有很努力

“我早熟,长得比较老成,思想也比较老成。我容易跟时代脱轨,通常都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正因这独一份超越年龄的早熟,15 岁的文淇,以有别于当下大行其道甜美系女演员的早熟冷酷特质,倔强走红。

文淇还记得第54届金马奖那一晚,她坐在台下,前辈黄渤在台上宣布最佳女配角时,一直看着她斜前方的竞争者许玮甯,“我的心脏就跟漏了一拍一样,觉得没戏了。”她用从小成长在剧组习惯装成熟的方式跟自己说,不拿奖也没关系,不要哭,也不要笑,就当一个酷女孩。

结果,最终14岁的她摘得了桂冠。

狮子座、眼神凌厉如刀、样子带一点早熟的倔强,再加上角色的加持,文淇身上有一种少见的早熟酷冷质感,这一鲜明的个人特质令她有别于当下娱乐圈大行其道的甜美系女演员,以倔强的方式极速出格。

因年少获奖,她被外界称为不折不扣的“天才少女”,文淇很犀利地回答:“每次听到大家叫我天才少女,其实我也有努力啊。(哪怕)你是天才没错,但是你不努力,早晚会有人超过你。”

做功课是她接受采访说到的高频词。

文淇是很主动的狮子座,拥有千禧一代果决、勇敢的行动力。因朋友觉得她和《嘉年华》里12岁的角色同龄,她主动找到导演文晏,聊了很多次,不停试戏。结果文晏发现她不太像12岁的小文,反而让她出演15岁成熟冷静、老练警惕的小米。“她拥有15岁少女不该有的沉着冷静,战战兢兢的警惕性,对人的不信任。”

小小的她,在开拍前去厦门做了一周服务员来体验小米的生活,一周漫长到像不会结束。她体会到小米生活最重要的一点:绝望。表演小米的过程中,她发现自己学舞蹈的经历让她擦起马桶来过于“优雅”,导演提醒她打工妹每天都在做这些,肢体动作早已经变得僵硬。在一点一滴中,她慢慢成为小米。最终,文淇征服了银幕。

加速在成人世界游走

成长在几乎都是成年人的剧组里,文淇花了很长时间收敛孩童心性。成名路上,她在练习成为成熟的大人。一直到拍《血观音》导演杨雅喆点破她,“你就是个中二少女”,她才渐渐展示少女的一面。

自认“我一直以来都是比较有主见,比较倔强”的文淇,多数时候,她不那么愿意表达。“我曾经觉得采访这件事情太官方,大家都会讲一样的话。我是一个比较封闭的人,有时候内心的想法没办法跟大家讲,就算讲了,有些事情也没办法让大众去理解。”

连她自己都说,“我可能比平常人更敏感一点,很容易自我怀疑,我也很容易会去思考我现在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意义。”直到拿奖,她才确认了自己会坚持做一名演员。之前在剧组获得的夸赞,童年出道的她认为是大人对小孩的哄骗。

不太有00后的乖张和新潮,文淇很坦然,“ 我长得比较老成,思想比较老成,很容易就老了。”15岁的生日愿望也十分佛系养生,“希望家人和自己都健康,还有希望自己活得久一点。”

她身上还保留着千禧一代的特质—追星,但追得非常不典型。她喜欢一个1995年出生的澳大利亚歌手戳爷(Troye Sivan),他之前拍过的很多反校园暴力、反霸凌、反性别歧视的视频,文淇把他当成一个勇于表达自我的目标。

“ 我容易跟时代脱轨,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她并不在意。时代巨轮滚滚,她有自己的立身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