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子们 用冲撞带领明天的正流行

今天的每一个潮流都是昨天的非主流,每一个时代都会出现新的裂缝,迸发新的音乐风口,催生新一代音乐偶像。假以时日,他们今天唱的歌就是明天的主打,他们今日吸引的圈层小众就是明日的世间你我。

蔡维泽 反常规未必不流行

明日之子们 用冲撞带领明天的正流行

蔡维泽

蔡维泽 档案:

1997 年1 月28 日出生

“傻子与白痴”乐队主唱兼词曲主创

获得《 明日之子第二季》 年度“最强厂牌”

不管独立音乐的春天是否到来,蔡维泽都决定站出来摇旗呐喊。这个来自台湾的独立乐团主唱是“丧文化”成长下的厌世代青年,拥有相对成熟的音乐审美、音乐理念、音乐作品和演出经验,看似冷酷、颓废,实则潜藏力量和蓬勃野心。他来到内地市场寻求音乐生命的延续与发光,想要用音乐圈地,打破小众音乐圈层,闯入大众视线,找到与主流音乐的平衡点,有朝一日成为主流。

在卖弄荷尔蒙与多巴胺博取点击量和眼球的偶像市场中,蔡维泽要用独立音乐的符号,掀起反常规、反流行的潮流,让大家看到流行音乐也可以独立思考和拥有长久生命力。

在这一轮考验中,他也领悟到,流行音乐不只是音乐,更倚重音乐中与音乐人所传达的文化与个性,未来他将做出更立体、全方位的输出。

我没想过我会吸引到这么大的人群,我们的音乐可以被这么多人喜欢和接受。《明日之子》 这个节目让我看到,现在的时代,你不能只专注做好音乐,歌手的人设也必须够立体。其实推动音乐最大的助力就是文化和个性,你要把你的怪、你的个性展现出来。我会有很多样的标签,比如“酷仔”“独立音乐人”,这是我稍微占优势的地方。

我最想做到的就是从独立冲进主流,成为“大众意义上的新审美”。你的音乐实力摆在那里,跑地下音乐的人追不上你,大众也觉得你很特别,你不是只在某一个音乐圈层内活跃。

“偶像”的定义就是被崇拜、被追随。我会想要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但是不是所谓的流量偶像,不是天天发九宫格照片大家就会觉得你很棒那一种,而是音乐上、精神上、文化上的偶像。

披头士也好,周杰伦也好,他们都影响了一代人甚至几代人。我希望有一天大家会说“我们要成为下一个披头士”“我们要成为下一个蔡维泽”。你问我有没有信心,我没有,因为这真的太难,但是我们还是要做。

明日之子们 用冲撞带领明天的正流行

蔡维泽

丧世代

我们现在的状态和所属的圈层就是“丧世代下的青年”,我唱《你妈没有告诉你的事》《你终究不爱这世界》,是在表达一种“颓废式的豁达”。但是,这份豁达里面又有一股生机。例如,我们不佛系,我们非常有野心,我们的音乐是呐喊的、有力量的、锋利的。

我们这一代,是在一片灰烬里面想要破壤而出。去年,毛(不易)老师他们的心态可能是“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我随波逐流”。我们的心态要么是“我连平凡的人都不是,我是垃圾”,要么就是“我怀才不遇”。这两个情况同时存在,我们常常在这两个情况下互相地定义自己。但是,我们讲“我是垃圾”,其实是一种逃避式的自嘲。我们的目标很远大,但是我们的环境很不给力,基本上做独立音乐就没有什么出路,所有的乐团分水岭就是在大四,搞不起来就解散,因为大家要开始工作了嘛。我现在就是大四。

反流行

“ 傻子”和“白痴”分别代表的是坚持自我和随波逐流两种状态,这样的冲突在我做音乐的时候经常出现。我每次要写一首歌的主旋律,我明知道用哪个套路写更容易被传唱,但是我会把它排除,因为这个套路太常见,我不要用。这样排除下来,最后写出来的主旋律往往不是大家会很喜欢的那种,因为它是反常规、反流行的。这其实就是一种本我跟自我的拉扯过程。这条路可能会比较难走,但是这样比较有意思。

田燚 小火把点亮大宇宙

明日之子们 用冲撞带领明天的正流行

田燚

田燚 档案:

1998 年12 月31 日出生

获得《 明日之子第二季》年度“ 黄金厂牌”

他是在自己的世界里长大的男孩,孤独、不被理解、被周遭人群视为异类。意外地,他却因此收获了细腻的情感和柔软的内心,把所有的经历和感受用歌声传达。

他不是技术派,歌声却更入心,更有抚慰和治愈的能力。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歌声里找到自己的心理投射,听到内心深处的某种声音和另一座孤岛的回应,或强烈,或微弱,于是我们心底的某个角落被温柔触碰。

他期待未来在自我世界里绽放,也渴望在大众市场中尝试与突破,不断从小群体走向大世界,让火把的微光静静蔓延,照亮整个孤独星球。

有一些人,不会时时刻刻出现在公众面前,背地里却从不懈怠,他们不那么虚荣、浮华,他们忍受住寂寞,在寂寞中学习,他们是善良的、真诚的、干净的、朴实的人,他们纯粹地坚持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断努力,让自己更完善。我很想成为这样的人。

我想成为一个能带给大家情感共鸣的音乐人,以后可以学着创作,做很自我的音乐,唱那种挺孤独、偏小众的歌曲;同时又有被大众认可的作品,在主流平台上受到很多人喜爱。也可以跳舞,也可以唱爆发更多的力量感的歌曲,让大家看到田燚的很多面。

有一天我去拍广告,穿了一身特别摇滚、特别朋克的衣服,拿着一把电吉他。哇,我感觉自己真帅、真酷,更有力量,更爷们儿,这也是我。

明日之子们 用冲撞带领明天的正流行

田燚

孤独

我小时候的声音比较细,2008年,我在班会上唱那首“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一边唱一边想:我怎么能唱得这么棒。当时校长听得惊呆了,说:“ 天哪,这小男孩的声音真亮!”男生们却总说:“ 田燚老拿那种声音唱歌,跟女孩似的。”但是,我很喜欢自己的声音。

11:50放学,我会迅速跑下去买饭,再一口气跑回教室。同学们都成群结队去吃饭,自带一种很强大的气场。让他们看见我一个人,我就更自卑。后来,我不想面对那么多人,每天问同桌:你今天下楼买饭吗?帮我带一份吧,我就不下楼了。

我也尝试过改变自己,跟大家交朋友。我做了很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换来了一种融入感,但是带来的痛苦更多。我努力和他们成为真心朋友,想得到心与心的沟通,还是得不到。我发现,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看似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其实并不处在同一个频道里。

陪伴 & 共鸣

回到家,我走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把灯关掉,在黑色的房间里唱歌。那一刻,有这一首歌陪我。对我来说,音乐是一个情感的出口,所有的孤独感都可以在唱歌中释放。我觉得,我的性格、我喜欢的音乐、我唱歌的方式,有一点小小的与众不同吧,我想展现给更多的人看。

我也挺想给那些和我相似的人带来一些共鸣和力量,就是世界上所有不爱说话、不太合群、独来独往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