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1994 年,演员王琳24 岁生日那天,她记得,《情满珠江》刚刚杀青。自己匆匆忙忙地收拾行李,从广州的外景地赶回上海的家。那一年,演员蔡卓宜出生在马来西亚的柔佛州。2021 年,她们俩被请到了一起,掏了掏深藏内心的话。她们从表演说到性感,从粉丝聊到网曝,也云淡风轻地谈到男人、谈到婚姻……用蔡卓宜的话讲,“这次和琳姐,我们什么都聊了。”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王琳 & 蔡卓宜

关于风趣

女人似乎都不愿聊年龄,但你们看上去都那么漂亮自信,这个话题应该不属于你们的禁忌。那,先聊聊生日吧,印象最深的一次?

蔡卓宜:今年我27 岁,第一次和朋友去了万里长城。我们前一天晚上就开车上去了,住在那里。等着看日出。但第二天有雾,没有看到。不过下午天气就很好了,真的很美很美很美。

王琳:我最难忘的生日是在1988 年的8月24 号,那个时候一个人在北京拍戏,我人生的第一部电视连续剧《绿荫》。在剧组生着病,得到了中央戏剧学院未录取通知书。那天是我的生日,18 岁的生日,感觉好像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己在宿舍哭了一宿。第二天早晨醒来就感觉自己成熟了,好像能够承受风雨了,哈哈。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王琳

哈哈,成熟得是够快的。听说蔡蔡你很怕这位成熟很早的琳姐姐?

蔡卓宜:她特别的有气场,特别的严肃。我很怕我说错话。我记得她在节目中说,自己已经50 多岁了,已经那么老了,有什么资格再去谈一场恋爱什么的。我说,不会呀,我觉得每个女孩子在不同年龄段都有美的点,你看我妈妈,她也50 多岁了……她当时突然转过头、大着眼睛问,“你妈妈?”我要表达的是,我觉得我妈妈现在也很美。但我当时就觉得完了,我说错了。但其实她没有生气,就只是好笑。后来我们关系就特别好了,我也不怕她了。

王琳:哈哈,她一开始怕我,因为我长的样子挺可怕的。有时候,我不笑的时候挺吓人的,第一次进组试装的时候,好多的化妆师看到我都害怕。其实我就是个二百五,怕我干啥?哈哈哈。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王琳

关于谎言

这么二百五的您是不是很多人妒忌?我看网上有不少关于您的“背景新闻”,您会在意吗?

王琳:很多我的八卦新闻,其中有一条说我的前夫叫刘国景,我也很想知道刘国景是谁,我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刘国景这个人出现过,如果你跟他们较真的话,较不起那你只能够笑一笑,一笑了之。

蔡卓宜:哈哈,我参加婚恋节目后,也看到好多网上评论。说我离婚怎样呀,胸大怎样呀,没问题呀,都是事实,我也不生气。除非假的东西。比如说我假离婚。凌晨微博刷到,很无语。我就想问,离婚那么痛苦的事情……也懒得说。我发新歌,一个评论说,“尴尬死我了,都可以用脚趾抠出3 室1 厅了。”我给他留言说:“现在买房摇号那么难,如果能抠出来也不错。”

王琳:我是一个处女座,总想要找心里的一种干净。可是不可能说你觉得自己干净,别人就认为你干净。难道你每一个人去找出来跟他们去解释吗?你对得起自己就完了。你怎么骂我都可以,但是请你不要伤害到我的家人,这是个底线。这个世界上恶毒的人,也许他们的家庭不幸福吧?我觉得幸福家庭出来的孩子他们有爱的,只有不幸福的孩子才是没有爱的。我有时候,会在微博上回复一两句:“你们家键盘坏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寄几个过去?”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蔡卓宜

关于感染

琳姐,您的这种幽默自嘲自信的性格是传承于您的父母吗?他们对您有很多的影响吗?

王琳:我能说实话吗?

当然。

王琳:没有。

能写实话吗?

王琳:不能,哈哈。开玩笑。我记得我从小到大,我爸爸和我说过的唯一一句做人的道理就是,夹着尾巴做人。所以我跟我儿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是这样的:我说做人要不卑不亢,不能够仰视或者是俯视别人,要平视所有的人。

其实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表演的启蒙,顾梦华老师。我留学莫斯科的时候,她给我写过一封信,那种格子的信纸。其中一句话写,“要做一个正直的人,不要卑微,不要去做肮脏的事情……这个人字要大写,”她把这个“人”字写满了好几格,这句话一直在影响着我。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蔡卓宜

好棒,蔡蔡呢?

蔡卓宜:我现在所有的东西可能都是受我妈妈的影响。她是家里最大的女儿,没有念书就扛下了家里的所有责任。从小苦过来的她认为,小孩子就应该要多读书,为什么你不去好好念书?你想要半工半读?

结果小时候的我脾气很硬,特别的硬,每天放学后都要去学校后面的商场美甲店当学徒,去挣零花钱。妈妈就要求我必须给家里一半的工钱。她说,我也不贪你那一点点的钱,但你吃家里的、用家里的,你就得付出,因为你都已经出社会了,你想当个大人你就得对家里有责任。这个是我妈给我的一个非常好的教育,我会对她们始终有那种责任在。

王琳:嗯,这种教育是相互的。有一次有一个售货员在店里给我打一个电话,我们来了一件新皮草,你能来看看吗?我就带着我儿子去了。在店里试了一下就还给店员了。出门以后我儿子就这样看着我,特别严肃地看着我,跟我来了一句说:“妈妈,你太令我失望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去试那一件皮草?我说他们让我来试的。他说你认为你的冷暖要寄托在一个被杀掉的动物的身上吗?那一张皮真的能够让你很暖吗?

我说,我没有杀动物,我也没有买;他说你去看就表示出你对这个东西有兴趣。

我说你让我怎么做,他说,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看了。我说OK,我答应你,你现在还生我的气吗?他说,你如果能做到,我就不生你的气,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就会生你的气。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王琳

关于魅力 以及性感

琳姐,您和您的儿子之间什么都会聊吗?据我所知,他刚刚16 岁。

王琳:真的什么都聊,他有一次和我说:妈,你应该找一个伴儿了,只要你喜欢就行。我和他开玩笑:我说其实我想了半天,我不用那么着急,也许我的男朋友就在你的同学中间,我可以等他们长大。他说,妈你别逗了,我可不想去跟我同学说,哥们儿,你想成为我爸吗?

哈哈哈,说正经的,琳姐交男朋友的标准是什么?

王琳:其实不管男女朋友,我选择他们的标准是彼此“三观”相符,努力、简单、善良。在我这个年龄是做减法的,要是觉得跟这个人不太能够聊到一块的话,那么就两年见一回,或者三年见一回,减少大家的不痛快,干吗找不痛快?

说到男朋友,说到男性的魅力,我认为是那些在专业领域有造诣,对家庭对社会有责任的男人。我身边有一些朋友,放弃了特别好的物质条件去贫困山区做公益,我会被他们感动。你知道吗?以前他们穿得那么高档漂亮,现在连身上的牛仔裤都穿出山区的味道来了,我竟然会觉得那么的帅。

蔡蔡呢?是不是也是琳姐这种“高大上”的标准?

蔡卓宜(笑):我之前就很喜欢刘德华,过后就再也没有特别喜欢的人。华哥不是不老,他怎么老都很好看。而且他的工作状态、他的努力,可以到现在都还是天王。什么样的男人会让我觉得怦然再心动?比我厉害,比我强,比我有能力,可以给我更好的意见,可以给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的。

很多男性都喜欢你的性感,你自认是个性感女孩吗?

蔡卓宜:不是吧,我觉得我是个酷炫女孩。但我自己的性格很吵很闹、很男孩子。

王琳:对,不能用性感这个词形容蔡蔡,她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蔡卓宜

关于角色

作为新人演员,蔡蔡梦想的下一个角色是什么?琳姐演了几十年的戏,还有什么想挑战的银幕形象吗?

蔡卓宜:我会特别想尝试去演绎抑郁症患者,因为我的生活里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人,他们患病的时候特别痛苦。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他们、理解他们。

王琳:我30 岁以后就一直演妈妈。到今天已经是差不多快要到51 岁了。演了各种各样的妈妈:善良的妈妈,凶狠的妈妈,可怜的妈妈,然后婆婆妈妈,当你心中的艺术变成了一条流水线,你就变成了流水线上的一个技工。

我想尝试一个中老年人的爱情故事,我觉得夕阳红会非常的美好。在我心里有这样的一个剧本,但可能永远都只会在我的心里。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蔡卓宜

关于勇气

会拍出来的。爱情啊,心动啊,应该和年龄无关,和经历无关,是不是蔡蔡?

蔡卓宜:就是,为什么我一个离过婚的人,还有勇气来参加这些婚恋节目?现代社会,很多人依然很保守,会觉得你离过婚你就应该背负叭叭叭一大堆什么,或者是你离过婚你就有很多东西不能做。离婚不应该成为一个标签,不应该活得像以前那样沉重。

琳姐会和我说:你想那么多干吗呢?你想那么多,你的人生就已经过了一大半了,我们就应该勇敢一点儿去尝试。

王琳:随时反省过去的婚姻中,自己哪些地方做得不够,为什么不合适?是你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还是双方都有问题?当你正视了这些东西以后,你会觉得原来分开是必然的。

度过痛苦的法宝是需要反省造成痛苦的原因,以至于让自己今后不再遭受相同的痛苦,我觉得这是根本的解决方法。想起我特别喜欢的一句话,悲伤是化了妆的祝福。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王琳 & 蔡卓宜

关于真诚

哈哈,别说得那么悲伤,你们这么受欢迎,得到的祝福还少吗?说说粉丝的故事吧,炫耀一下呗。

蔡卓宜:嗯,一个北京的护士,我的所有活动她都会来参加。她说:“你胖了我帮你修图,你交男朋友了,我给你祝福。”她会把我的歌放给住院的病人听。

王琳:有个湖南女孩送了一个我头像的十字绣给我,她绣了半年多,累得整个脊椎都疼,我特别特别感动。我们成为非常好的朋友,这个湘妹子现在到西安去当老师了。

还有一个18 岁的小男孩说要创业,问我能不能帮他发一条微博,我说好,鼓励他要好好地干。现在他已经长大了,已经20多岁的小伙子了,经常来上海看我,给我带点小的礼物什么的。

王琳 & 蔡卓宜 | 欢迎进入喜欢你聊天室

王琳

关于幸运

真是感恩,你们有这么不离不弃的粉丝。最后一个问题,关于那段已然放弃的婚姻,你们想和读者分享哪些心得?你们是那么的勇敢,毫无畏惧。

王琳:我最大的一个转折点就是我有了孩子。从一个女孩变成一个女人,你的人生完全变了,你变成了一头母牛,孩子24 小时嗷嗷待哺。你的每一天突然之间变成了看不到明天的生活。每天孩子哭了就哺乳,他睡了你才能睡,你会觉得我每天在干什么?

但是,但是,但是,当孩子一点儿一点儿长大以后,你会觉得也许,这才是你一生最大的成就。一种强大的母性在你的身上,你是打不垮的。

我最初的梦想是想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我实现了;然后的梦想就是让大家知道我,这个梦想也应该算是实现了;后来的梦想是,想要一个温暖的家。有了儿子以后我知道,有他的地方,就是家。

蔡卓宜:如果我没有离婚,可能现在也很幸福地生孩子了。即使分开了,我也觉得自己的人生特别的美好,我来到了中国,做了艺人,得到那么好的呵护,每一个机会、每一个认识的人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觉得人生,要勇敢一点儿。去尝试,做了才知道自己成不成。如果不去尝试新的人生,新的身份,就不会有成功的一天。

王琳:我觉得人生是经历的过程,悲欢离合都要从这个过程中获得感悟。你如果不去经历的话,你想干吗?谁能够保证自己不受伤?开玩笑,除非你真的这一辈子就是撞大运。每一个人都会受伤的,而伤得最深的就是情伤。

我要做到的是,每一天躺到床上,把我的头放到我的枕头上,回想这一天,有没有做过令自己心不安的事,如果没有,我就觉得太完美了,我可以安心地睡觉了。

编辑:Josh Jiang / 摄影:李贺LiHe / 撰文:吉波 / 化妆:梅少波(Nan Beauty) / 发型:罗康(Nan Beauty) / 造型:康康 / 制片:Nini@ 软柿子PRODUCTION / 制片助理:Araki@ 软柿子PRODUCTION / 助理:王鑫、小美